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淮左佳处竹亭亭

绿萝满墙 作品

    不知道为什么陈茹听到了竹清晏的问话后有点不安,遂硬着头皮说到道:

    “竹小姐,那些都是意料之外的事啊!出事那天陈崇文喝了酒,我大姐姐也不知道啊!她是真的不想伤害你的,事后她还让我父亲,我伯父狠狠打了陈崇文一顿。”陈茹看着秦淮左解释道。

    “意料之外?哈哈!真滑稽!这样的话陈小姐也能说的出口。我敢肯定从陈明明派陈崇文去绑架我的时候,她就知道将会发生什么!陈崇文所做的那一切都在陈明明的意料之中!”竹清晏鄙视的看着陈茹。

    “不可能!我大姐姐不是那样的人!”陈茹垂死挣扎。

    “那陈崇文是不是那样的人呢?”竹清晏轻飘飘的一句问话,让秦淮左和陈茹一瞬间都变了脸色。

    “莫非陈崇文是见了我才才从谦谦君子突然变成衣冠禽兽的?你们陈家都知道他是什么货色吧?但陈明明偏偏派他来,难道这不是她算计好的吗?而且尽管陈崇文是个下三滥的货色,可是能在你们陈家掌权多年,想必也不是个蠢到家的。他心里没底怎么敢那么做?明显的有恃无恐,陈崇文仰仗着什么呢?这一切不是陈明明授意的就是她默许的。”说到这竹清晏长出了一口气,语气有些空洞的接着说道:

    “因为陈明明知道只有陈崇文得逞后,我才会真正消失。到时即便秦淮左不肯放弃我,我也是没脸再出现在秦淮左的面前了。这是在逼我去死!所以你在我面前说她无辜?”

    竹清晏轻蔑一笑后不再说话。秦淮左愧疚心疼的看着竹清晏,可是竹清晏却一眼也不看秦淮左。就坐在那里低着头,继续慢慢的喝那碗热的红豆沙。这让秦淮左心里焦灼的要命。

    “大姐夫……”陈茹见状哀求的看着秦淮左。

    “别叫我大姐夫,我早警告过陈崇轩了!我不是你们什么姐夫。”秦淮左真怒了。因为他心里实在是疼的不行了。说实话秦淮左一点也不想坐在这儿,窝囊的任陈茹哭求。每每提到当年他的心就像被石碾子碾了一样难受。只是他不敢走。竹清晏爱憎分明,心思敏感,眼里揉不了一点沙子。现在有人提起了当年的事,他要是带她走了,他就逃脱不了瞒着她什么,骗了她什么的嫌疑。秦淮左此时此刻真是恨透了陈家人。

    陈茹瘫坐在地上辩无可辩,陈家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

    “竹小姐,现在看来你不求情,我们陈家是真的要倒了。可是陈家再坏我和我堂姐也是和秦总一起长大的。现在秦总心疼您的遭遇,一时悲愤不肯高抬贵手,那么您呢?您依旧要不依不饶吗?若是日后秦总后悔了,您也没有丝毫顾虑吗?”事到如今陈茹也没脸再管秦淮左叫大姐夫了。

    “陈茹!你太不知进退了!到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耍心机?”秦淮左生气的质问道。

    “秦淮左!”竹清晏看着秦淮左突然含泪说道:

    “陈家的事我做主处置了,你说可好?”

    “好,清晏你说,不论你说怎么处置我都能为你办到。”秦淮左回答的斩钉截铁。陈家想要清晏的命,就等于是想要他的命。

    见秦淮左答应后竹清晏笑了笑对陈茹说道:

    “陈茹!我不是圣母白莲花,如果我有能力,不用秦淮左报复,我早要陈崇文和你们陈家付出代价了。遗憾的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所以陈家逍遥了八年。现在让我回过头放过你们,想想我的遭遇,我实在是无法甘心。但是……但是……”

    陈茹一听还有但是,立马来了精神:

    “竹小姐,竹小姐只要您能放陈氏一马,我生生世世感激您的。陈家树敌太多,真要是大厦忽倾,总也是有无辜的人遭罪的。我不敢求别的,只要秦总不卡着银行的贷款,只要您不再操控陈氏想投资的几块地皮的涨幅,只要您不再恶意打压陈氏就行了。”

    “秦淮左,答应她吧!你们淮晨表个态,向外界释放个信号,让陈氏渡过难关吧。以后也不必闹的太僵,面上过得去就行了。只有一件事,你们陈家必须拎得清。那个陈崇文我恨之入骨。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竹清晏的话让众人都很吃惊。这是干什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这样轻易放下前尘恩怨了?

    “清晏,没必要让自己心里委屈,你想怎么处置陈氏都可以,不需要有任何顾忌。我秦淮左拿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命给你撑腰。”秦淮左怎么可能让今天的竹清晏再受丝毫委屈。

    “委屈,秦淮左你让我怎么不委屈?我自然是委屈的。不过不这样我又能怎么办呢?陈明明虽然人不在了,但她牢牢的名正言顺的占着你秦淮左妻子的名分,你对亡妻的家人赶尽杀绝,总是会被别人说成刻薄寡恩。”竹清晏忍不住对秦淮左发怒了。

    “清晏,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你知道的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就这样放过他们,我的心痛和愤恨又去哪里发泄?”秦淮左一身戾气。

    “你不在乎我在乎,刻薄寡恩是个什么好名声?再说我也不愿意让你和陈家的恩怨甚嚣尘上,让你秦淮左和陈明明这两个名字一次又一次被别人同时提起。”

    “我……”竹清晏这么说让秦淮左心痛难当。可是更疼的在后面等着他呢。

    “况且我还有陈崇轩的搭救之恩要还,如果不是他救了我,以我的性格,你找到我时,我已经不知道是哪座山脚下的一抔黄土了,那抔黄土上的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你想见我只怕只能在梦里了。只是不知道我出现在你梦里时会做些什么?也许就像今天早上那样,我很孤单的在写那首《乡思》。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黄土下长眠的我总是比在国外流浪更寂寞吧!”

    竹清晏说到这儿,淮左“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竹清晏只说了一句:

    “清晏!求你别说了!我都听你的!”然后就仓惶的在泪流满面前快步的走进了包厢的洗手间里。他不敢想象真要是那种结局他的后半生要怎么过!

    此时的秦淮左对陈明明的情分真是要消失殆尽了。他之前在心里一直不愿意正视陈明明在当年的事里到底承担了什么角色,他更愿意把一切报复在陈崇文身上。可是当竹清晏说起当年她有赴死的想法的时候,他吓的手脚冰凉。

    他此时此刻真的是开始感谢陈崇轩了。如果不是他,天人永隔定是让他悲痛欲绝,可是到那个时候他悲痛欲绝又有何用呢?所以秦淮左害怕了,他发誓今后对竹清晏他一定小心翼翼的好好珍惜,绝不敢再心存侥幸了。

    在秦淮左出来前,陈茹和杨庭旭识趣的告辞走了。临走前陈茹感情很复杂的对竹清晏说道:

    “竹小姐我知道我应该感谢你,秦总要是继续之前的态度,陈家势必保不住了。可是我心里也忍不住怨恨你,虽说秦总在盛怒下和陈家翻了脸,可是陈家现在的困难却不都是秦总造成的,而是因为陈家多年来外强中干又树敌太多导致的。而至始至终秦总并没痛下杀手。所以我们都知道,看在陈明明的情分上,秦总总有一天会消气的,还能成为陈家的依仗。可是今天您彻底打碎了我的这份希望。如今没有了陈明明这张牌,怕是陈家和秦总再无一丝缓和的可能了!”

    “陈小姐是个聪明人,你应该能明白,秦淮左为了什么帮助陈家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 你现在所看的《淮左佳处竹亭亭》 第107章 一片痴心画不成(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淮左佳处竹亭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