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警官总逼我从良

弄清浅 作品

    魏东隅推开门看到眼前的场景,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他端来给穆九敷额头的那盆水已经被打翻了,始作俑者跌坐在床边的水洼中,塑料盆扣在她的脑门上,正哆嗦着身子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魏东隅看着搞得一片狼藉的卧室,嘴角抽搐地问:“你在干嘛?”

    穆九烧得有点糊涂,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妈,委屈的感觉立即爬上心头,“我渴啊,魏东隅,你去哪里,不是说好给我买药吗?”

    她醒来口渴得不得了,看到床头柜上的盆里有水,也没仔细想那是干嘛用的,伸过头就喝,却没想到一个用力过猛,水没喝到,还摔下床被水浇了一身。

    穆九说话时,都不知道要先把盆拿下来,只是下意识地舔着嘴角滴下的水。

    “给你买药不要时间?”

    魏东隅没好气地走过去,把买来的药扔到床头柜上,拿下顶在穆九脑门的水盆无语地想,怕是烧傻了,洗脸的水也能喝?他出去这会儿,盆里的水早已凉透,怎么这一大盆凉水对着她脑门浇下来,也没能够把她浇清醒点?

    “我不管,我要喝水。”穆九见他过来,立马抱紧他的腿,委屈道:“魏警官,我冷。”

    “冷不死你。”魏东隅低头对上她湿漉漉的眸子,宛如在看一个智障,他俯身拿过床头的毛巾在她脑门上扒拉了一会,掰开她的手,说:“自己起来把身体擦干净,我去给你倒水配药。”

    穆九“哦”了一声,总算是恢复了点意识,撑着床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魏东隅见她正常了一点,放心地出门给她倒水了,回来看到上身光溜溜正低头拉裤子的穆九,差点没吐血,他呵斥道:“你脱衣服干嘛?”

    穆九小腿蹬了蹬,顺利把裤子踢掉后,才回头莫名地看着他,“衣服湿了,当然得脱掉啊!”

    说完,她手伸向背后,打算解内衣扣子。

    魏东隅呼吸一沉,喝道:“你敢再动一下,信不信我把你直接扔出去。”

    这女人是不知道羞耻是什么东西吧,竟然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脱得精光!

    魏东隅是对穆九没兴趣,可好歹也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一幕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反应。

    穆九动作顿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勾唇一笑,她本就做惯了妩媚姿态,此刻高热烧得她眼尾通红,让她一双微微上扬的丹凤眼越发肆意张扬,她赤脚款款地走到魏东隅面前,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喷出的气息灼热。

    “原来魏警官对我有感觉的。”穆九上身贴在魏东隅身上蹭,娇滴滴地说:“哎呀,你身上好热,真舒服。”

    魏东隅一下没反应过来,就被穆九缠住了,他拿着水杯僵直在原地,连最基本的擒拿都忘了,哑着声音道:“放开。”

    “不放,你身上这么舒服。”穆九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右手下滑,吃吃笑道:“魏警官,还挺大的嘛,难受不,要不要我帮你解决?”

    魏东隅脸黑如锅底,他钳制住穆九不安分的右手,如如拎小鸡般提起光溜溜的她往床上一扔。

    穆九头晕目眩还没缓过来,脑门就被随后丢来的被子罩住,魏东隅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发着高烧还想着怎么勾引男人,怎么没干脆把你烧死?”

    “烧退了就收拾东西滚。”

    魏东隅把水往床头柜上重重一搁,大步流星地走出去,卧室门被甩得“嗡嗡”响。

    穆九废了好大劲才从被窝里钻出来,她盯着闭合的房门思考了一会,才扭头去摸床头柜上的药。

    都到这份上了,还能无动于衷,看来是早泻无疑。烧得糊涂的穆九,脑回路清奇地想。

     你现在所看的《警官总逼我从良》 第85章 脱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警官总逼我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