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武侠之最强神捕

阳关道001 作品

    刘云带人离去后,偌大的乐坊大堂就只剩下封云一干人等了。

    “多谢捕头!”祝英本以为今日会被刘云拿下,没想到封云如此强硬,且还大打出手让刘云灰溜溜走了。

    虽说六扇门与官府分属两个体系,可祝英与刘云的地位相差悬殊,刘云拿下他不过是轻而易举,而以今日刘云的态度来说,他玷污女子清白的罪名肯定会被落实。

    一旦罪名落实,便是崔文也救不了他。

    感激中又带着一丝浓浓的羡慕,封云与他一同进入六扇门,现在封云已经有了硬抗刘云的实力,而他还是刘云眼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卒子。

    “先不说这事,你先说说当时的经过!”那名西夏女子不仅身边随从侍卫众多,本身也是一个强悍的存在,封云不相信祝英有这个胆量与机会去非礼。

    “我进去搜索房间的时候,那名女子就坐在床上看书,我也没管就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惊叫,好像是田姐的声音,正要出门查看,那名女子突然从身后抱住我,我急忙想要推开她,他就用手抓我的脸,并且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哭哭啼啼就跑了出去,后来捕头你出去了,刘云带人进来不由分说就命兵士将我羁押。”

    这明显是给祝英下套么!

    “你和那名女子有过过节?”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祝英也甚是委屈,这明明就是无妄之灾。

    只要不是祝英的过错就行,况且经过刚才之事,封云不相信刘云还会追着此事不放,毕竟有封云在,除非刘云通过总捕头崔文的同意,否则结果还和今日一样,但刘云与崔文现在的关系可是闹得很僵。

    没能抓住朱高旭,措施5000点潜能,封云心里也甚是郁闷,带着人匆匆回了六扇门,吩咐祝英近段时间小心一点,自己则去向崔文汇报去了。

    见到崔文,封云将抓捕朱高旭的经过说了一遍。

    “区区一个校尉居然能将田娇重伤,此人到是有些本事,是我小瞧了他!”崔文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愤怒。

    赞叹一句,崔文又吩咐道“抓捕朱高旭一事继续有你跟进,我会吩咐下去,但凡有朱高旭的踪影立马向你汇报!”

    “是!”

    领了任务出了门,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放衙时间,径直出了六扇门大门,顺便再街上吃了晚饭便回了家。

    是夜,东城一地下酒庄内,人影绰绰,灰暗的灯光下照的人脸有些恍惚。

    那名名叫塔娜的女子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身后是一众随从,在其侧面,坐着一个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如果封云在此就能认出,这人就是他最想见到的朱高旭。

    朱高旭坐在一只酒桶上,手里拎着一个酒坛不时往嘴里灌着酒。

    “这次你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我从益州跑到千里之外的雍州没让人发现过,这兵部的追捕文书刚转到六扇门,我的行踪就被六扇门发现了,你居然还安排我和你在那种地方见面!”

    朱高旭话中说不出的愤怒,“为了掩护我,我的十个兄弟姐妹全部留在了那里,此事你难道就不该给个说法么!”

    “不过一群废物罢了,死就死了,你能逃出来,还不是我家小姐给你给你打的掩护!”塔娜身后名叫塔海的汉子冷哼一声道。

    “找死!”朱高旭拎着酒坛砸向塔海,塔海毫不示弱伸手一拳砸碎酒坛,酒水以及碎瓷片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想干什么?”塔娜一双美目在二人身上扫过。

    二人惺惺的垂下头,朱高旭仍一屁股坐到在酒坛上,“塔娜小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我要尽快离开大秦,这里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现在还不是走的时候!”塔娜想了想道。

    “现在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在这里多待一天就多一天危险,六扇门的捕快很快就会找上门!”朱高旭暴怒的像头狮子,十名随从尽数被六扇门斩杀让他危机感大增,“我千里迢迢从益州来到雍州,为的不就是让你们助我离开大秦么,你们若不帮我,我现在就出去,与其死在异国他乡还不如埋骨在这里来得实在!”

    朱高旭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西夏源自党项一族,趁大秦内乱占据了河套一带,并且建国,只是西夏建国时日尚短,又出自游牧民族,骁勇善战着多,知学问着少,故而大量从大秦境内搜罗不得志的人才,可是自从出了“张元事件”之后,大秦加强了边关检查力度,使得大秦前往西夏的人才几乎为零。

    朱高旭虽只是一名低级军官,但出自没落的将门家族,兼顾文韬武略,尤其是对大秦、吐蕃甚是了解,所以就被西夏盯上了,想着笼络为己用。

    西夏当今国相兼军师张元本是大秦人,年轻时“以侠自任“、“负气倜傥、有纵横才“,才华出众,累试不第,自视才能难以施展,叛宋投夏,得到西夏皇帝重用。

    在张元的建议下,西夏连番对大秦用兵并大胜之且占领了大片土地,国力也日渐上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夏加强了对大秦人才的笼络,大秦在加强边关检查力度之后,西夏对大秦人才更是如饥似渴。

    朱高旭是这次塔娜前往大秦最重要的任务之一,绝不容有失,知道朱高旭说的是气话,塔娜还是好言相劝道“如今外面大秦缇骑四起,你只要一露面就会被他们发现,所以在没有完全把握之前,我们是轻易不会让你涉险的!”

    塔娜一席话即分析了朱高旭处境又表明了自己立场,让朱高旭乖巧了许多。

    留下专人照看朱高旭,塔娜带着人出了地下酒庄。

    “小姐,朱高旭留在这里终究不是办法,得想办法尽快将他送到我朝境内!”

    酒楼内,乐坊内两次冲突让塔海这个糙汉子也意识到大名鼎鼎的六扇门不是浪得虚名。

    “此去边关尚有百多十里地,朱高旭已经暴露,想要安全的将他送到我朝境内,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