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武侠之最强神捕

阳关道001 作品

    “死!”

    话刚从嘴边冲出,苏河人已经到了封云近前,掌风汹汹,蒲扇大的手掌化作遮天之云,再次照着封云百会穴拍下,他似乎盯上了封云的脑袋,势必要将封云拍的脑浆迸裂。[小说网/\\/%^]

    一而再再而三,当真老子的脑袋是那么好拍的?

    封云上前一步,腰马合一,长刀翻转,雪亮的刀光“唰”的一声就到了苏河手臂处。

    “哧!”紫色涌动,赤芒闪烁。

    一丈之外,苏河握着手臂震惊的看着右手手心处那道殷红的血口,他内力强悍,催动气血身体表面可覆盖类似与罡气的气膜,防御倍增,只是时间稍短,若是将内气加盖与手掌之上,坚硬如铁,犹如修炼了铁砂掌之类的外功,坚不可摧。

    就是如此一双手掌居然被封云给砍出了一道血口,苏河怎能不吃惊。

    天才就是天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连手中的武器也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名刀,苍天不公啊!

    “杀!”悲愤让苏河战意滔滔,此时他已经顾不得惊动他人,只想快速解决眼前麻烦。

    双掌大开大合,浓郁的紫意包裹着手掌,一招双龙出水,掌风刮得封云面颊生疼,鬓角的发髻紧贴耳坠。

    封云一刀横扫逼退苏河,谭腿第六式,勾边腿反身狠狠甩向退后的苏河。

    避开封云大刀,苏河本想乘势而上,谁想迎接他的便是一双钢鞭铁腿。

    “啪!”

    苏河双手夹住封云双腿,只感觉胸口气闷,炽热的内力自双臂而始,犹如滔滔洪水直冲的他晕头转向,内力紊乱。【小说网,轻松阅新体验]

    封云也不好受,不过相比于苏河状态就好了许多,持刀一边杀向苏河,顺手点出一指无定指力。

    黑夜中,指力仿若璀璨的流星,带着长长的尾巴刹那奔袭苏河面门。

    “这是什么功夫?”苏河本能的运起内功护住全身,江湖中指法本来就很少,修炼又及其困难,而能离体而出射出气劲的又少之又少,偌大的宁安府也只有阴鸷寺的永通方丈能射出气劲,所以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苏河也没有往这方面想。

    “波!”指力射在苏河外罩上发出一声脆响,而强悍的指力已然苏河经不住后退一步。

    指法毕竟是指法,若是如六脉神剑那般直接射出一道剑气,现在苏河已经死了。

    可惜归可惜,战斗却丝毫不能停止,双手握刀一招简单的力劈华山直劈而下,苏河不敢硬挡只得闪身后退,一而退在而退,二人短暂交手十回合从房顶打到地面上,越打苏河越是心惊。

    封云手法多端,实力强悍,战斗经验丰富,是他平生所遇最强敌人,或许在空旷无人之地还能一较高下,但在宁安府耽误的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利。

    毕竟在宁安府封云是猫,而他则是人人喊打的老鼠。

    稳住心神,苏河一手压住封云落叶刀,一手一招猴子偷桃再次照着封云头顶百会穴拍了下去,掌风比之前还要强烈数十倍。

    这次封云没有后退,落叶刀缠住苏河左手,施展闪电追风擒拿手在苏河惊愕的目光中拿捏住苏河右手,长刀翻转,一刀看在苏河右手臂上,苏河无坚不摧的气膜根本没有坚持多久,苏河右手臂齐跟而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苏河做手抱住喷血的右臂时,封云一式八卦掌法正中苏河心口,狂暴的内力瞬间震碎了苏河心脉,苏河犹如飘飘落叶仰面躺倒在地。

    此时,封云已经感觉到周边有人脚步的声音,提着死翘翘的苏河施展神行百变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提着苏河尸首到了常记羊肉店,熊熊的大火已经被扑灭,谢财运盘膝坐在地上运功疗伤,庄慧守在一边,田娇则躺在一边不省人事。

    “封捕头,你终于来了!”看到封云,庄慧心里松了一口气。黑夜中谁也不知道血魔教会不会卷土重来,有个高手压阵总是安全些。

    听到动静,谢财运睁开了眼睛,可是看到封云手中提着的苏河尸体,不顾身体的伤势瞬间跳了起来。

    “你杀了他!”谢财运瞪着眼指着苏河尸体。

    “嗯!此人名叫苏河,不知谢捕头认识不?”

    “苏河?”谢财运惊叫一声,绕着苏河尸体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封云的眼神甚是诡异。

    吩咐黑衣武士将尸体处理完之后,回到六扇门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谢财运虽然受了苏河一掌,所幸治疗及时,近段时间不能运功,但是行动还是很自如,到是田娇受伤颇重,虽不危及性命,可想要痊愈最起码要在床上躺半年之久。

    一夜征战,身心俱疲,封云回到房间休息去了,谢财运则带着血魔教的几具尸体去总捕头那里汇报去了。

    宁安府六扇门后院内,依次摆着六具尸体,苏河的尸体位于最前面,谢财运垂首立在一侧,总捕头崔文以及张超、李固几名副总捕头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啧啧赞叹。

    四具血魔使都是一刀致命,苏河也很简单,一刀砍向臂膀,一掌印在胸口,几人都是眼光毒辣之辈,一眼就看出这几人都死于一人之手。

    “这就是血魔教在宁安府颇为有名的那名旗主苏河?”总捕头崔文一手背负于后,一手指着苏河尸体。

    “正是此人,他化成灰我也能认识!”说话的是李固,这些年他为了抓捕苏河可是费劲了心思,好多次苏河都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跑,苏河几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看着不咋样,传的到是挺邪乎的!”崔文笑了笑,“这家伙可是上了郡城的必杀名单,我也是经常听到,本以为我到宁安府会与他有一次特别的见面,没想到会是这种情景!”

    闻言,李固有些尴尬的道:“都是我等无能,让他逍遥这么长时间,而今总捕头一到,他便挺尸于此,总捕头之威名广德宁安!”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啊!”崔文摆摆手,“谁能想到一个才进入二流境界不久的人就能斩杀凶名赫赫的血魔教旗主呢?”

    感叹一句,不等其他人开口,崔文似是自言自语道:“这等天才人物,居然还有人对他不满,当真可笑乎!”

    闻言垂首立于一侧的谢财运后背渗出冷汗迅速湿透了内衬,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为何封云刚刚进入二流境界就能坐上副捕头的位置,同时也庆幸刚才如实汇报了情况,没有过多编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