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武侠之最强神捕

阳关道001 作品

    店铺掌柜双目圆睁,头一歪断了气。

    感受着脑海中系统的提示,封云迅速扒开男子胸口,一只乌黑的豹头狰狞张狂。

    此人果真是“十二兽”之一的豹头,可他为何不识我封云?

    难道前天晚上伏击封云“十二兽”为首的“豺”并没有告诉“豹”有封云这么一个敌人?

    那么为何千纸鹤会突然指向悦鸟花卉,若不是千纸鹤上的信息,封云根本不会找到“豹头”,悦鸟花卉店掌柜与‘豹头’完全是两码事。

    带着浓浓的疑惑,封云提着店掌柜男子的尸首上了二楼将其塞入床下,开始围着二楼仔细的搜索着,“豹头”作为“十二兽”的一员,虽然只是一个作为执行任务的下属,多多少少应该会留下一些关于“十二兽”的信息。

    很快封云就失望了,来到最后还未搜索的床前,掀开枕头,一张素白的千纸鹤赫然躺在那里,展开一看,仍然是熟悉的字体。

    “城南,方家”

    捏着叠成千纸鹤的白纸,封云从后窗跳了下去,很快就追上等待的杨尚举、祝英二人。

    “速度很快啊,我差点准备要找个摊点坐坐呢!”杨尚举嬉笑着道。

    封云忙打了个哈哈,“今早吃的东西可能不对,肚子一直不舒服。”

    三人说笑着,很快就到了马行禹家。

    朱红色的大门前,张灯结彩,鞭炮阵阵,不断的有行人出没。

    “纳个妾,排场到是不小!”杨尚举嘟囔了一句。

    祝英面上闪过一丝火热,再过些时日就是他的大婚了。

    三人被门口的管家客客气气的迎了进去,封云等人也见到了马行禹以及马行禹的老爹。

    与马行禹一般,马行禹老爹也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虽面带和善,但久居高位,不怒自威,仍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作为六扇门与马行禹共事之人,马行禹的老爹也给与他们三个足够的重视,相让着坐到最前面的几排桌子上。

    几人坐定,很快桌上就摆满了盘子,香气缭绕,且每人面前还单独放着一个小酒壶,乃是宁安府最为有名的一种酒,每一小壶都在一两银子以上,管中窥豹,这桌酒席价格何等昂贵。

    不等封云动筷,一队仅着片屡的舞姬翩翩而来,粉红色的衣裙仅仅遮住重要的几点位置,惹得一众男客人瞪直了眼睛。

    佳肴,美女,这场婚宴当真是奢华至极。

    酒至半酣,马行禹老爹身着大红袍子,牵引着一个披着红盖头的高挑女子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因为是纳妾而不是娶妻,封云有幸见到了女子的盛世容颜。

    掀开盖头刹那,惊呼声不断。

    “他娘的,有钱有权就是好啊!”杨尚举忍不住啧啧赞叹。

    封云插了一句:“你要是想,你也可以啊!”

    在六扇门内,封云早就发现了,这些人没有一个比他还要穷的,梁雪霏那个小富婆就不用说了,封云尚且有几千两银子,何况杨尚举这个比他进入六扇门还要早的捕快呢。

    现今人命如草芥,娶妻纳妾又没人限制,只要杨尚举想,夜夜做新郎都不是梦想,不过身为江湖武林人士,钱财多半用来提升实力了。

    “我这人重感情,取了妻,纳了妾,生了娃,到时候就放不开手脚了!”杨尚举自嘲的道。

    江湖凶险,动辄灭人满门,故而除非坐拥一番势力,大部分江湖人还是喜欢灯红酒绿,等哪一天对江湖厌恶了,寻个安静的地方,娶妻生子,做个富家翁来的实在。

    “是啊!我们这些人,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有了家也就束缚住了手脚!”封云也忍不住开了口,而脑海中却闪现出梁雪霏的身影。

    “咦?”

    忽而,杨尚举拍拍封云的手臂,“那人怎么会在这里?”

    顺着杨尚举所指方向,封云看了过去,那是一个三十余岁,身形高大威猛的汉子,双目有神,一直跟在马行禹老爹所那的妾的身后。

    “他是谁?”封云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

    “真不知道武道大会的时候你在干嘛?”埋怨了一句,杨尚举解释道:“那人是此次武道大会第三档次排名第三的武者,一身实力极其强悍,据说快打通90多个窍穴了!

    当时此人是被府尉揽入麾下了,今日怎么会跟着新娘子来此?”

    ……

    城南一处大院内,校场之下围满了人群,校场之上,两个年轻人你来我往施展着拳脚。

    观礼台上摆放着几张太师椅,几个大腹便便,脸皮白净的男子坐在那里,而最中间坐的是一个身穿月白长袍,发髻高挽,容颜秀丽的美妇。

    美妇双目如电,神情颇为倨傲,而周围看向她的男子目光也隐含畏惧,不敢与之正视。

    今日是城南,白家,方家,张家,李家,四家争夺商铺经营权的问题。

    百年前城南有一大户,家主武功高强是打通正经的二流强者,奈何子嗣不旺,只有四女,遂全部招婿分作四家,家产分为五份,其中一份作为每年优胜者的奖励。

    世事变迁,家主数度易位,现今的四家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四家了,但每一年这份家产的争夺却保留了下来。

    这份家产就是位于城南的几座酒楼、妓院,每年的进项足有数十万两,故而四家对此都势在必得。

    本来十年前,这份家产都是白、张、李,这三家轮流坐庄,谁想方家家主取了眼前这名妇人之后,形势倒转,十年来这份产业三家一点边也没有沾上。

    产业争夺就是家主之间的武力比拼,方家家主武力不济,又是妻管严,所以方家做主的就是眼前这名妇人。

    等校场中央年轻人比斗完毕,妇人站了起来,三家家主立马将头低了下去,妇人锐利的目光扫过其余三家家主,目光最终定格在杨家家主身上。

    “杨家主,前天,昨天,白张二位家主已经与我比试过了,今日轮到你杨家了,是男人就早点站出来!”

    杨家家主内心一阵凄苦,眼前这名妇人实力高强,出手又极其狠辣,白张两家家主相继被她打的吐血在地,今天他上场以妇人的脾性结局绝对比白张两家好不了多少。

    想想他们三家家主,个个都是打通七十多个窍穴的强者,在宁安府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家里更是威风凛凛的一家之主,却在这里被一个女人欺辱蹂躏,怎么着都觉得好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