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武侠之最强神捕

阳关道001 作品

    初升的太阳将整个天际染成了金黄,官道上封云、墨紫衣二人静默而立,昨晚从映月宫下山后天色已然漆黑一片,二人就在官道边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随便凑合过了一夜。

    楚凌晗的事情解决了,他还要前往九里山完成韩泓交给他的任务呢,虽说与墨紫衣在一起让他一路上不在孤单,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你要去哪里?”沉默了片刻,墨紫衣开口了。

    “徐州,你呢?”

    “我不知道!”墨紫衣神情有些落寞,“我离开苗疆就是想看看中原的大好景色,我也不知要去哪里?”

    封云离开宁安府的目的很明确,前往九里山完成总捕头韩泓交代的任务,获得功法龙象般若功,但是自从与墨紫衣、楚凌晗有了交集之后,一路之上波折就多了起来。

    他本不愿与墨紫衣再纠缠下去,愿做那沙漠中孤独的狼,可是看墨紫衣那无彩的目光,心头一热软了下来,“要不你随我去徐州?”

    “我才不跟你去呢!”墨紫衣转过身扒拉着路边的树叶。

    “你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要不咋搭个伙,你欣赏了中原大好河山,我也完成了任务,如何?”

    “便宜你啦!”

    “怎么便宜了?”封云明知故问。

    “就不告诉你!”

    ……

    一日后,封云骑着马与墨紫衣并排站立在黄河岸边,耳边是涛涛的流水声,奔腾的流水不停歇的向东而流,宽阔的河面上羊皮筏子顺流而下,飘来阵阵男子高昂的腔调。

    离开映月宫时,封云狠狠敲诈了一笔,第二日找了个集镇分别给二人买了一匹代步的马。

    “这就是黄河?”相比于封云的惊艳,墨紫衣显得很平淡。

    是啊,看过了长江的雄伟,又如何再能看的上黄河?

    “是小了一点!”

    封云无奈笑了笑,黄河自青藏高原而下,穿过整个黄土高原,流经华北平原,沿途只有寥寥的湟水、渭水、泾河几条支流汇聚,孕育的却是整个五千年的文明。

    “一条河,有什么好看的!”墨紫衣兴趣缺缺。

    封云闭着眼,湿润的空气吹拂在脸上有一股淡淡的泥土味。

    “你不是说要去徐州吗,怎么来黄河边了?”墨紫衣开始催促了。

    “去徐州之前,先去风陵渡一趟!”

    封云算了算时间,距离与丐帮七袋长老“管埙童子”张埙在风陵渡见面的时间还没有错过,拼死杀死了毋丘兴夫妇,若是错过了与张埙见面的机会,必将后悔很久。

    一部武学外加客观的潜能奖励,封云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的奖励了。

    “去风陵渡干什么?”

    “见一个人?”

    “你不是说你第一次离开雍州吗,这里有什么人可见的?”

    “我是第一次离开雍州,不是也遇到了你吗?”

    “哼!就知道狡辩,不和你说了!”墨紫衣气呼呼的驾着马飞奔上官道,见此,封云也紧随其后。

    做好了去风陵渡的准备,却没做好与张埙见面的准备。

    只要张埙肯告诉他功法的一小部分,封云就可以利用潜能修复完整,可是张埙肯告诉他吗?或者张埙告诉了他功法的小部分,他又如何将完整的功法告知张埙?

    毕竟他不是武林巨擘,也不是风云人物,张埙凭什么相信他修复完整的功法就是正确的功法?

    怎一个愁字了得,果然没有任何一个任务是轻轻松松送能完成的。

    风陵渡口,黄河边上最重要的一个渡口,南来北往的商旅都在这里渡过黄河,车马滚滚,人群攘攘造就了今日风陵渡的繁华。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天南海北的人也可以见到天南海北的东西,繁华程度丝毫不弱于中原大城。

    “卖包子喽……驴肉馅的大包子喽!”

    “买冰糖葫芦喽……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喽!”

    “买粽子喽……粽子……粽子喽……”

    二人牵着马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路边各色小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引得墨紫衣频频流口水。

    “想吃什么就说,我们有的是钱!”从映月宫敲诈的钱财,除了购买马匹,剩余的足够他们挥霍一阵子了。

    “咦,我怎么将这件事忘了?”墨紫衣猛地一拍大腿。

    糊涂啊!看墨紫衣双眼冒金光的样子,封云暗自后悔,为什么会闲的没事提醒墨紫衣有钱的事情?

    果然,封云刚开始后悔,墨紫衣就像是脱缰的野马,疯狂的扫荡路边的小吃摊点,更重要的是她不但自己能吃还要拉着封云一道。

    等墨紫衣心满意足的时候,封云早已累的如同一条狗。

    “封兄弟!”

    陪女人逛街真他娘的累!封云无语的摇着头,手里还提着一大推好吃的,就听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正与二楼目光相撞。

    “张埙?”

    封云再一看,正前方是一座巨大客栈,门前“悦来客栈”四个大字颇为醒目,二人不知不觉竟然来到悦来客栈门前。

    封云与张埙越好的地方就是风陵渡的悦来客栈,张埙站在客栈二楼上探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而封云就在楼下陪着墨紫衣疯狂开吃。

    “封兄弟,快上来!”张埙热情的招着手。

    封云想哭的心都有了,他还没做好与张埙见面的准备,要是搞砸了,毋丘兴夫妇也就白杀了。

    “她就是你要见的人?看着很小哎!”墨紫衣嘴里塞着一块年糕,含糊不清的说道。

    “等你见了他就不会这么说了!”拍拍墨紫衣的肩膀,封云将马匹交给门前迎来送往的店小二手中,与墨紫衣径直进了客栈。

    事已至此,想退缩已经来不及了,以张埙的机警只要封云退缩必然开始怀疑,而他心中一旦有所怀疑,接下来封云想要取信与他就更难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客栈一楼大堂内人满为患,所有桌子上都坐满了人,各种嘈杂的声音响个不停,从众人的穿着以及气质来看,一楼大多数人多为糟汉子,实力并不如何。

    顺着楼梯封云上了二楼,二楼比之一楼清净了许多,摆放的桌子也没有那么多,没有一楼那么拥挤,显得很宽阔,客人也显得很安静,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吃着桌上的饭菜,交谈的声音也极低。

    二楼之上还有三楼,隐约有丝竹之声从楼梯口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