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武侠之最强神捕

阳关道001 作品

    面对三个毫无一战之力的人,于文则朝着身后的二人呵斥道:“以后跟着我做事给我用心一点,这样我也好在鬼婆面前给你们美言几句,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谢于散人抬爱!”二人不情不愿的躬身一辑。

    “好了,三个废物速度解决了回去复命!”

    “是!”

    二人一左一右齐齐朝封云三人扑去。

    到如今,封云怎能不明白他们是被人坑了,临晋城中那老者出现的那么巧,在这里所谓的三个条件不过是消耗他的内力。

    还有他总感觉这张老道像个提线木偶,七星岛三人也出现的如此之巧,正如《神探狄仁杰》中狄阁老所言,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但事已至此,坐着等死不是他的风格,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就在封云用尽残余的所有内力打出一式“天子九打”的时候,一阵香风挡在封云面前,“带楚凌晗回映月宫,这里交给我!”

    粉紫色的长裙,腰肢细如柳叶,黑色长发盘成美人髻,不看正面,单单从后面看就知道眼前女子绝对是一名大美女。

    “师姐……!”楚凌晗眸子忽开忽合。

    “死妮子让你不听宫主的话,这会总该满意了吧!回去看宫主怎么收拾你!”女子回过头,一张宜嗔宜喜的脸晃得封云有些恍惚。

    精致的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红润的嘴唇,眉毛丝毫不输于楚凌晗和墨紫衣,而女子精于打扮,身体更像是熟透的大蜜桃,或许在某些方面更甚楚凌晗和墨紫衣。

    “走!”不知为何,墨紫衣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拉着封云就走,内力尽失,封云也只能任凭墨紫衣拉着,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下了山,封云的内力稍稍恢复少许,这次换成封云背着楚凌晗。

    “现在我们哪里去?”看着通向远方的官道,墨紫衣问道。

    “自然是救人要紧!”背上的楚凌晗经常性的沉睡,即便是清醒也只是片刻的,封云又输入内力查探了一番,楚凌晗的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严重。

    “可是哪里能找到医治楚姑娘病的郎中啊?”

    “找不到也得找!”

    “都怪那个贼老道,竟然见死不救,还出什么条件考验我们!”

    “这也不能怪张道长,我看多半还是碎星谷和七星岛搞得鬼!”

    “下次我一定带更多的蛊虫,让他们尝尝我蛊术的厉害!”墨紫衣揉着小鼻子。

    “等等!”山上冲下一年轻人,封云定睛一看竟是之前在道观门口为难了他们的那个年轻男子。

    男子气喘吁吁跑了下来,将一个锦囊塞到封云手中,“这是张天师给你们的!”

    “给我们的?”封云疑惑着打开锦囊,里面是一个黄褐色拇指大小的丹药和一个卷筒。

    “张天师说务必要送到你手中!”

    “他再没说其他的?”

    “张天师说了,你看了东西就会明白!”年轻男子交代完毕匆匆消失在山道上。

    封云将锦囊中的丹药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除了淡淡的药香味并无其它。

    “你看看!”封云将丹药递给墨紫衣,自己又小心的将卷筒拿了出来张开,上面留着几行字:群虎相斗,徒呼无奈,偶得仙丹,可食!可弃!落款:映月宫。

    “什么啊?”墨紫衣从封云手中接过卷筒,仔细看了片刻,啧啧赞叹道:“这老道贼精!贼精的!怕被映月宫报复居然来了这么一手!”

    封云则从墨紫衣手中接过丹药直接塞进了楚凌晗口中。

    “哎呀!你不怕它是毒药?”

    “这么贼精的老道,你觉得它会是毒药么?”

    “好吧!”

    等丹药下肚,封云又试着将内气输入楚凌晗体内,此时他发现在楚凌晗丹田上形成了一层奇怪的薄膜在抵挡着那股怪异的内力。

    “还好!”封云拍了拍手,举目四望,“丹药只是缓解了怪异力量侵蚀的速度,我们还得赶紧找到彻底解决的办法!”

    “那我们该去哪?”

    “映月宫!”

    “什么?”墨紫衣突然跳了起来。

    “怎么?不行?”

    “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映月宫在哪里?”墨紫衣低着头,双手无意识的搓着衣角。

    “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人会指点我们!”

    “什么呀……?”

    ……

    一日后,临晋城正东方向一百里之外的永济城多了两个人。

    二人身着粗布麻衣,脚上穿着草鞋,身上也有些脏兮兮的,背后均背着一只巨大的背篓,寻找着街边的药摊,贩卖背篓中采摘的药材,这二人正是封云和墨紫衣假扮的,背篓中除了药材还藏着一个大活人。

    巧妙打扮一番,二人风格大变,即便是相熟之人也认不出二人。

    墨紫衣长于苗疆,自小与蛊术打交道,对于各种药材自然是熟悉不过了,而封云发挥诸葛舌辩东吴的本色,一路之上反倒越装越像,让人看不出丝毫破绽。

    “没想到你看着有些呆傻,鬼点子到还挺多的!”

    “你猜呆傻呢!”封云反唇相讥。

    “我说你傻你就傻!”

    “你傻……!”

    二人谁也不让睡,一路斗着嘴,封云看着远处路边一个卖药的摊点,“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这次你看我的,上次你买便宜了!”

    “嗯!”封云点了点头,初次干这种事,墨紫衣居然上瘾了,每次都与他抢着来。

    药材是封云下山时候顺路采摘的,有墨紫衣这个“百药通”,加之二人实力不俗采摘了许些名贵药材,一路上做掩护以外,顺便赚点盘缠。

    摊主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略显肥胖的男子,看了一眼封云心中就有了底,像这种摊点,除了少部分药材是亲自上山采摘的,大多数人还是到附近村镇低价买入,在这里高价卖出,赚其中的差价。

    “大叔,我们这有新采摘的药材,你要看看吗?”

    “就看你能拿出什么了,一般的我可不要!”摊主懒洋洋的躺在那里上下扫了封云二人一眼心中大致有了判断,二人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上山采药贴补家用,可这种人家出来的孩子又如何认得药材,大多数都是一些说不上名的杂草,故而男子表现的很冷淡。

    “这根呢?”墨紫衣从背篓中拿出一个叶瓣呈梅花状的草根。

    摊主眼睛一亮,腾的站了起来,暗自欣喜,遇上宝了,俩野小子走了狗屎运,采摘到这种罕见的宝贝。

    “看来大叔也是个识货的,说吧的,多少钱要?”

    摊主本以为捡到宝了,但看二人架势似乎还是一名老手,不觉有些迟疑。

    “来了!”封云用胳膊捣了一下墨紫衣,悄声道。

    在他们身后,特别醒目饿一黑一白和那名于文泽,于散人正从他们身后快步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