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透过你我看到了全世界

哀怨的孤鸟 作品

    事实上,伤害到妹妹蛊的是桃花印能量。

    此刻的班班虽然脸部较为惨白,没有一丝血色,额见微微蹙起的浅浅额头纹甚至有一朵鲜花快要枯萎的凋零感。

    但是把目光往下巴处一移动,浅浅的桃花印能量却在脸颊处映出了桃花的影子。

    桃花慢慢地伸出手指,甚至往西西的眸子处移动。

    西西觉得眼皮有些痒,甚至是有点沉,于是就合上了眸子。

    很快,她感到眼角有些微微湿润,一颗带着温度的泪珠在手指的吸引下,慢慢地往外挪。

    西西感觉右眼不是很痒,微微地睁了睁,看见泪珠带着弹性一蹦一蹦地往班班划破的手指头处蹦哒,些许清凉的意味很快覆盖在班班体内的妹妹蛊。

    妹妹蛊体内所含的精气一点一点地被周边清凉的气体所顺走,因此其才会元气大伤,从而影响了女娲神体内的姐姐蛊。

    因此,班班也在不久就睁开了眼,虽然脸色还有惨白,但是天空流露的点点光芒下,还是能看出其眉眼里的生机。

    “班班,你醒了,现在感觉还有哪儿不舒服吗?”西西的嘴角微微向上提了提,温柔的一抹微笑便悬挂在清秀俊美的五官上。

    她的左手微微穿过班班的脖颈,身子微微地往下弓,好让其身体垫得舒服一些。

    “她现在应该无大碍,只是我觉得周围现在有些阴冷。”女巫利用体内蛊虫的灵气去感应着班班体内的气息,发现其体内的真气正在有力地循环复原。

    不过女巫本身肌肤的毛孔却微微立起,甚至带着一些恐惧的意味。

    她带着风情的眉毛刚要往中间一拧,往下沉的眸子也在神态间抹了一股平静的气息。

    典狱长见女巫的神态有些奇怪,于是将眸子往周围转了转,发现没有异物,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投放在女巫身上。

    “你是否感知到了什么或是.........”在一番犹豫下,典狱长终究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目光里透着一份真切的关心,但是心底里也存着一份怀疑。

    “没事,我或许久不用巫蛊之术,今日用力太猛,身体被伤着了。”

    女巫说话的时候,眸子往下沉了沉,甚至有些侧对着典狱长,有些泛白的嘴唇也在透着一股虚弱的气息。

    “女巫,谢谢你。要不我传点真气帮你补气吧。”班班带着一丝感激的语气询问着女巫,不过划破的手指刚往其身上凑了凑,体内的一只蛊虫好似扭动了身子。

    他的心里打了一下鼓,可能是女巫自个儿的虚弱气息给先前投放在自己指间的蛊虫给感应到了,这才出现了不安的扭动。

    “不用,你的气体不一定合适我用。毕竟,桃花.......”女巫刚想把后面的话说完,猛地又把神愣了一下,紧接着张嘴说道,“毕竟,桃花印能量太宝贵,传输的过程可能会有损耗。”

    这答案听起来,好像有点怪。

    西西也觉察到了此刻的女巫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儿。

    不过,她的脸上不显,还是装出真诚关切的样子,

    “那你好好休息,先别说那么多话。”

    西西清秀的五官本就带着一丝邻家风,再加上看似清纯无害的微笑再往上一挂,当然很好掩饰了内心的情绪。

    当然,此刻,她还是对女巫被.......附上的可能持怀疑态度。

    一旦确定别的灵魂占据了女巫的身体,西西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绝对要让其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呼”地一下,一阵带着幽魂的风绕过西西和班班的周围。

    看来,黑旋风父子要对其二人进行动手。

    典狱长停下手中的动作,把眼神顿了顿,用一种带着尖锐锋芒,且夹杂着刺骨严寒的目光定定地看向黑旋风。

    “父亲,看来这小子对你的憎恨很深呢!”黑清风带着狂笑喊了起来,看似有些挑逗的神情实则带着难以抵挡的狠厉。

    “这么说,真的是你!”典狱长一听到这话音,心里马上就有答案,手甚至用力地往里握里握,脖子也向上扯了扯,一股子带着怒气的震动挂在了与心智成熟不搭的稚嫩脸颊上。

&n 你现在所看的《透过你我看到了全世界》 第二百零三章 女巫有点奇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透过你我看到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