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非卿非故

谁惹骤雨 作品

    周嘉莹和李褚斗嘴斗得欢快,不自觉地把愉妃晾到了一边。

    待吵爽了,发现愉妃正吃着果仁喝着小茶,一副‘你们继续吵,我戏还没看够’的神情。

    两人自觉地收了嘴。

    愉妃意犹未尽。

    贴身嬷嬷看时辰不早,便附耳提醒愉妃,该是时候去太皇太后处拜年了。

    愉妃惋惜地放下茶盏,“嘉莹,本宫还要去慈宁宫一趟,今日就不留你用膳了。改天来本宫这儿陪本宫用膳,可好?”

    可以走了呀?

    周嘉莹心喜,忙应了是。

    离开前,愉妃赏赐了好多东西让她带回去,其中不乏各种刀剑兵器,周嘉莹在一脸菜色的李褚跟前,喜滋滋地谢赏走了。

    哪知出了愉妃的宫殿不远,却见到青冥如丧考妣地瑟缩在角落。

    “青冥,回府了!”周嘉莹走上前。

    青冥抬起泫然欲泣的脸,朴实无华的面容上挂着两泡泪,“小姐,青冥回不去了。”

    周嘉莹抓头,“你这是咋了?”

    青冥抽抽搭搭,“青冥弄丢了八公主的玉佩,找遍了去过的地方,都找不到。”

    “八公主说,找不到玉佩,就不能活着出宫。”

    青冥咚地跪下,拉住周嘉莹的裙摆,“小姐,青冥不想死,青冥不陪你回镇北侯府了。”

    “……”

    青冥做出英勇就义的表情,“青冥要活着留在宫里,青冥去伺候八公主!”

    “你倒是想得美,”李诗晴凉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身后跟的不再是早上的嬷嬷,而是她的贴身丫鬟,“就你这样儿还想给本公主做奴婢?”

    她摇摇食指,“差得远!”

    “青冥不想死着出宫……”

    青冥泪奔。

    “那本公主的玉佩呢?”李诗晴摊开手掌。

    “找不到了。”青冥慌乱地摇头,“奴婢发誓,真的每一处都找过了。”

    李诗晴皱紧眉头,玉佩丢了事小,若是落在有心人手里却是不妙。

    “你在将今日的事情经过仔细说一遍。”

    坤宁宫前。

    等候的贵妇贵女早已一一去了各个宫殿觐见叙话,只除了姜书琦一人。

    她肩背挺直,默默地垂着头等待。

    看向地面的双眼不见氤氲的雾气,而是愤然却又信服的神色。

    “丘嬷嬷真不愧是宫里出来的老嬷嬷,”姜书琦嘴里无声念叨,“祖母找她来教我们规矩,真是找对人了。她说的话,怎么会这般准?”

    “丘嬷嬷说,淑贵妃一定会在拜年时开口刁难我,果然没错。”

    “丘嬷嬷说,淑贵妃一定会单独宣召我,果然又没错。”

    “丘嬷嬷说,淑贵妃一定会将我晾在玉宁宫前,这个……虽说没有完全对,但是也不算错。”

    往来的宫女公公颇多,一双双侧目让姜书琦将头又垂低了一些。

    “丘嬷嬷的罚站攻略:胸要挺,背要直,头要垂。要骂心里骂,嘴上不吭声!”

    姜书琦无声背诵着,一边羞燥不安,一边给自己打气,“丘嬷嬷说,顶多不超过一个时辰,我就不需要罚站了,再坚持一下!”

    各宫的娘娘接见亲眷命妇的时间确实在一个时辰左右,届时便要前往慈宁宫给太皇太后拜年。

    皇后也会从坤宁宫出来。

    淑贵妃要教训姜书琦,自然会把握好这个时间。

    果然,待快要一个时辰之际,一个公公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姜书琦姑娘,淑贵妃娘娘让你先回府去,以后有机会再进宫觐见。”

    姜书琦抬起头,目光冰冷地看了眼传话公公,敛衽行礼,“书琦谢过贵妃娘娘。”

    夜里,李褚在愉妃宫殿中听愉妃讲着宫中琐事。

    “你父皇给二皇子指派了差事,”愉妃看着面无表情的儿子,讲了半个时辰仍不觉口干,“那是要考验他。”

    李褚懒得说话,这谁看不出来?

    “本宫瞧着他这趟差事,怕是落不得好。”

     你现在所看的《非卿非故》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愉妃的心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非卿非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