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东子的话,像是一道惊雷,震慑着每一个人的心神,我也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混黑,要做全区扛把子,全市扛把子。这是何等神往的话呀,若是别人说出来,我一定会嗤之以鼻,抑或当他是神经病,但开口人是东子的话,我却是没有丝毫怀疑的理由。只因,东子的确有那样的魄力与实力!

    马路上,车辆零星而过,带着点点的喧嚣,而坐在凳子上的我们,是那么的安静。我手指颤抖的给自己点上根烟,想要让麻木的脑袋清醒一点,但我深吸了数口,也没什么效果。我们一拨人。就那样沉默的坐着,任凭心中起伏不定,兀自各有所思的想着。

    混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行动起来就更加的困难,而现在的东子另辟蹊径,打算从掌管校园开始,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到时候,东子携上千人之众直接碾压,道上的混子,根本就对东子无计可施。我估计,东子只要顺利统治民高。那么南区扛把子的位置,根本就不在话下,那样一来,东子就能如愿的成为南区的地下王者,罩场子。做生意,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般生活,岂不比校园混子更具有挑战性?

    东子是个枭雄,他敢想常人所不敢想,他的心智以及将要走的路。更是拉了我们无数个光年的距离,所以对于他要混黑,我无比的能够理解。可当他真的说出口后,我虽能理解,却是有点不能接受,或许,这才是我们八兄弟都沉默的原因吧。

    我看着东子,神色凝重的问道:“东子,你没开玩笑?”

    东子随意笑了笑,“你觉得呢,洪林?”我跟随一笑,明白东子这次是要来真的了,我又看向了然哥冯强,淡淡道:“然哥,冯强,你俩也决定要和东子……”

    然哥不苟言笑,只是点了下头,冯强则潇洒的说,“做兄弟的,自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进退也是必然之事,东哥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嗯,我懂了。”我悻悻的笑着,对于东子要混黑的事,并没有阻拦,因为,东子远比我成熟,他要做的事,必定是有了万全准备才会付诸实践,那么,作为兄弟的我,唯一能给的,就是祝福了。

    我嘴角咧出一抹弧线,浅笑着道:“东子,一路走来,你帮了我很多,也帮了我们八兄弟很多,高金这件事,是我们为数不多能帮你的事,那么,就让我们帮到底,可以么?”

    东子岂能不懂我的意思,愣了一下,就沉重的道:“麻烦了,各位兄弟。”围狂台扛。

    ……

    下午回到教室后,柳婷刚看见我,就着急的上前,拉着我仔细打量,直到连续看了我几遍,发现我完好无损后,才长长的喘了口气。我品味着她的担忧心中感动,故作生气的刮了下她的巧鼻,才坐定了下来。

    上课期间,我脑袋一直没有停歇下来,我尝试换位思考,想如果我是高金的话,在败得那么惨的情况下,到底会用何种方法来报复?可我苦思冥想多时,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看来揣测别人的心思,的确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同样的问题,我们八兄弟也曾在私底下探讨过,但都是无果,高金那杂碎,光是那份无耻,就能超越所有人,那他到底会采取何种方式前来滋事,猜不出看不透啊。

    那几天,我们是在疑惑中度过的,安排在民高的眼线,也没有带回来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随着高金的身体一点点恢复后,一些情况,在悄然之中开始变得不一样。某一天,我们的眼线突然传回消息,说高金在大肆鼓动民高的学生,是全民高的学生……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觉有点吃惊,高金,为何要鼓动学生,他所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我就这个问题问了眼线后,他说现在暂时还不知道,估计得观察一番。我有些按捺不住,马上给东子打电话,问他掌握高金的所作所了没?东子唏嘘了一记,说,“洪林,别急,等事情有影的时候再合计也不迟。”

    又过了两天,高金仍在一如既往的鼓动着民高的学生,那明显又高深的举动,让我如坐针毡,几欲想要对他动手,我又联系上东子,话语冰冷道:“东子,要不如我们直接杀入民高,灭了高金吧!”

    东子还是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平心静气的道:“洪林,放心吧,高金既然搞出了那么大的阵仗,那他的尾巴,一定会露出来的,我们只需静等便好。”

    人啊,在等待中,内心总是无比的煎熬,以至于随便一个消息,就能让我们长吁一记。眼线回话了,说民高的学生经过高金的鼓动后,不知为何,现在对我们南高的学生无比的憎恨,一提到南高,更是咬牙切齿,愤怒得不行。

    当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马上陷入了深思,高金那杂碎,为何要煽动民高的学生,让他们对南高的人报以怨恨?而且,还是煽动全民高的学生,他到底所做为何?

    在我还没有想通透时,我们南高的学生突然被打了,他们在校外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二百六十八章 高金的计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