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一出教室,我们四人迅速朝着楼梯走去,又等了秒秒钟,其余四个兄弟也奔走赶来。莽夫到时,他手中抱着八根木棍,依次分发后。无二话,我们一行八人立刻就朝着楼上走去。

    这一路,我都心怀着忐忑与激动,忐忑是因为不知一会下手会不会顺利如常,激动则是被胡一刀干得那么惨。现在终于有机会报复他了。妈蛋,想想都觉得血液在燃烧,畅快无比。

    刚到高三所在的楼层,黄毛就带着一拨人些许等候,他们之所以会来,皆是来自我的安排,毕竟,为了计划完美上演,我可不会让那些莫名前来上厕所的人因为后怕尖叫而坏了我的好事。而黄毛,就是要替我们竖起一道天然屏障,堵住所有想要上厕所的学生,让我们干净利落的下手!

    我们不作停留。直接奔着目的地,厕所而去。快要临近时。我手紧紧的攥着木棍,感觉后脊梁都有点发冷,而身边的其他几个兄弟,同样有我一般的紧张,看来曾赐予我们心中阴影的胡一刀,即便我们做好了对付他的准备,都被他那强大的威压所笼罩。

    胡一刀,是个前所未有的劲敌啊。

    “加油。”

    我在心中暗暗替自己打气,顺便也迅速的调整着情绪,随即,我微微耸动肩膀,步伐终是恢复了正常。

    离厕所还有短暂距离时,上次曾为我们出手过的两个菜鸟机警上前,同时朝着我们挥了挥手,示意跟上。

    来到厕所门口,我们的脚步声如蚊子一般轻微无比,进去后,我们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刚入厕所,我的目光就情不自禁的瞄了起来,以查看里面的状况。此时,视线中横生五个茅坑,每个坑都是关闭着门,一时倒也看不透胡一刀在哪里。

    我拍了拍一个菜鸟的肩膀,脸上还做出了一副你懂的表情,那菜鸟聪明伶俐,果然猜中了我的意思,刹那就挥手,指向了最中间的一个茅坑。不用说,胡一刀肯定在里面!

    “哼!”我咧嘴冷哼,在动手之际,却是不忘让两个菜鸟赶紧离开。毕竟,他俩曾助我们一次,当时胡一刀赢得干净利落,可能出于开心没有对他俩做点什么,可今天不一样,不出意外,胡一刀铁定会以失败收场,若是让他看见又是两个菜鸟相助的话,估计不会给他俩好果子吃。

    两个菜鸟也懂事,一个会意就转身闪了人,至此,不大不小的厕所内,还站立的,唯有我们八兄弟。

    这会,我的心跳很快,但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紧张,一番平复心情后,我缓缓抬起握木棍的手,对着中间茅坑朝左挥了挥手,又朝右挥了挥手。张凡莽夫看见我的举动后,一步向前,就要打开胡一刀两侧的厕所门。

    可这时,状况突然发生,莽夫倒是顺利的进入了右侧茅坑,张凡要进的左侧茅坑,门居然打不开!

    张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额头更是冷汗不停直冒,他心有不甘,用自己壮硕的手强有力的再拉了一次厕所门,直拉得隔板都晃动了起来,却是然并卵,门摇摇晃晃,仍旧没有打开的迹象。


    “卧槽尼玛,外面是哪个傻逼在拉门?”

    张凡所拉门的那个茅坑内,冷不丁的就传来一道质问声,一道不仅让张凡茫然相向,更是让我们错愕发愣的质问声!

    听得那声音后,我当即身体一颤,觉得太过不妙,麻痹,里面居然有人在拉屎,这可是坏了我们的大事啊,麻痹,谁知道里面的傻逼什么时候出来,要是他还没拉完,胡一刀就窜出来的话,那时,我们该怎么办,直接上去干么?

    那样的话,胜算的把握大吗?

    还有,里面傻逼的质问,一时都让我们傻了眼,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这般诡异的情况,会不会引起胡一刀的怀疑?围尤何技。

    幸好,在这个时刻,平常都是一根筋的张凡,居然像开窍了一般,替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他大声的对着里面道:“兄弟,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屎都快拉在裤子里了,那啥,行行好,让个位吧。”

    “噗嗤。”

    张凡一脸焦急,又憨厚无比的话语,反差大的让我们止不住的闷笑了起来,但只是一瞬,我们就担忧无比,麻痹,此时此刻,时间比金钱还重要,多拖一秒钟,胡一刀出来的机会就更大啊!

    在我们提心吊胆之际,里面,终于是再次响起了声音:“行行行,别催了,我他妈在擦屁股了,马上就让位了。”

    “哗啦啦!”

    话音刚落地,水冲便槽的声音就剧烈的响了起来,里面的傻逼,要出来了!

    我怕我们几人手握木棍的形象会吓着出来的傻逼,万一他一个大叫,干胡一刀的事,肯定得黄,便利落的将木棍藏在外套里,转身就站在了小便池的前方,以分散出来之人的注意力。

    “砰!”

    厕所门被拉开后,一个四眼田鸡欢快的蹦了出来,刚看见张凡那魁梧见状的躯体就有点下意识的发颤,估计是在为自己先前的嚣张态度有所后悔。不过张凡不仅没有丝毫的生气,还不畏肮脏,不惧屎气的抓住了四眼仔的手,谢天谢地的道:“兄弟,谢谢你了,改明儿请你喝水啊!”说着,张凡就一咕噜的钻进了厕所,哼唧起了拉屎的爽声。

    四眼仔屹立原地,呆傻的看了几眼,才慢慢的走出了厕所,他一离开后,我们六兄弟马上再次转身,蹭的就抽出了怀中木棍。

    随即,我双眼煞红,目露凶光,像见了一世仇人一般,跨步站在了前方。而后,我从容挥手,示意黄小练黄明国两人站在了胡一刀厕所门口的正面,因为抛开张凡莽夫二人,绝对力量来说,黄明国黄小练是比刘杰我杨洋三人要强上几分的,当然,陈朝忠也比我们三人强。

    如今,左有张凡,右有莽夫,正面有黄小练黄明国,四人围聚,只为点干蹲着拉翔的胡一刀,那么,这般天罗地网不下,胡一刀,你……去死吧!

    我悻悻咬牙念想,茅坑中,稀稀疏疏传来了零碎的声音,胡一刀,已经拉完翔,正做着收尾的工作了,那么,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我神色一冷,眉头紧锁,跳动的心脏更是在瞬间静了下来。我缓缓的抬起手,竖起了三根手指,而随着我的点头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二百四十章厕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