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我微微一愣,刚抬起头,就看见了柳婷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也不知她是从哪里知晓了我受伤的事情,才会如此着急的跑来,但看柳婷的神情。明显是对我有着诸多的担忧。

    这个傻姑娘,总是时刻牵挂于我。但我却……,哎,我苦笑一记,用右手独臂摸了摸柳婷的柔顺发丝,轻声的道:“放心吧柳婷,我没事的。”

    “真的吗?”柳婷拉着我,些许疑惑的瞄着我伤口,咬牙切齿道:“这是刀伤,叶小茜,她好狠毒的心啊!”

    “额!”

    面对着柳婷的怒火,黄小练他们都不敢搭话,我也没敢搭话。因为,真正的缘由,乃是万万不能对柳婷开口的啊。

    我有点尴尬,斟酌了一番后,才安慰着几近心疼得落泪的柳婷,缓缓道:“柳婷,其实也能理解的,毕竟是我们对不住千守一嘛。”

    “对不住?”柳婷扬起嘴角看我,我轻轻的点头,把千守一为我们做的事情给她讲了一遍,当然,关于叶小茜帮忙的过程。我却是只字不提。直到讲完后,柳婷才释然几许,淡淡的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对对对!”黄小练带着兄弟们开口,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也跟随着道:“叶小茜砍我,无非是觉得替千守一不值嘛,不过我们也的确做得不对。”

    柳婷没有反驳,还直接没过这事,急切的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知道。我们都还没商量出结果呢,柳婷哦了一声,方才柔声细语的关心道:“洪林,你才受了伤,回寝室休息一下吧。”

    “好呀。”我微微一笑,和着众兄弟就地与柳婷告别,只是告别时,我隐隐发现柳婷的脸色有些不对,其中。好像透露出点点的决绝,倒是不知为何。

    我们八兄弟回到寝室后,马上就着手商量起大事来,我直接开口道:“现在,怎么去弥补我们的过错?”

    一片沉默后,黄小练久经思考道:“洪林,要不我们来个负荆请罪,主动去和千守一道歉?”

    “卧槽!”一根筋的张凡脱口而出道:“负荆请罪,别逗了,现在去哪里找荆条?背仙人掌么?”

    “哈哈!”

    张凡这个憨货,一开口就惹得大家忍俊不禁,不过讪笑过后,我们重回正题,黄小练沉重的说这个建议怎么样?

    莽夫他们想了想后,脸上都有些挣扎之色,而那种神色,我却是无比的了解,因为现在的我们,不是被打挨骂的角色,而是在南高闯出了一片天的大哥,加之千守一的实力没有我们强悍,如今要让兄弟们向弱势的他低头道歉,心里面,总是会有一道坎的。


    又是一阵思考过后,莽夫他们将目光全部锁定了我,我苦笑一记,悠悠的道:“黄小练的建议,是现在最为有效的方法,可那样一来,或许会损害了兄弟们的面子,倒也显得有些纠结。这样吧,如果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我就独自去道歉算了,免得让大家不愉快。”

    “切!”张凡听见我的话后,马上就不乐意的道:“洪林,你他妈这话是啥意思?我们是兄弟,什么还你独自?按我说,如果定下了,真的是要去道歉的话,我们八个,就一起去!”

    “行行行!”我没有和张凡胡搅蛮缠,而是看着黄小练道:“这事是我拖累了大家,但因为兄弟的缘故,我也就不道歉了,免得你们说我矫情,再商量一下吧。”

    “哎,还商量个球啊!”刘杰黯然的道:“现在形势摆在眼前,我们除了道歉,好像根本没有其他的道路可选,不过我们主动送上门,会不会被正哥打一顿啊?”

    我脑袋恍然,不太自信的道:“这个……应该不会吧。”

    黄小练摊了摊手,幽怨的道:“哎,弥补何其难啊,就算要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既然大家没有意见的话,这事我们就趁早吧。”

    “行!”

    “就这样吧。”

    “去道歉!”

    几兄弟相继表态后,我果断的道:“黄小练,给黄毛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几个兄弟去找正哥,找到后,我们就去道歉。”

    黄小练嗯了一声,马上就掏出了电话吩咐,又在寝室里等了十多分钟后,黄毛有了回信,说正哥正和着兄弟们在足球场一角看跳远比赛,我们收到消息,马上全部起身就走。

    出门时,张凡低着头,关切的问道:“洪林,你的伤势,还撑得住吗?要是撑不住的话,就别去了。”

    我目光坚定的摇了摇头,以表明我的态度,毕竟,这事是因我而起,代价,也该我去偿还,而既然现在商讨出了结果,无论我撑不撑得住,都是应该去的。不过对于我的伤势,我却是有点狐疑,因为我记得,在被叶小茜砍的那一瞬间,我疼得大汗都在直冒,鲜血也流了很多,那么说来,叶小茜,肯定是用了很强的力道,可去小诊所的时候,医生说那一刀的结果只是比皮外伤稍稍严重些,甚至都没有见骨,让我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非常用力的一刀,却只是皮外伤,难道,叶小茜是故意对我留手的么?如果是的话,叶小茜的刀技,已经纯熟到了何种地步?

    在我暗自揣测之际,张凡悄然扶起我的肩膀,嘿嘿的对着我大笑,我心头一暖,没想到张凡居然还能如此细心。

    下楼后,还没走上几步,黄毛似是早已等候多时,立刻就跑上前来,拍着胸膛,笃定的道:“怎么,又要去干那厮?带多少兄弟?”

    “嘿!”黄小练拍了拍黄毛的脑袋,随意骂了几句,说不是打架,是去道歉的。黄毛当时就有点傻眼,大声叫道:“卧槽,道歉?为毛道歉?”

    “军子,这事你就别管了,跟着我们去就行!”说完后,黄小练看了看我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二百零二章打起来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