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张凡!”我额头冒着冷汗,心里更是担忧得不行,如今曾庆士气大增,而张凡,虽然仍旧自信满满,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张凡不行了。

    那已到了这步田地,东子的礼物到底何在?如果在,为何还不登场!

    “洪林,放心,我不会输的!”张凡咬了咬牙,在地上翻腾了两三分钟,还没有爬起来,看着这番模样,顾浩大笑着道:“曾庆,趁他病要他命,继续动手!”

    “没事。”曾庆阴森的鄙视道:“就他这种废物,已经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你放屁!”说话之间,张凡像是受到了天大的打击一般,瞬间就翻爬了起来,指着曾庆道:“傻逼,我要你死!”

    “牙尖嘴利。去死!”曾庆怒火横生,再次跳了上去,而张凡不甘示弱,也果断抵上。

    “砰砰砰!”

    无数拳头惊起涟漪,映射着场上的激烈,可在拳影交错之间,曾庆却是不停的使出他的霸王鞭腿,而一旦他出腿,张凡瞬间就抵抗不足,显得有心无力起来。

    麻痹。没想到曾庆的鞭腿,是他的必杀技啊。而那种必杀技,看得学习多年跆拳道的陈朝忠都有点自惭形秽,可想而知,曾庆的鞭腿,是多么的霸道狂妄!

    “啪啪啪!”

    互拼之中,曾庆双目煞红。恨不能生吞了张凡,加之他那串串数不清的动作,张凡招架起来太过吃力,甚至身体每个部位都在挨着疼。

    “啪!”

    在张凡疲于拼命,又挥出一拳之时,曾庆如大山下沉一般,身体猛然坠落。双手撑地,一记旋风鞭腿势大力沉的就甩在了张凡的腿上!

    卧槽尼玛,曾庆出腿的那个力度,看得我心脏都是一抖,更别说挨在张凡身上了。而砰的一声过去后,张凡如意料之中的一般。那魁梧如山的躯体,不可阻挡的坠在了地上。

    “噗通!”

    “哈哈!”曾庆双手环胸,不可一世的看着张凡,嬉笑道:“傻叉,这就是让我挂彩的下场,你,还承受得了我的怒火么!”


    “你……”张凡躺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曾庆,可一时间,却是没有好的计策相对,连起身都是困难重重!

    “我什么我呢?”曾庆一朝得势,继续讽刺道:“还是乖乖的认输吧,放心,既然先前我们浩哥说了话,继续留在南高的我们,就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不可能!”张凡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在地上连爬了几米远,才试着站了起来,冷言相告道:“你们想要留下,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卧槽尼玛!”张凡怒目上前,曾庆淡淡四字:“不可理喻!”

    “别嘴硬!”

    “那就去死!”

    眨眼之间,两人再次扭打在了一起,以拳拳到肉的态势惊起战斗,可三两下后,曾庆再次占据上风,他拳势如山,鞭腿如电,几乎是压着张凡在打,而那宽敞的楼顶上,张凡狼狈得连退数十米,都还未找到下手之处。

    “砰砰砰!”

    那是单纯的挨打声音,散发在张凡身体上的声音,让我们后背发冷,忧心忡忡的声音。

    我心底失落万分,照这样下去,张凡必败无疑,可东子的礼物呢,能助张凡擒敌的礼物呢!

    来不及细想,我张开嘴,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张凡,你可要加油啊!”

    “呵呵,加油?他已经要败了!”曾庆虎虎生威,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手脚并用,没有丝毫停歇,欺压得张凡如丧家之犬一般节节败退。

    “砰!”

    曾庆一记重拳划过,砸得张凡身体几近飘扬了起来,紧随而至的,是张凡在那一击之下的不堪,他的身体,已经死死的贴在了女儿墙上,再没有后路可退。

    “哈哈!”见状,顾浩曾博建如同野狗抢到了食物一般,嚣张大笑得让我差点上去挥他俩耳光!

    “哼!”曾庆得意的道:“张凡,现在的你,是要往侧面逃窜么,就像刚才那样逃?”

    “草泥马,你得意个球。”张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是显得无计可施,而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张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之所以还能硬撑,估计就是心中的那股信念了。

    黄小练摇了摇头,唏嘘的劝慰道:“张凡,扛不住了就认输吧,大不了我们保持现状!”

    “不可能!”张凡鼻息不止,悻悻的道:“我绝不会认输的,还有,这一场,我们必胜,我一定会将顾浩他们三赶出南高!”

    曾庆大吼道:“你在放屁!”

    “我放屁,呵呵,曾庆,现在的你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我又不知道吗!”张凡大叫着道:“去死吧!”

    这时,张凡像是恢复了元气一般,不但没有侧向逃窜,还主动上前进攻了起来,那不要命的态势,看得我们瞠目结舌!

    不过这会的我却是暗暗迷惑,张凡刚才那般摸不着头脑的话,到底为毛而说?又意味着什么?

    “砰砰砰!”

    在我欲要沉思之时,身边再次响起了拳脚交汇的声音,只不过眼前的张凡,像是彻头彻尾的换了一个人一样,显得生猛万分。他双拳如泰山压顶,脚似青松决绝,毫无保留的压向了曾庆。

    曾庆咧嘴一笑,大骂了句傻逼,也汹涌的对拼了起来,一时间,硕大的空间内,只剩下两人那不停变换的身影。

    可打着打着,我明显发现有些不对,因为视线中的曾庆,那还击之中,居然是在找着空挡喘起了大气,而他那先前还容光焕发的脸颊,也已苍白得仿似一位百岁老人。

    卧槽,我看得傻眼,也惊得张嘴,不对啊,这……是在演哪出?

    “张凡,你在找死!”曾庆气急而出,但张凡拼死不退,还寸土必争起来,惹得曾庆几近要暴走。

    可即便面对如此的曾庆,张凡还淡定的还击道:“哼,曾庆,我向兄弟们保证过,单挑,我谁都不会怕,你……也一样!”

    曾庆听后恼羞成怒,大声的叫骂着:“人作孽,不可活!”

    “来!”

    此时,拳拳到肉的互博,看得我们心惊肉跳,而奇怪的是,曾庆先前那狂妄的气势,在不停的厮磨中,居然是在渐渐的减弱,而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甚至整具躯体,都在暗暗颤抖起来!

    这这这……

    “哈哈,曾庆,你,还能战么!”我们能看清的,张凡肯定也能看清,这不他狂笑一记后,立即卯足老劲,不停的挥动拳头上前,而这会的曾庆仍在频频抵抗,但他的拳头,显得缺少了点力量,那沉重的鼻息声,更是连远方的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曾庆狠狠的道:“别逗了,你根本不足以威胁我!”

    “是么!”

    “必须的!”

    话毕,曾庆脸上横肉一跳,大声喘息的反击,可他挥出的拳速,还有脚势,明显比之前弱了很多,两人又打了一轮下来后,张凡居然趁着曾庆挥拳速度减慢的间隙,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土妖吉血。

    “卧槽!”

    “张凡加油!”

    “张凡必胜!”

    看着一直处于打压状态下的张凡好不容易反击到了曾庆,我们都是欣喜万分,娜娜甚至因为仇恨顾浩的缘故,开心的大跳了起来。唯有莽夫冷冷的道:“曾庆,不对啊!”

    “是啊,我也发现了。”我低声回应,将目光投向了曾庆。

    彼时,张凡打中曾庆一拳后,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和先前的曾庆一般,抱着双手退到了一旁,可曾庆呢,那厮居然是站在原地,缓缓的弯下腰,双手捂着膝盖,不停的踹着大气,而入眼之内,他的身体,从未间断的在哆嗦。

    “呼呼!”

    曾庆呼吸急促,额头冒着瘆人的大汗,顾浩察觉不对,连忙大声的嚷嚷起来:“曾庆,你特么在干啥!”

    “没事!”曾庆声音沉重,如将死之人一般疲惫,他抬起一只手,大声的道:“张凡,容我歇歇!”

    卧槽!

    听见曾庆的话语后,我们互相对视,面面相觑得不像话,一路强势碾压的曾庆,居然是在求饶,让张凡给予时间!

    这,究竟为何,难道东子的礼物,跟此有关?可不科学啊,东子到底下了什么猛药,才能导致曾庆如此疲态?

    “曾庆,给我站起来打啊!”顾浩恨其不争,脸都阴出了水来,曾博建也急得摇旗呐喊道:“曾庆,给点力啊,你可是南高单挑王啊!”

    “没用的。”张凡咧嘴笑道:“曾庆,现在的你,已经不堪一击了对吗?再打下去的话,嘿嘿,你知道结果的!”

    “傻逼,嚣张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曾庆汗水涔涔而落,那连绵不绝滴落的样子,比滔滔江水还要凶猛,那颤抖的躯体,比垂暮老人还要脆弱。他缓缓起身,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喃喃的道:“张凡,让我休息片刻,我会让你绝望的。”

    “休息个锤子,绝望个锤子?”

    此时,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了一道熟悉声音,一道瞬间就能让我们惊喜万分的声音!

    而当这道声音发出后,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齐聚在了入口处,那里,然哥冯强分居两侧,而中间的那人,嘴角永远挂着一抹桀骜笑容。

    那人,是东子!东子,来了!

   &nbs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七十七章从此南高无顾浩二合一超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