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现在,只剩下你了哟。”

    当这句话,随着山上的风一起飘入顾浩耳内时,只见他如羊癫疯患者一般,浑身战栗,痛苦得面目扭曲。他朝东子努力的摆了摆手。挣扎着示意不要,可东子,只是嘴角咧笑,随意的摇了摇头。

    令人诧异的是,顾浩这一摇头过后,张凡居然马上大叫了起来:“卧槽,尿了尿了,顾浩那杂碎尿了,哈哈,太解气了,东哥给力啊!”

    “什么?”

    我们些许错愕的把目光投向顾浩,才发现他那引以为傲的裤裆,果然是湿了一大片!

    我尼玛,这特么是啥状况?不可思议啊,频临绝境之时,东子只是随便摇了一下头。便把牛得飞起的顾浩给吓尿了。呵呵,什么是威严,这他妈就是威严啊!

    “哎。”东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深沉的看着顾浩,道:“堂堂南高高二老大。居然会因为害怕而小便失禁,你未免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停顿一下,东子大声道:“跟我比,你特么连提鞋都不配!赵力然冯强,动手搞这个窝囊废!”

    “是!”

    “傻逼,去死吧!”冯强横眉冷对,几步上前就来到了顾浩身前,那带着劲道的拳头,直接让顾浩绝望的咆哮道:“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砰!”

    势大力沉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落在了顾浩那张原本就红肿无比的脸上,而后。然哥脚步一踏,那砂锅大的拳头,更是如旋风一般不可阻挡,重重的砸在了顾浩的脑袋之上。

    “砰!”

    然哥是谁,目测都是与张凡莽夫同一级别的可怖之人,他那一拳,让人瞠目结舌至死。因为,顾浩只扛了然哥一拳,身体就直接从靠椅上飞了出去。

    “噗通!”

    随着顾浩的倒地,他那裹满纱布的躯体,瞬间就被泥巴地上的灰尘所沾染成了土黄色,他狼狈的趴在地上,看见然哥冯强还要动手的模样,顿时如毛毛虫一般,一耸一耸的往前爬着,边爬还边啜泣道:“你们不要打我了啊,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错你麻痹!”

    冯强怒吼一记,如野兽一般冲了上去,那汹涌气势,果真能把他的外号展现得淋漓尽致,疯子!

    “卧槽尼玛,冯强,别……”

    不知为何,看见冯强那样,然哥居然是大喊了起来,可冯强就像没听见一样,直接跳上前去,将脚抬得老高,对着顾浩的脑袋就踩了过去。

    “卧槽!”

    我们看见那一脚,直接就被惊呆了,而等顾浩拧头看到冯强的动作后,空气中,突然飘过了一股淡淡的臭味,他惊慌失措,哭腔肆意的呐喊道:“不要啊。”

    只是,无论此刻的他有多么的不愿,冯强那一脚,都已经无法挽回的来到了他的脑袋之上。

    “砰!”

    硕大的声响,惊天动地的回荡在这片空旷的土壤之上,紧接着,我只看到顾浩脑袋一偏,刹那间就一动不动的沉睡了起来。

    卧槽,冯强那一脚,居然直接是把顾浩给踢晕了。

    黄小练我们几人像是看见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一般,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片刻后,冯强捂着鼻子连连退后,走着走着还不停的咒骂道:“草泥马,这个傻逼居然拉屎了。”

    “哈哈!”

    我们看见冯强出糗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唯有然哥埋汰着道:“草,你把那傻逼都干晕了,我特么玩什么?”

    “额。”

    我们看了看然哥,又看了看冯强,都是狐疑万分,妈蛋,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人啊?为何就能那么牛逼?

    “嘿嘿。”

    冯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淡淡的道:“那啥,我没把握好轻重不是?怎么,你还要动手?”

    然哥面色阴沉道:“不行?”

    “行!”冯强高喝一声,嚷嚷道:“来个兄弟,搞几瓶水来,动作要快,慢了我特么得撒尿了。”

    “我靠!”然哥不悦道:“撒你妹啊,撒了你自己打去。”

    “别介啊。”冯强无辜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嘛,用水,用水。”

    见着两人一唱一和的表情,我们又大笑了起来,但我们表面虽笑,心里却是佩服无比,因为如果拿我们一伙和东子一伙相比,无论是谋略还是心智,我们差了都不止一星半点!

    很快,一个职高兄弟拽着两瓶矿泉水,晃晃悠悠的走在了冯强面前,恭敬道:“强哥,给。”

    “嗯。”

    冯强随意接过,然后吊儿郎当的走到了顾浩身边,只是他刚靠近,就马上捂着鼻子,不停的抱怨道:“麻痹,这杂碎拉的屎可真臭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冯强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他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拧着瓶盖,打开瓶盖后,他直接将矿泉水浇在了顾浩的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四十七章断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