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八道声响过后,浑身疼得无力反抗的我们,终于是被生拉硬拽的给拖下了金杯车。

    那些个杂碎也是心狠手辣之人,在拖我们的过程中,皆是使着大力,把我们灰头土脸的扔在了泥巴路上。我嘴巴吃了口泥巴。叫苦不迭的吐出后,马上就下意识的抱着头,准备迎接着狂风暴雨的狠揍。

    可一秒过去,两秒过去……做好挨打准备的我们,却是没有听见任何一丝的响动。

    我错愕的放开手,微微抬了抬头,才看见那些个壮汉各自环抱双手,趾高气昂的看着我们,脸上尽是不屑。

    “哈哈!”

    狂妄笑声之中,那些杂碎仍旧没有动手,这时,我听见远方有一道万分熟悉的声音响起:“将那群可怜虫给我带过来吧,记得,是带过来哟。”

    “嘿嘿,没问题,顾少。”

    回应过后。那些人开始利索的着手带我们过去,只是那带的方式有点另类,用拖的,对,就是拖。

    此时,八条壮汉弯腰,拉着我们的手铐,如同在拖着一条死狗一般,无情的拖着遍体鳞伤的我们,一一从泥巴路上划过。只是我不知这些杂碎是不是故意所为,他们迈出的步伐极其微小,比之黄花大闺女的步子还小,只是拖着拖着,他们都爆笑了起来。还顺势讥讽道:“傻逼们,疼不疼啊!”

    草他妹的,我们被玻璃伺候了一番,浑身都没有一处完整地,甚至一些玻璃残渣都已刺入我们的躯体,加之被他们这么一拖。岂有不疼之理?

    “哎哟。”两米远处,最为柔弱的杨洋被壮汉拖得连眼镜都不知落在了哪里,他眼神迷离,浑身血迹点点,又拖了一会后。他终于止不住的求饶起来,凄惨呜咽道:“大哥,你直接打我吧,别拖我了,呜呜,疼,我疼!”

    “疼就对了嘛。”他身前的壮汉坏笑道:“嘿嘿,继续继续,我是斯文人。不动手的。”

    “杨洋,别哭。”黄小练模样也够呛,但他在被拖的过程中,还是咬牙劝慰道:“记住,我们是男人,流血不流泪的男人。”

    “好好,我不哭。”杨洋可怜的回答着,可他身前的壮汉又是一记坏笑:“那这样呢,你会不会哭?”

    说着,壮汉一个用力,直接将杨洋飞速拉了起来,瞬间又疼得他泪流满脸,我看着快要晕厥的他,气得忍不住骂了起来,这些杂碎。


    “傻逼,居然还能叫出声,不错嘛,就是不知一会你还能不能叫!”拉我的壮汉学着先前那人的模样,拖着我飞速前行,过了一段距离后,他才阴测测的道:“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呵呵,我肩膀处有玻璃渗入,经过泥巴地的摩擦,疼得我牙齿都快咬碎了,要不是顾浩在前我不想丢了尊严,我特么肯定如杨洋一般,嗷嗷直叫了起来。但我还是装着逼,咬牙道:“大哥,不够味啊。”

    “草!”

    壮汉气得提腿就要干我,可腿未落在我身上,又悻悻的道:“嘴硬的傻逼,一会顾少会让你好受的。”

    “懦夫!”我强撑怒骂,却残留着一丝余力,让脑袋不停翻滚起来。

    眼前的人,皆是叫顾浩为顾少,那话语之间的尊敬,仿似他们与顾浩的关系很不一般,可顾浩,哪里能找到这么一伙牛人,还是这么多的牛人?对了,一定是因为他那个当官的爹!

    不过想到这,我随即就否定了这一想法,因为这伙人的气势太过凶神恶煞,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大混子,一个当官的人,怎么可能和他们扯上关系?

    还没等我把这个问题想透彻,我发现一直都拉着我的壮汉却是卸下了我的手,我微微一愣,赶紧定眼一看,才发现我们几个这会并排在一起,皆是趴向同一个位置。

    还未等我们抬起头,顾浩就森然暗笑起来,紧接着,他软弱无力,沙哑着道:“黄小练,莽夫,你们几人,现在后悔了么?”

    “呵呵,后悔?”黄小练双手撑地,慢慢的坐了起来,死瞪着顾浩道:“我黄小练做事,岂有后悔二字可言?”

    “好,有骨气,不愧是掌控南高高一的男人。”担架上,顾浩靠着枕头,阴沉道:“有骨气是件好事,不过我不太喜欢你的眼神,来人,掌嘴!”

    “是!”

    一壮汉居然如狗一般听了顾浩的命令,抬手就扇了黄小练一记耳光,这下顾浩才露出笑容,淡淡的道:“钟叔,躺着太累,还得麻烦你把为我准备的靠椅搬来,我想坐着看场好戏。”

    “没问题。”那个死胖子,居然就是顾浩口中的钟叔,看来他是这一伙的主心骨啊。他手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大声道:“来人,去把顾少的靠椅搬来。”

    很快,靠椅便来到了顾浩身前,在一人的搂抱下,他如君王降临一般,坐在靠椅上,俯瞰着我们道:“从小到大,我顾浩要风得风,要雨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四十一章精彩大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