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额。”

    听着曾博建那悲伤声音,我和刘杰都愣了愣神,连在缺口外站着的黄小练与张凡都有些错愕几许,不过待我们看清眼前现状时,我们四人居然同时笑了起来,狂妄的大笑道:“哈哈!”

    “笑你麻痹!”曾博建见我们肆无忌惮的大笑着。顿时就脸色铁青,惊天大骂起来,可他的叫骂,根本阻止不了我们的笑意。

    咳咳,之所以我们笑得如此开心,是因为眼皮底下的曾博建,被先前我和刘杰那大力的两脚,直接给打得身体倾斜,一只脚落在了粪沟之中,而此时,他的左脚上沾满了新鲜大便,他刚拉出的大便!

    “哈哈!”

    此情此景,让我们四人又情不自禁的大笑了起来,徒留曾博建那张怨恨得快黑出水的脸,他被困茅坑。无能为力,只好再次吼着嗓子道:“你们这些杂碎,我一定要干死你们!”

    “哗啦啦。”

    曾博建话刚落地,一阵大水就狂暴冲来。由于茅坑拖后离水箱不远的缘故,这会的水冲得尤为猛烈,而水肆虐而过,除了曾博建的左腿,连他那因为被打,还没来得及穿好的裤子上都全部溅满了屎花。

    是的。那些屎,被水凌乱,如花纷飞在空中,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引人遐想。咳咳。我特么又在扯淡了,因为眼前的现实,撇开曾博建这个最大的受害者之外,连我和刘杰裤腿上都未能幸免,这幸灾乐祸,真是作死啊。

    我看了眼裤腿,懊丧的道:“靠,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尼玛!”刘杰也看到了身上的杰作,顿时就气得牙痒痒,果断又大力的喘起了脚。

    “哎哟。”

    一脚过去,曾博建下意识的就惨叫了起来,看他那牙齿都快咬碎的神情,直叫我们狂喜无比。毕竟,一代牛人,下场再惨。也不过如此了。

    “傻逼,杂碎,狗娘养的,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曾博建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屎,却也不求饶,只是悻悻的大叫着,用他那可怜的威严恐吓着我们。当然,对于被打之人,恐吓之类的话语,其实都是低级无比的可笑把戏!

    我不可能被那些话语吓住,心里更不会有任何一丝的心软,我看了眼曾博建,抬脚照着他就打,此时,雷厉风行的出腿中,我脑海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将上午受到的屈辱,变本加厉的还回去!


    我扇不了你耳光,我就用脚伺候,我言语侮辱不了你,我就以屎还击,因为走上校园混子的路,睚眦必报,是我们必须学会的手段,而每一个被我们打躺下的敌人,都能为我们平添勇气几分!

    “砰砰砰砰……”

    趁人病,要人命,这会,我和刘杰你一脚我一脚,乐此不疲的干着曾博建,又是一顿好打之后,曾博建貌似浑身都已被屎花覆盖,而他自己也身形凌乱的蜷缩在茅坑之上,奄奄一息的呻吟着:“哎哟,哎哟。”

    直到这时,我和刘杰才相视一笑,觉得甚是解气,只是害怕被认出的缘故,我俩都尽量没有说话,不得已开口也是变了腔调的,哎,些许遗憾啊,若是这顿毒打能配上言语的辱骂,那该有多爽啊。

    “哎哟,啊哟。”

    曾博建那叫苦不迭的声音中,我和刘杰拍了拍手,窜出那拥挤不堪的毛坑,与张凡黄小练一道,迅速的跑了出去。

    一路上,因为已经临近关灯休息,这会整个校园都是空荡荡的,唯有操场上,那个傻乎乎的姑娘还在原地屹立,等候着她的情郎,只是不知道当她那浑身是屎的情郎出来后,她是否还会有先前那般高昂的兴致?

    “我尼玛,洪林刘杰,你俩滚远点,快特么熏死我了!”狂奔之中,黄小练捂着鼻子,嫌弃得我们要死,那厮有轻微洁癖,平常就干干净净的,现在看见我和刘杰这样,那态度也能理解。不过我才不会放过调侃他的机会,找准时机就往黄小练身边蹭,气得他欲要对我下死手,怒骂道:“洪林,你特么是不是人!”

    “哈哈!”

    张凡刘杰我们见黄小练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都大笑了起来,而后,张凡悠悠的抱怨道:“麻痹,老子这么好的装备居然没机会下手,遗憾啊!”

    “遗憾个球啊,这不是缺口太小,容不下你嘛。”我挤兑的道:“要不这会你再回去补一顿,不就能弥补你的遗憾了?”

    刘杰也附和着道:“就是就是,张凡你再去来上一票吧。”

    “切,当老子傻逼呢。”张凡不悦的道:“那杂碎这会全身是屎,那酸爽,谁干谁知道。”

   &n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一十六章屎花遍地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