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卧槽!”

    听刘杰这么一说,张凡黄明国我们三人瞬间就蹦了起来,我紧紧的拉住刘杰,疼得他不停的叫唤,说洪林你轻点轻点,可我哪里会轻点。拉着他就是严肃的问道:“刘杰,你确定领头的是牛高马大之人?”

    “当然确定,也绝对错不了。”刘杰叫苦不迭的道:“那些个孙子以为把老子干晕了,哼,老子只是装晕罢了,完了那伙人撤离时我眯着眼睛,才看见了那领头人。”

    “得。”以团记血。

    刘杰回答过后,我懊恼的拍了拍手道:“看样子,那些人是有预谋的干我们啊,麻痹,专检落单之时!“

    黄明国也点头说就是,妈的,先干我们,再动刘杰,还一人比一人挨得惨。这到底有完没完了?

    张凡鼻息沉重道:“是啊,当务之急,我们无论怎样,都得把那群孙子给找出来!”

    “找啊找啊。”黄小练话语沉着,只是皱眉思索道:“问题是,我们怎么找啊?”

    “额。”

    那晚,我们八人在夜里,不停的商量着,商量到底用何种方法,才能找出动我们的那些人,可哪怕商量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卵用,倒是平添几多苦恼。到最后,苦思无果的我们见没有成效,便做出了一个荒唐决定,就是这段时间内。凡事我们都得集体行动。抑或带着兄弟出门,总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了单,而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防止被那群躲在角落的小人给阴了。

    唉,好歹我们也是堂堂高一的扛把子,居然被逼到如此地步,想想也是够了。

    第二天,因为是放假,我们寝室都难能可贵的享受着懒觉大餐,可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我感觉我脸上有点泛湿,就像是有雨点飘过一般。可我特么在寝室,怎么会有雨点往我脸上飘?

    而且,除了飘雨点之外,我隐隐还听到一记低沉的啜泣声,甚至伴随着那啜泣声,淡淡的鼻息温度都撒在了我脸颊之上。

    “麻痹,你怎么在我床上!”

    我一下吓得够呛,赶紧呼吸急促的睁开了眼,才发现刘杰那个杂碎正双手撑着我的床,以一副传统的男上位姿势趴在我身上,而后,他双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我,可没眨几下。那冰冷的眼泪又流在了我脸上!

    “卧槽尼玛,死变态!”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挥出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刘杰的脸上,而后我心里一紧,感觉自己无比的难受,妈蛋,我活了那么多年,还特么是个纯情少年郎呢,要是真的被刘杰这杂碎给玷污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我摸了摸自己的菊花,唉,不疼啊,就在这时,刚被打过的刘杰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委屈万分的道:“洪林,你打我耳光?”

    “卧槽,你个基佬,赶紧给我让开!”我不管不顾,直接用力的把刘杰给推开在了一侧,随即我刚要准备怒骂一番时,刘杰伸出食指,哭丧着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我有点茫然,便低声的问道:“咋的了刘杰?”

    刘杰看了看周围还在熟睡的兄弟,压低声音,伤心欲绝的道:“洪林,我找你有点事,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帮个球啊?”我不满的道:“大哥,你到底怎么了啊,大清早就在这里发疯?”

    “没发疯呢!”刘杰可怜巴巴的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然后嗫嚅着道:“洪林,娜娜真的不理我了,你帮帮我吧,呜呜,我实在是不能失去她啊!”

    我看着已经被情思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刘杰,蛋疼的问道:“真的不理你了,是几个意思?”

    “呜呜。”刘杰晃悠着脑袋道:“昨天晚上,我们不是一起喝酒么,完了我酒意上脑,就鼓足勇气,又去见了娜娜一次,可娜娜说的话很绝情,根本不给我机会,洪林,你帮帮我吧!”

    刘杰使劲摇着我的身体,那干劲,就像是我不答应他就不会放手似的,只是摇着摇着,我脑袋突然灵光乍现,自动没过了很多的话,而后,我轻声的问道:“刘杰,你说,你昨晚去见了娜娜的?”

    “你是猪么?”刘杰抱怨的道:“见了!”

    我笃定一笑:“那你是见了娜娜之后,才被打的?”

    “别提了成么?”昨晚的事,估计成为了刘杰的耻辱,他没有否认,而是懊丧的道:“妈蛋,真是见鬼了,我特么招惹谁了?”

    听着刘杰那滔天的抱怨,我心里的疑惑愈发的加重,而且,在那浓郁的疑惑中,我隐隐感觉那道一直困扰我们的谜团,正在慢慢的解开。

    我再次问道:“对了刘杰,当时你被打时,那伙人说了什么话没?”

    “说个锤子。”刘杰没好气的道:“就说我不长眼,手犯贱之类的话语啊。”

    “靠!”

    我不禁大骂了一句,看来刘杰被打的情形,果然和我想的如出一辙。哼,同样牛高马大的人,同样雷厉风行的手段,还有那骂人的话语,都特么一模一样,可这其中,是否有缘由可循?

    我仔细想了想我们和刘杰身上的共性,可过了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零八章利用娜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