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我这一倒地,刚才还缠着我的那人瞬间就汹涌的跳了上来,对着我拳打脚踢,口中还不停的嚷嚷道:“杂碎,叫你不长眼,叫你手犯贱!”

    尼玛。我怎么就不长眼了,我怎么就手犯贱了?

    我满头雾水,狐疑的抬起了头,看见眼前打我的是一个牛高马大之人,他面目丑陋,五官扭曲的盯着我,光是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都能吓到不少人。

    他又是一脚踢在我肚皮上后,我直接痛得哼出了声,但我经历了那么多打,也算是有些经验了,在他抽脚之时,我就地一滚,连忙翻爬了起来。靠在打饭的窗口旁,顺手就抽出一个餐盘,咬牙切齿的指着他:“你特么是谁,我们招你还是惹你了?”以向在弟。

    “哼!”那丑逼吸了下鼻子,连番痛骂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们没有错,又岂会得到惩罚?”

    “去尼玛的,少给我在那装正义天使。”我走在混子路上后,深知很多的事都不需要讲道理。因为拳头就是最大的道理。而面对着比我强壮许多的眼前人,我也没有丝毫畏惧,提着餐盘直直就冲了上去。

    “哼,自找死路。”

    那人嗤之以鼻的看着我,就像在看傻逼似的,而后。他云淡风轻的对着我出了一脚,我恼羞成怒。对着他那迅猛的腿就是一餐盘!

    “砰!”

    不锈钢与肌肤片刻碰撞,我手瞬间就麻木得颤抖起来,麻痹,那人的力量可以啊,居然能把我震成这样。

    “小子,你还太弱!”那人趁我发愣之际,一拳就撼在了我面门之上,打得老子晕头转向。晃悠之中,我感觉自己脸庞湿漉漉的,估计连鼻血都被打了出来,丢人啊。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我看着正处于被痛殴状态下的张凡和黄明国。死盯着眼前的人,不甘的喘着大气道:“大哥,都是一路人,既然要打我们,能不能给个理由先!”

    “你没资格!”

    这下,那人再没有任何保留,而是气势汹汹的想要一个人点干我,妈的,叔可忍嫂都不能忍,当老子身体瘦弱好欺负么?我也来了火,再次提起餐盘要与他互拼一记,可就在这时,食堂外有一道手电之光穿越黑暗,直接来到了我们身前,随即我就听到外面有人怒骂道:“你们在干什么,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了,这里是学校,你们还敢打架,等着被开除吧。”

    眼前正要对我出手的那人见事不对,马上就对着围殴张凡黄明国的那些个人,大声嚷嚷道:“跑,老师来了。”

    “什么,老师?”

    老师二字,想必对于任何学生,都是敬畏的代名词,而正打得兴致大起的人,果断的全部停手,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一直干我的那人,询问道:“怎么办?”

    “怎么办,捂着脸,给我跑,别让老师看见。”打我的那人一声令下,蒙着脸带头就跑,看那样子,明显是这伙人中领头的,而后面的人见他一跑,皆是依葫芦画瓢,捂着脸一路狂奔而走,急得巡夜的老师连拉都拉不住。

    见打我们的人一哄而散后,我心里也有点慌,赶紧跑到张凡面前,大声道:“张凡,你能爬得起来么,特么的老师来了。”

    “快,快扶我起来,我试试能不能跑!”麻痹,张凡这话有点内涵,听得我都有点乱想起来,我赶紧扶起他,又拉上黄明国开始行动,哪怕巡夜老师已经跑进了食堂,我们也不管不顾,蒙着脸就不要命的往外跑。

    一咕噜溜了半天,我们才在宿舍楼楼层里停了下来,各自都是心有余悸的喘着大气,良久,黄明国哎哟的抱怨了几声,才想起道:“对了洪林,那伙打我们的人跑我能理解,毕竟是要挨处分的,可我们是被打的人,还跑个球啊?”

    “就是就是。”张凡被干得最惨,这会也是清醒了过来,我瞄着两人,尴尬着道:“哎,有句古话叫做贼心虚,这不我们也干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嘛,跑是对的。”

    “额。”黄明国阴测测的盯着我,好像在怀疑我的胡扯一般,还是单细胞的张凡摸着脑袋,赞赏着道:“别说,洪林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啊。”

 &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一百零四章这事有蹊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