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莽夫这一声怒吼过后,我明显听见里面的人乱了方寸,甚至是惊恐起来,完了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穿裤子之声传来,待里面的人整理完毕,莽夫没有犹豫。冷然一笑,直接像提小鸡一样,一把将里面的人拧在手中,回头就将那人重重的摔在污秽不堪的瓷砖之上。

    这会,我才看清了那人的长相,怎么说呢,那厮嘴角旁有一团明显的黑色胎记,不知是不是胎记的缘故,他嘴巴总是合不拢,还时常流着口水,由于我们和猛虎一伙也干过几场架,这人我倒是颇有映像,有点猥琐,跟毒龙走得比较近。好像自封口水哥来着,没想到他以前也是当过大哥的。

    口水被摔倒在我面前后,也没有鸟我,而是惶恐的看着莽夫,慌张道:“莽夫。你要干嘛?”

    “我要干啥,当然是干你!”莽夫发怒上前,一下就把口水踢在了我脚下,怒斥道:“草泥马,谁给你的勇气,才两天就敢直呼我大名!”

    我眼前一亮,知道莽夫这话是说给我听的,看来这伙瘪三,的确是有另立山头的打算,哼,只是老子们拼死拼活才打下来的江山,岂能容他人染指?

    “操,莽夫你够拽!”那人直直的站了起来,居然不虚莽夫。还大声嚷嚷道:“莽夫,以前你是我大哥,我也敬你,但现在是什么形势你知道么,哼,你还敢动我,是在找死么,叫兄弟们来!”

    口水大喝一声后,我余光中顿时就有一个还未进厕所的人果然转身返跑,哎,居然放掉了一只蚂蚁,有点大意了。不过我也不急,而是乐呵呵的看着眼前的表演。

    “哎哟,还叫兄弟呢,我叫你麻痹的兄弟!”莽夫是谁,铁骨铮铮的汉子,岂会怕此般低劣的威胁。瞬间就是一记老拳对着口水如闪电般袭来,直打得口水晕头转向,差点闷头栽地。

    莽夫一个上前,抓着口水被地板弄得肮脏无比的衣服,阴险笑着道:“口水,你个小婊砸,可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个形势么?”

    “莽夫,你……”口水气得牙齿都在发抖,狰狞着咆哮道:“你给我等着,我兄弟马上就来了,你们跑不掉了,哈哈,一会都给老子躺下吧!”

    “去你妈的。”莽夫直接来了个头碰头,森冷笑道:“兄弟,你的兄弟,有机会来么哈哈,白痴一个!”

    莽夫这一笑,顿时让口水差点给吓尿了,估计他也明白,今晚怕是栽在我们手里了,这不刚才他还嚷嚷着要我们躺下,现在倒是安静得很,只是不甘心的盯着莽夫。

    见口水变乖了,莽夫对我身边的张凡使了个眼色,张凡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转身就走,可刚走一步,张凡又回头,痴痴的问道:“对了莽夫,你刚才那眼色是什么意思?”

    卧槽尼玛,张凡的世界我们常人不懂,他这句话,把我和莽夫征服得不要不要的,就差点拜倒在地,对着张凡伸出大拇指赞赏道:哥,你牛逼。妈蛋,他的傻,连被打得嗷嗷直叫的口水都快乐出了声。亚边名血。

    我恨铁不成钢,瞪着张凡怒骂道:“滚出去顶着,麻痹,要不然今晚我们谁都跑不了!”

    “哦哦!”张凡猛拍脑袋,恍然的走出去,边走边抱怨:“麻痹,打架就打架呗,还使个鸟毛眼色啊,这些人,就是脑袋有包。”

    “噗!”

    口水终于忍不住张凡这朵奇葩,大笑了出来,我和莽夫面面相觑,痛斥着口水:“笑个锤子!”

    “砰砰砰!”

    莽夫干净利落的三拳后,已经让口水叫苦不迭的求饶起来,而这会他口中的兄弟还未到来,结果可想而知,就在莽夫又要一拳干向口水时,我轻轻的摆手,摇头道:“莽夫,算了。”

    “嗯。”莽夫点了点头,一把将口水丢在我面前,我俯瞰着口水,微微的朝他伸出手,笑着道:“口水哥,我想和你做个兄弟,你看成么?”

    “呸!”口水缓缓爬起,对着我不屑道:“就你这个怂货,先前不知被我们干了多少回,还妄想我和你做兄弟,可能么!”

    面对口水那赤果果的嘲讽,我眼皮跳动几许,不用猜脸色也难看至极,不过我努力挤出微笑,轻声问道:“口水,你觉得我怂?”

    “哼。”口水鄙夷连连道:“全南高,比你还怂的人,恐怕找不出来了。”

    “卧槽尼玛!”泥人都有三分脾气,何况还要给我戴上怂的帽子,我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八十七章山珍海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