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热血无悔

江上莲花香 作品

    刘杰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让我和张凡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我和张凡当下就点了点头,高声道:“好,拜兄弟。”

    随即,张凡刘杰同时爬上自己的床,又一起掉头回来,张凡手中多了一把小刀,刘杰拿的则是一饮料瓶,里面装着满满当当的透明液体,估计是白酒吧。

    我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两人,够极品啊。张凡见我还愣在那里,不满的道:“洪林,你愣着干嘛,拿碗来。”

    我一下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就去捣鼓了一个碗过来。

    刘杰打开饮料瓶盖,一脸肉疼的道:“得,便宜你们这两个杂碎了,我珍藏老久的好东西呀。”

    “咕噜噜。”

    白酒,蹭蹭蹭的落入碗中,张凡打开刀,在手指上划了一下,血滴就流了出来。

    刘杰接过刀,和张凡一样将鲜血滴入碗内,我也当仁不让的照做了。

    呵呵,滴血为盟,拜兄弟,这是哪个年代才玩的把戏,可这一刻,我们三人的脸上都严肃无比,虔诚得像个脑残,没有一丝的玩笑成分。

    三人的血,慢慢融合于一起,汇聚在透明的白酒之中,掀起淡淡的红色。

    “苍天在上,我,张凡,来自a市北区,今与洪林刘杰二人结为兄弟,此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被乱刀砍死!”张凡一指向青天,说完话看了看刘杰。

    刘杰大声道:“苍天在上,我,刘杰,自外地来到南高,今与张凡洪林二人结为兄弟,此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被乱刀砍死!”

    我不甘示弱:“苍天在上,我,洪林,来自a市南区,今与张凡刘杰二人结为兄弟,今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被乱刀砍死!”

    三人的声音,像是一首不朽之歌,就那么回荡在狭窄的寝室内,久久不散。

    张凡端起碗,大口大口吃酒,喝得喉咙咕咕作响。

    刘杰没有眨眼,也是端着大口而入,轮到我时,我刚喝一口就差点没有吐出来,妈蛋,看着张凡刘杰鄙视的眼神,着实丢了个大脸,我特么可是第一次喝白酒啊。

    大碗白酒在三人口中慢慢见底,张凡搭着我和刘杰的肩膀,开心道:“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记得我们许下的誓言。”

    我点点头,说那是当然,可刘杰逗比本色尽显,说不对,我们还没选出大哥是谁呢。

    “还能是谁?”张凡挺直了胸口,像松树一样站立着:“除了我,谁能担此重任!”

    “切。”刘杰翻了个白眼:“凭什么你当,就你那智商,我一个小指头都能玩死你。”

    “你……”

    两人互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尼玛,这才刚拜完兄弟就要打了起来,我叹了口气,连忙劝慰道:“刘杰,就让张凡当大哥吧,你老二,我做小弟吧。”

    “哼。”张凡两个鼻孔朝天,嚷嚷道:“看见没刘杰,这就是民心。”

    “还民心呢,呸。”刘杰倒也没有继续纠缠,道:“好,我让你一次。”

    于是,在被一顿毒打之后,三个同寝室的人,正式成为了兄弟,而这三人,在以后的人生历程里,也如此时许下的誓言一般,不离不弃,相互扶持着。

    只是,在那条未知的校园路上,有无数的血和泪在等待着我们前行。

    上晚自习时,我带着醉意走进教室,柳婷碰了我一下,悄声问道:“洪林,你脸上怎么回事?”

    我这才摸了下脸,发现火辣辣的疼,毕竟挨了不少打,估计红肿了吧。我也没掩饰,直接说被打了。

    “又是蛇眼?”

    我点头:“嗯。”

    “好个蛇眼。”柳婷嘟着嘴,气鼓鼓的道:“不行,我要去找他谈谈。”

    我在课桌下摇晃着手指,坚定的道:“我自己来吧,相信我,我能对抗罗胖子,就能对抗蛇眼!”

    那时,我早已下定决心,就算换来被打的命运,我也要坦然面对,毕竟,逃避永远不是解决的办法。

    柳婷疑惑的问道:“你确定?”

    “当然。”

    柳婷又劝说了几句,见我眼神依然坚定,才只好作罢,没有再提起。

    第二天课间操,全校的人都在操场上集合做着广播体操。

    音乐停止,人群散去,我和张凡刘杰也搭肩离开,这时,有五人晃晃悠悠,来到了我们三面前,阻挡着去路。

    而当那五人出现时,身边的学生见着他们都避而远之,如见着魔鬼一般。

    不远处,有人低语道:“那五个是什么人啊,那么有气势。”

    “这你都不认识?”一人解释道:“除了离去的三人,南高的八大牛人齐聚了。”

    “什么,那就是一统高一的五人?”

    我听见他们的对话,心中一惊,而身旁的刘杰不觉间身体也隐隐有些颤抖,低声道:“不妙啊。”

    “哎哟。”一身体壮如牛的人声若洪钟,指着我道:“蛇眼,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敢碰婷儿的杂碎?”

    这人我没见过,但看他 你现在所看的《热血无悔》 第十五章还要打一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热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