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路遥知有你

宋之伍 作品

    九点钟的时辰,太阳高高挂着,夏日暑气渐渐浮上来,车里虽然开着空调,但仍能感受到阳光下炙烤的炎热。

    路上车辆又多,顶着耀眼阳光,平添了几分烦躁。

    一路上,贺东林安安静静开着车,路知则坐在副驾驶上闭眼假寐。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感觉耳边已然清静,路知揉了揉眼睛,入眼即是大片浓郁的绿意,一时间心情格外舒畅。

    “快到了?”

    “嗯。”

    贺东林偏头瞧过来一眼,“五六分钟。”

    路知点头,起身坐正捏着眉心。

    这贺家老宅,他至今只来过一次,还是在几年前。

    当时,霍临霄杨雅申两位的“师生恋”事件已经发酵到一定程度,两人又都所属星图国际,贺家麾下,和老爷子商议过之后,在贺家老宅办了个晚宴,圈子里大大小小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霍杨两人在晚宴上双双宣布了隐退。

    路知当时入圈没两年,按资历来说并不在受邀范围内,但益于带着他的人是贺东林,再加上成绩好,也跟着参加了晚宴。

    也就晚宴上这一次,他见到过老爷子真人,其余信息都是从别人口中或是网络途径得来的。

    贺老爷子名贺铮,今年七十有五,人如其名,确有一身铮铮铁骨。

    生在那个年代,逃过荒,也挨过饿。虽然不怕穷日子,但怕往后几十年都是穷日子,所以一直都寻着机会,完全是白手起家,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过来,为贺氏如今的家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贺老爷子这人,重感情,早十几年老太太因病去世,老爷子伤心伤神,精神渐渐跟不上,便趁着这个当口将手里的实权分给了底下的儿女子孙。

    分完只留下了一句话:贺家人手里的枪永远只能朝着外人。

    缓缓拐过最后一道弯,透过车前窗已经能看到老宅的大门。

    贺东林一手把着方向盘,渐渐降下来速度,抽出一根烟来叼在了嘴边,点燃之后又调了调身侧的玻璃。

    “来一根?”

    路知闻言看了眼烟盒,舌尖抵住牙根舔了舔,昨夜唇舌交缠的甜腻涌上来,瞬间就打消了念头。

    “算了,抽你的。”

    “啧。”

    贺东林挑眉一笑,拿开嘴上的烟探到窗外抖了抖烟灰,语气带着调侃,“等回头啊,找个机会我得问问苏郁,到底给你施了什么**汤,洁身自好那么多年不说,现在都顺利转正了还这么自觉。”

    路知只笑,侧头撑着额角,没说什么。

    其实他开始也挺想知道的,硬说起来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比别人早认识几年,多吃过几十顿饭,悄无声息的,怎么就只能容得下她了。

    抽着烟想人的时候琢磨,喝着酒想人的时候他也琢磨,琢磨来琢磨去的,始终找不到答案,慢慢他也就放弃了。

    过去这个阶段之后大概有半年,他忘了自己当时是在哪个采访上了,主持人问了他一个问题,问他心里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什么模样,他眼前当即就浮现了苏郁的模样。

    怎么回答的也记不起来了,但自那次之后,他再也没想过去琢磨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生活这么辛苦,肯赐给你一个放不下的人,已属生之大幸。

    至于最后的结果,徐志摩曾说过: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如今,称得上是幸上加幸。

    自觉戒个烟算什么,洁身自好那么多年又算什么,温香软玉搂在怀里才是正经事。

    一根烟抽完,车子也走到了门前。

    门侧墙上高高挂着摄像头,贺东林今天出门随便提了辆车,第一次进老宅,又把车窗降了降让摄像头后面的人能够看清他的脸。

    很快,大门缓缓拉开,贺东林升起车窗,打着方向盘驶进去,绕过院子中间的喷水池,找到位置停下。

    下车之前,贺东林从车上小抽屉里翻出清新剂来往身上喷了喷。

    路知不明所以,开口问,“我也需要来一下么?”

    “不用。”

    把清新剂放回去贺东林才解释,“你又没抽烟,老爷子今年在肺上做了个手术,闻不得烟味了。”

    路知点点头,探手推开了车门。

    贺东林在前,他跟在身侧落后半步,踏上台阶之后,抬眼就看到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人。

    待走近,那人先是朝着贺东林微微躬了躬身,“少爷您回来了。”

    后又朝着路知躬身,“路先生好。”

    路知探身回以同样的礼数。

    炎热的天气里,这人身上还套着中山装,扣子一颗颗系得一丝不苟。大概是常年对人弯腰的缘故,背脊挺得不是很直,头发里隐约瞧得见几缕银丝,眼眸垂着,看上去平淡又沉静。

    “王叔。”

    贺东林出声应了句,看了眼门口,“爷爷还在楼上吗?”

    “嗯,还需要再等一会。”

    “那我们……”

    贺东林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眼路知,停下等候安排。

    “书房里茶已经备好了,老爷说先让我带您两位进去,他稍后就过来。”

    回过话,这位王叔便侧了侧身让出路来,等贺东林和路知都抬步之后才走在旁边跟上。

    上次晚宴已经过去了太久,而且场地设在了外头,他似乎跟着贺东林进来过,现在看到里面的陈设也只隐约有些印象。

    并不似理所当然想到的金碧辉煌,屋子里都是些老物件,古朴又陈旧,沉淀着岁月的气息。

    书房也在二楼,踩着楼梯上来,又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才来到书房门口。

    “少爷,我就不进去了,茶已经备好,您和路先生慢用。”

    “知道了,谢谢王叔。”

    “少爷客气了。”

    两人站在原地,目送王叔走远拐进另一间房间之后才回身走进书房。

    入门即扑鼻一阵茶香,坐下之后,路知先喝了口茶,当着贺东林的面,肆无忌惮打量起房内的陈设来。

    书房这种地方,向来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品性。

    打量了一圈下来,贺东林笑眯眯开口问,“看出什么了?”

    “人如其名,确如传闻所说。”

    “ 你现在所看的《路遥知有你》 第一百三十六章往后再拖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路遥知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