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快穿:我只是龙套

薛小采 作品

    听到徐晚那样的回答,徐若风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后便含笑看向了徐晚,似乎有点诧异。

    徐晚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云淡风轻气质清凉飘逸的人,觉得他和自己假想出来的【清风】有很大区别。她以为他和姚远一样也是个心机深沉不好相处的人,却不曾想过会是这样一个可以用温文尔雅这四个字来形容的大男孩。

    徐晚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徐若风,能比赛一场自然是好的,一来可以摸清他的底,二来,便可以看出来ko战队到底有没有打假赛。是只对靖淮轩一个人做了手脚,还是之前就赢的不光彩。

    虽然只靠着一个人的操作来判断一个队伍的强弱有点武断,但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有时候一个carry点的确能带着整个队伍走向胜利。

    徐晚虽然没有能赢的把握,却觉得挺激动的,很兴奋,游戏这个东西的确会让沉迷上瘾,所以有那么多脑残粉拥护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徐晚也觉得那些操特别厉害的人很有魅力,尤其是做出一个常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操作的时候,甚至会让旁人尖叫,倘若这个选手再长了一张帅气的脸庞,那可真是想不火难。

    但这些却都不是你去伤害别人的理由,不足以你人为了这个而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譬如当时的靖淮轩,譬如当时的bw战队,即使输掉一场比赛,也不应该遭受那样口诛笔伐的待遇,甚至人肉出家庭住址前去骚扰。

    游戏界面加载出来了,恢宏的游戏语音拉回了徐晚飘远的思绪,她深吸一口气,低头专心打起了游戏。

    ……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开始是淅淅沥沥的小雨,然后慢慢变成了瓢泼大雨,哗啦啦的洗刷着整个城市。徐若风站在窗前,望着雨夜中模糊而迷离的灯光,脑子里却是大面积的空白,一会儿闪过那个叫靖瑶的单薄的女孩子,一会儿想起自己刚开始打游戏时候的事情,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在他脑海中循环往复。

    他觉得自己该想点儿什么,该做点什么,可就是没办法聚精会神,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想起来自己是谁,在哪儿,要去做什么。

    茫然的立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暴雨逐渐停歇,一连串珍珠一样的灯线也断掉了,漆黑的天色白亮了起来。

    刺耳的闹铃想起来的时候,他才意识自己已经这样站了一夜。四分五裂的意识才慢慢归了位。

    他这个时候才感觉钻心的疼,还有心里的那种无法忽视的恐惧和空落。

    昨天,他竟然输了。

    好在没有旁人看着。

    他的一败涂地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

    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法若无其事的掩饰自己的恐惧。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已经无敌,再也没有人能轻易的打败他。

    想起靖瑶那样平淡的眼神,他居然会觉得愧疚的无言以对,还有她临走时的那句:“假如一个电竞选手废了一只手再也没办法打游戏,他该怎么办?”

    他不明白靖瑶的意思,可心底却因为这句话惴惴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害怕什么,他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可仍旧因为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而方寸大乱……

    靖淮轩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短信,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银行账户的余额多出了差不多十万。这时已是深夜,窗外的夜幕黑沉沉的,寂静的连个月光都没有,他靠在椅背上,茫然的透过半开的窗帘看向了外面,手指若有若无的在腿上敲打着节拍。十万块钱,差不多够他做手术的费用了,而且是约最好的专家,做最好的手术。他怎么不心潮澎湃,好似人生的希望就在眼前,病痛的折磨、崩塌的信心蠢蠢欲动了起来。

    可是,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我只是龙套》 键盘侠从不负责(十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快穿:我只是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