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乐芳菲

尤加利 作品

    “你想要怎样?”

    “我想要活着...”..

    赵大少爷可以答应赵大少奶奶很多事情,并为她实现很多愿望,唯独这个是绝对无法实现的。(w?)()

    “你知道我没这个本事,这个世上就没人有很本事,你在为难我。”

    “那好,我提个你能做到的,我要你发誓绝不让那个女人进门。即使在我死后你要娶新人,也绝不能是那个女人。”

    “你还是在为难我...”

    “这也算为难?只是你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你不是喜欢养外室么,把她养在外面好了,那样我就不在乎了。我只要一点,不能让她做我孩子的母亲,她不配。”

    “你要的太多了。”

    “我嫁给你这几年,为你生了三个孩子,我为何会病入膏肓?都是因为生孩子坏了身子底子。赵贤岚,我为你们赵家搭上了命,提这么个要求也算多吗?早知你对我没有夫妻情分,但你至少还有点良心罢!”

    赵贤岚看着状似疯狂的赵大少奶奶,叹了口气道:“你刚醒过来,还是不要太激动,对你身体不好。明天我差人去你娘家,把你的家人接过来陪陪你,你想见你母亲还是妹妹?”

    想到娘家亲人,那个因为她嫁入赵家而飞黄腾达的家族,赵大少奶奶出奇地平静了下来,她眼珠转了转道:“把她们都接过来,赵府这么大,不会住不下吧?”

    “那便叫人把她们都接过来。”

    赵贤岚不担心赵大少奶奶在娘家人面前告状,因为她的娘家依附赵家生存。对于那一族的人来说,族人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赵大少奶奶嫁给赵贤岚这么多年了,她的娘家人早就学会了该怎么在他面前做人。

    隔日,赵家接来了大少奶奶娘家母亲和妹妹。

    赵大少奶奶出身阮氏。阮氏也是商户,但族中接连几代没什么有出息的子孙,家族的产业几乎败落殆尽。阮氏出嫁的时候,阮家已是苟延残喘了。之后有了赵家的关照,阮家才再度恢复了过来。只是族中仍然没有能撑得起来的子弟,只能依旧依附赵家经营。

    赵大少奶奶在阮家姐妹中排行老四,出嫁前人称阮四娘子。大少奶奶有三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们都已出嫁,妹妹今年十五岁,正是说亲的年纪,只因为是庶出吃了些亏。

    赵家去阮家接人,只说了大少奶奶身体又不好了,是以阮家还当大少奶奶就要不行了,当天大少奶奶的母亲和妹妹就来到了赵家。

    大少奶奶的母亲出身小地主家庭,娘家姓秦,人称阮秦氏。大少奶奶的妹妹阮五娘虽然不是阮秦氏亲生的,但因为平日颇为机灵,十分讨阮秦氏的欢心。阮秦氏倒是有几分把阮五娘当亲生女儿看待的意思。

    阮秦氏和阮五娘匆匆来到赵家,两人脸色悲戚,都以为大少奶奶要不行了。若不是赵家规矩多,她们只怕在院子里就哭嚎起来了。当两人进了屋里,瞧着半躺在床上的大少奶奶,这才晓得原来又是一场虚惊。

    赵大少奶奶挥手让屋里的丫环都退了下去。

    阮秦氏拍着胸口坐在床头:“吓死了,赵府派过去的人脸色那么难看,我还以为你...”

    阮五娘没有坐,站在旁边四下张望了一会,附身小声问赵大少奶奶:“姐姐,赵府出事了么,怎么你院子里的人全都换了,就连红衣她们都不见了?”

    赵大少奶奶眼神黯淡,深深叹了口气。她沉默了一会儿,挥手让阮五娘靠近,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旁边。

    赵大少奶奶低声道:“娘,女儿做了错事,惹大少爷生气了...”

    阮秦氏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整天病在床上怎么惹大少爷生气了?难不成他们家嫌你吃药浪费钱了?不可能啊,赵家的生意做得好好地,我可没听说赵家要败落了。”

    阮五娘皱眉:“母亲,肯定不是因为钱。姐姐,是不是姐夫误会你了?”

    赵大少奶奶吸了口气,好似鼓起了勇气道:“没有,他没有误会我,是我...”赵大少奶奶把她私自出府的事说了。

    屋内一阵沉默,阮五娘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她觉得这种事似乎不是她一个没出嫁的姑娘该掺和的。阮秦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不想责备自己的女儿也不敢责备赵大少爷。

    见母亲和妹妹都不说话,赵大少奶奶干脆继续说道:“现在想来这件事是我做得鲁莽了,我也不愿大少爷把院子里的人都换了。只不过,我担心的事情却没能解决,所以才叫了母亲和妹妹过来商量。”

    听到赵大少奶奶主动认了错,阮秦氏心里松了口气,至少不用纠结该怎么劝了:“你担心什么?”

    “我当然是担心童儿他们,”说到儿女,赵大少奶奶眼里就噙着泪,“我总是要走的,这个府里也会有新的女主人,可我的孩子们怎么办?若赵贤岚将来要娶的是个贤惠女子便罢了,我还能想着她善待童儿他们,可那个冉玉颜是什么人,不过是北边逃命来的流民,冲着手里有几个钱开了铺子,听说她父母都没了,还带着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这是什么人啊,就这种出身怎么配得上赵府,怎么配做童儿他们的母亲?”

    阮秦氏有些不信大少奶奶的话:“冉玉颜?没听说过呀,莫不是捕风捉影的市井传言,你不要什么都信。这种流民身份的人,最多一个外室,你这么较真没意思。难道大少爷承诺要娶她为正妻了?”

    “虽然赵贤岚没有明着说,但他已经是那个意思了,”赵大少奶奶有些激动,“我让他发誓,他不肯,连发个誓他都不肯,他就是铁了心了。”

    “姐姐,别激动,当心身子,”阮五娘抚着大少奶奶的胸口,帮她顺气,“有什么事都要慢慢说,千万不要伤了自己。你都说为了童儿他们了,只要你在这里一天,那个女人就进不了赵府的大门。要急也是她急,不该是你着急。”

    赵大少奶奶缓了几口气,情绪平静下来苦笑道:“我怎么能不急,自己的身子我最清楚,油尽灯枯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我活不了不久了。”

    阮秦氏赶紧啐了一口:“别胡说,你好着呢。我跟你说过的,有些人病病殃殃看着身体不好,但只要汤药不断地供着,拖拖延延一年又一年,这口气一续就能几十年,有时候比一般人活得还久。娘跟你说正紧,少胡思乱想,过几日你再养得好些,娘带你去灵隐寺找活佛算命。”

    “娘,没用的,这就是命,我早就看开了,”赵大少奶奶按了按眼角,“我自己倒罢了,反正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怕死。我唯一的牵挂就是三个孩子,我放心不下他们。”

    阮五娘犹豫了一下道:“姐姐,你到底想做什么,不如直接告诉我们?”

    赵大少奶奶:“我想...我想让五妹妹进赵府,代替我照顾童儿他们。”

    “这如何使得?!”阮五娘慌乱起来,“姐姐,这念头不可有。我是童儿他们的小姨,照顾他们是应该 你现在所看的《乐芳菲》 第146章哭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乐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