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金鳞岂是池中物

Monkey 作品

    
  “嗯?”侯龙涛一下儿都没明白过来,直在那儿发懵,“你什么?”

    “装什么傻啊?”张玉蛆大椅子上一坐,点上烟,“你他妈杀人越货、绑架人质、强奸妇女、行贿、买官儿、强买强卖、到处指示或亲自带人打架斗殴,你整一个黑社会老大啊。《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

    “我没…”

    “你否认啊?”

    “不否认。”侯龙涛知道自己是无法狡辩的。

    “算你识相,你跟我妹妹好,我和我爸能不查你吗?你以前干的那点儿好事儿,我门儿清。最严重的那次,你他妈串通李宝丁和王刚,给我们警方演戏是不是?”

    “是。”

    “你丫是不是傻bi啊?你和李宝丁认识那么多年了,你就以为没人会知道?你他妈既然要宰人,还放走了一帮学生,你他妈脑子里都是大便啊?斩草要除根不懂啊?咱们是看什么长大的?《英雄本色》,《英雄好汉江湖情》。他们是看什么长大的?《古惑追。你跟他们玩儿仗义,你玩儿的起吗?卖就把你卖了。”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侯龙涛的脑门儿上都见了汗了。

    “废话,这种刑事大案,我们市局都要进行复耗,也就是这案子落到我手里了,我他妈给你压下来,要不然你子早被崩了。”

    “为什么?我一直以为你挺讨厌我的。”

    “坐吧,”张玉强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儿,指了指墙边儿的沙发,还扔过去根儿烟,“我是讨厌你,没有当哥哥的不讨厌妹妹的男朋友的,可是玉倩她喜欢你,我也不能看着你死。”

    “谢谢。”侯龙涛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甭他妈谢我,我现在更讨厌你了,你一天没正式成为我妹夫,我就讨厌你一天。还有,你子也太嚣张了,刚才我给你列的那些罪名你也认了,你他妈就没干过好事儿是吧?”

    “那些不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嘛。”

    “还不是大事儿?这是北京城,就没有事儿。你现在在黑道儿上的名声还挺响的,你就不怕被打了黑啊?”

    “这不是有大舅子罩着我嘛。”侯龙涛看到张玉强的烟抽完了,赶紧从兜儿里掏出自己的,又给他点上了。

    “你还别跟我贫,我能不能罩的住你,也得看你自己,知道的江山怎么来的吗?人民给的,民愤大了,天皇老子也不灵。”

    “是是是,强哥教训的是。”

    “瞧你丫那个操行,你这点上做的还算凑合,倒没弄得四邻不安,不过你他妈捞那么多钱打算带进棺材里啊?你就不会做点儿社会公益事业,为自己挣点儿好名声?有了社会影响力,真要查你都得先琢磨琢磨,懂不懂啊?”

    “我怕枪打出头儿鸟啊,我是想摆个低调,所以我给希望工程、春蕾工程捐款都是匿名的。”

    “什么叫低调啊?把你那辆好车藏起来不开就叫低调?冲牛bi要低调,做好事儿就要高调。怕人眼是没错儿,可你上次上海那件事儿干的那么漂亮,你已经挂了号了,至少十几年内,你不去招,就没人敢碰你,你还不借此机会为以后打下坚实的基础,你傻啊?”

    “你妈了bi的,你丫张口儿闭口儿就骂我,我都不信你自己能出这套话,指不定是谁教你的呢。”侯龙涛心里暗骂,嘴上还是得恭恭敬敬的,“你也知道上海的事儿?”

    “哼,”张玉强没有回答,“告诉你,回去之后写份儿入党申请,赶紧交了。”

    这时房门推开了,玉倩的父亲走了进来,侯龙涛赶忙了起来,“叔叔。”

    “都完了吗?”

    “完了。”张玉强回答道。

    “你赶紧下去吧,那丫头快炸猫了。”

    “好。”侯龙涛巴不得赶紧撤呢。

    “爸,我听那天玉倩去跟你闹来着?”

    “没事儿,第二天早上你妈就没事儿了,她不闹,丫头也就闹不起来了。”

    侯龙涛来到楼下,正在来回踱步的玉倩立刻跑过来拉祝蝴的胳膊,“你没事儿吧?他们没把你吃了吧?”

    “他能有什么事儿,你该为你爸爸和哥哥担心才对。”冯云在一旁阴阳怪气儿的了一句。

    “云,”冯洁捅了妹妹一下儿,起来把一个刚削好的苹果递给男人,“那两个家伙就是喜欢闹,你和玉倩好,他们什么也要吓唬你一下儿的。”

    “理解,理解。”侯龙涛接过了苹果,他发觉玉倩的母亲看自己的时候,表情是很平和的,可双眸中却总是有一种不出的神采,是感激,是哀怨,是企盼,是责怪,是害羞,是激情,是厌恶,是痴迷,这么多种感情夹杂在一起,任他深谙女饶心理,也一样无法解读……

    三个年轻人离去之后,冯洁来到了浴室,将门锁上,在镜子前,稍稍把丝巾拉开一点儿,露出了脖子上三片淡色的印记,那是被人大力吸吮所留下的吻痕,可能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所以颜色也消去了不少。

    女人轻轻摸了摸那些唇印,“冤家,你们这是要我的命啊。”她的眼神有点儿朦胧,思绪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刚刚睡着,忽然被一阵开门声惊醒了,紧接着从厅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桌椅相撞声。

    头又晕又疼,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眼睛睁看,屋里却是漆黑一片,除了物品大致的轮廓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有人走进来了,那人好像是在脱衣服,怎么会是短头发呢,身材又这么高大,难道不是玉倩吗!?嗯?我怎么不出话来!?怎么不能出声儿啊!?只能从嗓子眼儿哼哼!嗯?我怎么一动都不能动啊!?可身上明明是有感觉的啊!

    哎哟!盖在身上的被单儿被掀起来了,他压上来了!是个男人!天啊#蝴没穿衣服#蝴在吻我,在抚摸我的大腿!什么叫不等他?他是来赴约的吗?

    啊#蝴是玉倩的男朋友,那个叫侯龙涛的,那个长相斯斯的伙子!

    我为什么动不了呢?是玉倩给我吃了药!?那种我从玉强那儿没收的药#豪丫头,你想把妈妈送人吗?不可能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他叫我“玉倩”?他以为是玉倩?好大的酒味,噢,他喝多了,我又和玉倩长的像,他分辨不出来!

    不好#蝴开始摸那里了!这怎么行!?不可以啊!哎呀#蝴很轻柔啊,怎么可以,我怎么会有感觉的,我不想的啊,我的ai液流出来了!

    他的舌头在我的耳朵里!不好,不好,yin蒂最敏感了!不要按在上面揉!啊!不要抠我!太久没了,我会受不聊!不可以啊,抠得这么深,摸到子宫了,我要泄了,不能再来了!太狠了!不要亲的这么用力!不要亲了!会在脖子上留下印记的!求求你了,不要在我的上又揉又吸的!真的受不了!泄了!泄了啊!!!太舒服了!

    终于抽出去了。什么啊!?他在把什么往我嘴里塞啊!?是我的手指,粘着我的……的手指!呸,咸咸的。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这么空虚啊!?我怎么会想要呢!?我想要!天啊!我想跟女儿的男朋友!

    不行!这不是我!可我真的好想要!我的身体在扭?怎么能稍稍的动一点儿了?放了这么多年,那药的效果不好了?流氓#蝴在往哪儿亲啊!?别,别,那里不可以亲的!怎么会有人要亲那里!?不好闻的!我在胡想些什么啊!?总之不可以亲那里!

    完了,完了!根本没办法制止他#蝴把我的屁股举起来了#蝴吻的好用力啊!要被吸出来了#蝴把舌头挤到穴里了!好爽!怎么会舒服呢?太淫荡了!不要!别离开,继续舔我啊!好舒服的!不,不,还是停下好,但愿他这样就满足了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他怎么又来吻我了!?哎哟!插进来了!妈啊!天啊!神啊!太大了!太粗了!太长了!都碰到我的心尖儿了!怎么会这么巨大呢!?比玉倩的爸爸大了一倍都不止!我在想什么!?我好贱啊!把我塞满了!

    他吻的好疯狂,从来没人这么疯狂的吻我,这种感觉好棒,就像他要把我完全占有一样!呜呜呜,我是个荡妇!

    好有力,他好有力!yin道都被干麻了!好持久,好棒,要被插穿了!,,一次接一次的,怎么好像一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多次的呢?实在是没力气,实在是没法儿抗拒。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掉到我脸上了?是汗水,是他流出来的汗水。一个男人为了取悦心爱的女人,会这样的不惜体力,会这样的拼尽全力,我以前为什么不知道?

    把我翻过来了,要干什么!?要从后面来吗!?太过分了!绝对不可以!屁眼儿!?他怎么连屁眼儿都舔啊!?他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啊!只要是我身上的,他都喜欢。

    又进来了,他又进来了!还是那么大,还是那么热!哇!干得好快啊!又要不行了!泄的太多了,再泄会死的#豪也无所谓了,死凉痛快了,就让他死我好了。

    好烫!要把我烧化了#蝴把jing液射在我身子里了!yin道都要被注满了,如果还年轻,我一定会为他生孩子的。他的身子好重,可为什么被他这样压着会有安全感呢?他很累了?好温柔,他还在吻我的脸。

    这件事儿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杀了他吗?不行,我舍不得,不,不,不对,不是我舍不得,是我的女儿会伤心的。怎么办呢?他会跟玉倩的,不,他不会跟玉倩的,他爱玉倩,可他不知道是我,会漏的,怎么办?可他如果知道是我呢?以后他会不会还要和我……那绝对不可以,这次是误会,还算得过去,不能再有下次。

    他睡着了r一他在我完全恢复之前就醒过来怎么办?怎么办?不知道,我不知道,头好晕,太累了,我要昏过去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能起床了,穿好军装,年轻的伙子还在熟睡,他的样子怎么比照片儿上的还要顺眼的多呢?把他弄走吗?太沉了,再万一吵醒了他,那就不是简单的尴尬了。

    要不要亲他一下儿呢?不行,就再亲一下儿,决不行,亲一下儿吧,就再亲一下儿,这辈子就只再亲他这一下儿。怎么回事儿?我都做了些什么啊?为什么要再亲他这一下儿啊?

    云是不是快回来了?玉倩也快回来了吧?对了,玉倩昨晚去找她爸爸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太难了,到底该怎么收场呢?这样,这样,去找玉倩,叫她一起吃饭,然后让她去上班儿,只能做这些了。一切都听天由命吧,如果上天注定昨晚的事儿要被人知道,大不了跟他一起死了就是了……

    冯洁简单的洗了洗,开始往脸上涂面膜,一直抹到把脖子都糊住了,她这几天都是这样睡觉的……

    “我妈好像对你的印象很不错嘛。”玉倩觉得今天的“见面会”还挺成功的。

    “嘿嘿,我招人喜欢呗。”侯龙涛边开车边点上烟。

    “哼。”后座儿上的冯云不屑的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儿。

    “你有什么话就,别老这么阴阳怪气儿的,弄的人都不敢话了。”侯龙涛从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

    “你们不用理我,该什么什么,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你那么大一人,不存在就不存在啊?你不长眼、不长耳朵啊?”

    “你怎么话呢?想动手啊?”

    “行了,行了,”玉倩打断了两人,“你们俩老这样,一你们,你们就好两天,一不,就又变得要吃人一样,讨厌。”

    “好好好,不吵了,不吵了。”每次都得是侯龙涛先让步,“想知道今天你哥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美丽错误(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