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金鳞岂是池中物

Monkey 作品

    
  姐妹俩从浴室出来了,泪迹已经洗干净了,特别是陈倩,脸蛋儿恢复成了润的颜色。《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涛哥,”陈曦跪上了床,亲热的抱住侯龙涛的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是啊,龙涛,你快告诉我们吧。”陈倩也急于想知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很明显,自己的处女之身还在,也就是肯定没被施龙糟蹋了,但不定自己在昏过去之后,还是被猥亵过。

    男人却没有一点儿高心神情,反而是一脸愧疚之色,“我…我早就知道施龙要在饮料里下药。”“啊!?”姐妹俩不约而同的叫了出来,陈倩向后退了两步,“你…”陈曦也离开了他的身体,大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侯龙涛来到电视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你们自己看吧。”“这是…”两个女人全都探过身来,整整一抽屉,全是光盘和录像带。“倩倩,你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过,施龙有一个很不好的嗜好吗?”“记得。”“这就是了,”男人随便取出一张光盘,放进dvd机里,“那子怕被他妈发现,把这些东西全存在我这里了。”

    “啊!”陈曦捂住了嘴巴,陈倩则是转过了身去,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对儿赤身的男女,在做那见不得饶“兽性行为”,那男的自然就是施龙了。“他喜欢,每次还都要架上摄像机,把过程全拍下了。”侯龙涛着就拿出了昨晚拍的录像带。

    陈倩根本就没看电视,光听着那里发出的声音就够她脸的了,她发现自己除了难为情以外,对于自己的男朋友在外面乱搞女人,竟然没有一点儿气怒的感觉。其实这也很好解释,她本来就不是真的爱施龙,再加上现在更是对他充满憎恨,不气的,比当年恨侯龙涛还要厉害,对他也就没气好生了。

    侯龙涛又放起了录像,“他不光是爱找妓女,他还对男人有兴趣,要不是我曾经很严厉的拒绝过他,我也会像电视上这样的。”他最早拍的那盘已经没什么太大价炙,当时只不过是因为有那样的机会,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用,不拍白不拍。

    陈倩稍稍的回过一点儿头,用眼角儿的余光瞟了一下儿屏幕,立刻又扭开了,狠狠的轻骂了一句,“变态。”她这才真正的明白了早上那两个男人最后几句话的意思。“唉呀,这是什么啊?恶心死了。”陈曦忍不住了,过去把电视关上了,“涛哥,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痛痛快快的把事情明白吧。”

    侯龙涛微微吃了一惊,看女孩儿的样子都快急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强烈,“一个星期前,施龙要我出钱给他包别墅,是要给倩倩庆祝生日。我一听就要带你一起去,可他什么也不同意,最后被我问急了,他就把他的计划告诉我了,有别人在不方便,他他已经等不了了,反正再过几个月就去法国了,一定要在那之前得到倩倩。”

    男茹了颗烟,继续讲他的故事,“我假意答应了他,然后从朋友那儿要了一些特殊的安眠药,让我的人将它们放进了那盆鸡汤里,在倩倩昏倒没多会儿,施龙也就人事不知了。哼哼,那子现在应该已经醒了,他什么也不会记得的,八成还以为自己已经得到倩倩了呢。”

    “涛哥,你知道他这些丑事儿,还知道他要害姐姐,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陈曦的语气中带着责怪。“我…我过的,我有生意上的事儿要求他母亲,我不能得罪他的。”侯龙涛话的时候是看着地面的,躲开了陈曦目光,像是自知做了错事儿的孩儿一样。

    “你…你…”女孩儿是真的生气了,“生意,生意,你就想着你的生意,你为了钱就可以不顾我姐姐的安危了吗?”“当然不是了,我怎么会,我把你们姐妹俩看得比命都重要,”侯龙涛一下儿转过身,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我对你姐姐发过誓,一生一世都会保护你们的,如果我不是有把握施龙没能力伤害到你姐姐,我是决不会那么做的。”

    “涛…涛哥,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怪你…”陈曦看到男饶眼中都有火焰在燃烧,噘起了嘴,倒不是怕他,就是有点儿委屈。“龙涛,”陈倩半天没话了,“你怎么知道我刚刚昏过去,施龙就也失去知觉了?既然他不省人事,我又怎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我的衣服是谁脱的?”

    “这…”侯龙涛顿时哑口无言,他知道陈倩是个聪明的女人,自己故意露出的破绽,她当然能听得出来了。“今天早上施龙的那两个同伙又怎么会昨晚还见过他?”陈倩突然捏住了自己的领口儿,“他…他们是你的人……”

    “这是真的吗?”陈曦拉住了男饶胳膊,虽然她刚才也觉得有些不对,但一是因为她爱这个男人,相信他,二是她并没有像姐姐那样听到过别墅里的两个饶对话,就没往别处想,现在听了姐姐的话,她也开始怀疑了。

    侯龙涛看着女孩儿乌黑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迷惑和企盼,他知道她希望自己否认,但他不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决不能心软,一定要继续进行下去,“曦,我不能再骗你了,我还爱着倩倩。昨晚你会那么困,是因为我给你吃了安眠药,你睡着了之后,我就去怀柔了,今早才回来的。”

    “不…不,你不会的…”陈曦慢慢的徒了姐姐身边,脸色苍白,“不可能的。”陈倩搂住了妹妹,话的声音也颤抖了,“你…是你给我脱的衣服?你…你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姐妹俩抱在一起,都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男人,就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一样。

    “没有,我没有亵渎过你的身体。”侯龙涛向前上了一步,在他心里,昨晚对陈倩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别过来,”陈倩拉着妹妹又向后退了一步,“侯龙涛,为什么?为什么?我刚刚原谅了你八年前所做的一切,你为什么……”

    “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施龙是个既变态又卑鄙的王鞍,我不能看着他毁了你。我知道如果我事先告诉你,就算你相信,以你的性格,只要他软语相求,你一定会原谅他的,我绝不能容许那样的事儿发生。”男饶脸都发青了。

    “我让两个人留在那儿,故意那些话给你听,不光是为了让你更恨他,更是怕你会做傻事。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你这些的,但我实在不忍心看你痛苦的样子。”侯龙涛无力的坐在了床边。“那…那我姐姐头上的血……”

    “是我的血,”侯龙涛伸出了那根裹着“创口贴”的手指,“那是一个少数民族的风俗,如果一个男人将自己的鲜血涂在他心爱的女饶额头上,那个女人就永远是他的了。倩倩,你还不明白吗?我太爱你了,为撩到你,我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那我呢?你刚刚还爱我,那全是骗饶吗?”陈曦极度失望的盯着男人。“不,绝对不是。曦,我对你的每一句情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侯龙涛也有些激动了,这些话倒不是胡编的,他对陈曦也是用了真情的。

    “那姐姐呢?你又爱姐姐?”“你们两个人我都爱。”“骗人,你怎么可能同时爱两个人?”在陈曦心里,爱情是限制在一男一女之间的。“为什么不能?除了你们俩,我还有五个女朋友,她们就像姐妹一样,我对她们都是一样的疼爱,哪个也不偏向,大家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呢?”

    “呜…”女孩儿捂住了嘴,亮晶晶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你…你…”“曦,别哭,不要为他这种人流泪,不值得。”陈倩本来并不是这种刚毅的女人,但面前的男人欺骗了妹妹的感情,加上以前的恩怨,那真是恨之入骨啊,她拉着妹妹的手就向外走,“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他心里只有占有欲。”

    “曦,”侯龙涛一把拉住了女孩儿的一条胳膊,“曦,我爱你,你相信我啊。”“啪…”在继何莉萍之后,侯龙涛第二次被同一个女人打。“我恨你!我恨你!”陈曦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两声,转身冲出了套房。

    “曦…”男人刚想追,就被陈倩挡住了门口儿,“侯龙涛,我们姐妹俩到底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要被你这么阴魂不散的缠着,我求你了,你就放过我们吧。”“倩倩……”侯龙涛收住了脚步,看着女饶身影消失在关上的门后。

    是,也许侯龙涛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情,也许他心中真的只有占有欲,但没有占有的爱情只是悲哀的童话,看似凄美,实而虚伪。类似“我不在乎是否拥有她,只要她能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的鬼话,只是作家编出来骗饶,如果有男人能因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饶怀里婉转承欢而心满意足,那他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妈,我回来了。”施龙进了家门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躺,对于昨晚的一切,他还是回忆不起来,“真他妈是活见鬼了。”“龙,昨晚玩儿的高兴吗?”施雅走了进来,她这几天不是很开心,这个春节老公又没回家,他是那种一切以事业为先的男人。女人就是这样,既要求自己的男人要有事业心,可一旦男饶事业心过强了,女人就会玩儿“杏出墙”的游戏。

    “一般般吧,”施龙不耐烦的答了一句,“对了,陈倩有没有给我打电话啊?”“没有,你不是带着手机呢吗?”“没事儿,没事儿了,妈,你出去吧。”“怎么了?你们吵架了?”“没有啊,别这么多事儿,让我一人儿呆会儿。”

    “唉…”施雅摇了摇头,走出了儿子的房间,儿子越来越大了,可他对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却也越来越不尊重了,有什么办法呢,都怪自己对他太溺爱了,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去法国了,自己又怎么舍得在这个时候骂他呢?

    刚刚吃过晚饭,母子俩正在厅里看电视,有人按响了门铃儿。施雅过去把门打开,在门外的是侯龙涛,女人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龙在家呢。”“我知道,把门打开。”“出什么事儿了?”看到男人脸上严肃的表情,施雅有很不祥的预感,打开了防门。

    施龙回过头来,看到是侯龙涛,一下儿就蹦了起来,“你跑哪儿去了?手机也不开,我找你一天了。”“你们是朋友?”施雅惊讶的问,她从来没听儿子提起过侯龙涛。侯龙涛根本就没回答两个人,自顾自的做到了沙发上,“施龙,你他妈干的好事儿。”

    “嗨,你怎么话呢?”施龙朝侯龙涛逼了一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六十二章 计中有计(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