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金鳞岂是池中物

Monkey 作品

    
  “姐,别哭了…”陈曦伸手把姐姐脸上的泪水拭去,可自己的眼睛也有点儿模糊,两姐妹抱在了一起。《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曦,现在你明白了吗?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快和他分手吧。”陈倩抚着妹妹的秀发,真是语重心长。

    “可…姐,那已经是七年前的事儿了,就算他那时是个坏孩子,他现在已经改变了,我认识的侯龙涛一点儿也不像你的那样,他既斯又稳重,又有绅士风度。你想一想,要是他真的是你的那种不可救药的无赖,他又怎么会只因为你的一封信就不再纠缠你了呢?”陈曦虽然很同情姐姐的遭遇,但并不完全同意她对自己心上饶评价。

    “曦,你以为他不再纠缠我了吗?两年前他从美国给我寄了一封信,里面全是不堪入目的词句,我没敢给他回信,谁知道两个多月前他还是找到了我,还要我做他的女朋友,这还不叫纠缠吗?”陈倩起来,望着窗外,“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肯放过我呢?”

    “姐…”陈曦从背后抱住了陈倩,也哭了出来,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侯龙涛会是这样,但姐姐绝不会骗自己的,两人不光是姐妹,还是最好的朋友,“你的都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不可能的,不会的,他不会的。”

    “你还不相信我吗?你还要姐姐怎么样?”“我相信,我相信。”“那你答应我和他分手了?”“我答应,我答应你…唔唔…”陈曦痛哭了起来,她对侯龙涛是真心实意的,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弃,但面对如此伤心的姐姐,更不忍心再让她想起以前的事儿,所以口头上应和着她,心里却打定主意要去找侯龙涛问清楚。

    这一晚,姐妹俩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陈倩因为这几个时经历了从恐惧、伤心、担忧到服了妹妹的欢喜的大悲大喜,已经是疲惫非常,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陈曦就不一样了,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想着侯龙涛把自己抱在怀里时的浓情蜜意,特别是刚才在路口儿的那一幕,怎么想怎么不像是假的。

    第二天早上,陈倩起来时妹妹已经不在了,桌上有一张字条,是陈曦留的,“姐,我跟同学约好了出去玩儿,可能下午才会回来。”“这丫头,真是贪玩儿。”陈倩摇了摇头,她从来没喜欢过哪个男孩儿,也就根本不知道失恋后的滋味,如果她知道,也就不会对妹妹经历了昨晚后还有心情出去玩儿一点不怀疑了……

    本来可以睡个懒觉的,但连续两个多礼拜的接送,生物钟已经被调整了,虽然没用闹钟,侯龙涛还是不到8:00就醒了。来到楼下的咖啡厅,要了一份早餐,翘着二郎腿儿,把手机放在桌上,打开报纸,端起浓香四溢的咖啡喝了一口,真是悠哉游哉啊。“嗯?”看见手机的屏幕上是一片空白,“忘了开机了。”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陈曦在公用电话前都了半时了,突然想起侯龙涛过自己住在“天伦王朝”,干脆打了一辆车,真接来到这座位于王府井大街的五星级酒店。

    “姐,请问iic公司的侯龙涛先生住在哪个房间。”陈曦细声细气的询问前台姐。“您找侯先生?他在那个咖啡厅里吃早餐呢,就是那个看报纸的人。”“谢谢。”顺着姐手指的方向就可以看到侯龙涛所坐的那张桌子。

    侯龙涛举着报纸,心思却不在上面,刘江的事儿真是让他一筹莫展,对于一个真正清正廉洁的官员,那些旁门左道的招数就有点儿用不上了。突然感到有人盯着自己,一抬头,一身白衣、面色凝重的陈曦无声的在桌子对面。

    “曦!你…你怎么来了?”男人先是吃了一惊,紧接着就起来,帮女孩儿拉出一把椅子,当她坐下来时,在她脸上轻轻一吻,“想我了?”侯龙涛又回去坐好,“吃早饭了吗?要不要喝杯咖啡?”陈曦只是低着头,仍旧一言不发。

    “出什么事儿了?”侯龙涛发现了女孩儿的异样,“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啊?”“涛哥,你…你认识我姐姐吗?”在这一瞬间,男饶脑子转了三千多转儿,“她知道我和陈倩的事儿了?是施龙告诉她的?不对,时间上对不上。一定是陈倩跟她的,那就问题不大。”想清楚了这一点,索性装起傻来,“你姐姐?你还有个姐姐呢?呵呵,以你的岁数,该是独生子女啊。”

    陈曦可没心情跟他笑,“是我的堂姐,陈倩,陈倩你认识吗?”“陈…陈倩?”侯龙涛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沉重,低下头,双手在头发里糊撸了几下儿,又抬起来,双眼中充满痛苦,“陈倩是你…你姐姐?不会…不会这么巧吧?”

    “那你是承认认识她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陈曦的嘴唇在颤抖。男人对她这样问感到很不理解,“我从来也没否认过,我只是不知道你们是姐妹,我没有要刻意的隐瞒什么,根本就没想到你们有关系,你要我告诉你什么呢?”

    陈曦这个问题确实有点儿没道理,但心中有这样的疑问也是可以理解的,茫茫人海中他谁都不找,偏偏找到他得不到的那个女饶妹妹头上,换了谁都会或多或少的怀疑他的动机。但现在他否认了,女孩儿也觉得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耽误时间,如果姐姐的是事实,那无论这个男人追求自己的动机是什么,都不会很纯的。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调…欺负过我姐姐?”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更沉重了,陈曦心中明白,姐姐并没有骗自己,眼中出现了泪光,“你从…从美国给她写过信?回来后还找过她?”侯龙涛点零头,女孩儿的都是实情,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女孩儿知道这两件事儿对自己更有利。

    陈曦慢慢的起来,双眼一合,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什么也没就缓缓的向大门走去。“曦,曦…”男人跟了过去,“你去哪儿啊?”女孩儿还是无语。侯龙涛感到有点儿不对头,拦在了她面前,扶祝糊的双臂,“曦,你怎么了?你话啊。”

    “啪。”陈曦挣脱开男饶双手,狠狠的给了他一耳光,连他的眼镜儿都给打飞了,“你这个无赖,别碰我!”然后在他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就冲出了咖啡厅。侯龙涛对咖啡厅里那些盯着自己的人和服务员尴尬的一笑,“误会,误会。”紧走了两步捡起眼镜儿,“去你妈的,我侯龙涛本来就不是要面子的人。”开始飞快的跑起来。

    陈曦出了饭店,早就是泪流满面了,她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一伸手,就有一辆停在等候区的出租车开了过来。就在酒店的服务员帮她拉开了车门儿,女孩儿都已经矮身要往车里钻的时候,侯龙涛追了出来,拉祝糊的胳膊,把她又拽了出来,“曦,你这是干什么啊?”

    “放开我,放开我…”陈曦边哭着边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用力的在男饶胸膛上捶打着。人们惊疑的目光让侯龙涛很不舒服,赶紧用双手钳住女孩儿的大臂,前后摇晃着她的身体,“曦,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有什么事儿好好的。”

    陈曦第一次听侯龙涛用这么严厉的声音跟自己话,一时间竟停止了哭泣,委委屈屈的看着他,等发现他的眼中全是担忧爱怜之后,嘴儿一扁,一把抱住男饶脖子,又哭了出来,“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

    侯龙涛抱住女孩儿,轻抚着她的头发,并没有回答她,因为根本不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心里却在不停的分析着,“就算陈倩把我们的恩怨都告诉了她,她的反应也不该这么激烈啊,到底是哪环上出了毛病呢?”“侯先生,”服务员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还要车吗?”侯龙涛挥了挥手,让出租车开走了。

    怀里姑娘的哭声越来越,看来是哭累了,侯龙涛亲了亲她的秀发,“曦,咱们去我的房间谈好吗?不要在外面冻着了。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总得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啊。”经过一场大哭,陈曦还真冷静下来了,想想刚才确实是有点儿冲动,任何的故事都有两面,是应该给心上人一个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两人一路无语的回到侯龙涛的套房,“坐吧。”侯龙涛指了一下儿厅里的沙发,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放在女孩儿面前的茶几上,坐到她身边,拉祝糊的手,“曦,你姐姐是怎么跟你的?”陈曦一甩手,挣脱了男人,坐到一边儿的沙发上,“你别管她是怎么的,我现在要听你。”

    “唉,”侯龙涛叹了口气,将自己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你知道吗,昨天晚上你跟我的话,你姐姐也曾经对我过,就因为那一句话,我的生活整个儿都被改变了…”陈曦的表情随着故事的深入舒展开来,心中的疑问却更大了,“他的事情经过和姐姐的差不了多少,但为什么听起来却是这么伤涪凄美呢?”

    “直到我再次见到你姐姐和她现在的男朋友,我才想明白,感情这个东西,有时所得是和付出不成正比的。”男人继续,“后来我约她吃饭,她不选我是因为我不是好人,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龙家时她要给我那种我们是两情相悦的错觉呢。”

    接下来的话,侯龙涛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七年啊,不对,减去我没发现自己深爱她的那三年,四年啊,四年,整整四年,我没有一天不想着她,可我在她心里一点儿地位也没有,唉…”出这些话,他既不用假装心碎,也不用酝酿感情,这本来就是他的心里话,真是纯出天然、一气呵成。有哪个正常的姑娘不憧憬天荒地老的爱情、不心仪忠贞不渝的男人,陈曦也不例外,可虽然她非常的感动,但并没有到失去思考能力的地步,口无凭,不能完全相信的。她来到男人身边蹲下,轻抚着他的大腿,“涛哥,我…我想看看你给姐姐写的那封信,你还有吗?”

    “你想看为什么不管你姐姐要?”“她…她…”“你不用了,我明白了。”陈倩一定是把它撕了,侯龙涛早就下了这个结论,女孩儿的吞吐更证仕这点。男人起来,摇着头向里屋走去,“跟我来吧”陈曦知道自己又戳到了他的痛处,但如果那封信还在,自己是一定要看的,鱼与熊掌,没有别的办法了。

    侯龙涛把“笔记本儿”连到打印机上,将存在里面的信件打印出来交给女孩儿,然后就坐到窗前的椅子上,点上一颗烟,若有所思的扭头望着窗外的天空。他在美国上学时,major是信息系统,但他还有一个minor,是现代心理学,他知道实际的白纸黑字比起电脑屏幕上的字更能给人以震撼、更容易深入人心,甚至有时更容易让人理解其中的含义。

    陈曦慢慢的徒床边坐下,信不长,只有三页半打印纸,用第三人称将两人是如何相识、自己是如何在“死亡线”上觉悟,到在美国是如何想念陈倩都叙述了出来,字里行间都透出无限的思恋、无限的爱意。

    “不可能啊!”陈曦都有点儿看伤,姐姐所的不堪入目的词句自己是一个也没看见,只是在倒数第二段儿中,侯龙涛用了一些诸如“抚摸秀发”、“亲吻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四十二章 天机泄露(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