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金鳞岂是池中物

Monkey 作品

    
  坐在宝丁的办公室里,侯龙涛了一下计划,“她要是能痛痛快快的合作,也就算了,要是不合作,咱们就得这么办了。《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宝丁点点头,“你是大脑,我是肌肉,听你的就是了。”着递给他一张纸,“这是施雅的背景材料,你看看吧。”然后就走了出去。

    施雅,现年四十三岁,北京药检局副局长,主管药品审批,市人大代表,北京医科大学毕业;丈夫是对外经贸部驻巴黎的联络员,常年在外;有一子施龙,现年十九岁,北京联合大学理学院大二的学生。

    “四十三就当上副局长,也算年轻有为了,这种女人八成不会老实合作的。”正想着,宝丁拿着一套警服回来了,“试试吧。”侯龙涛把衣服换上,“我早他妈想找这么一身皮穿穿了,这套就给我吧。”“那哪成啊,警服都是有数的。你想过瘾的时候,我就借你穿两天,给你可不校”

    到了药检局,一打听,施雅上午带队去检查工作,中午就直接回家了,今天不会再来了。“无所谓,上她家堵她去,也省的人多眼杂。”

    施雅住在方庄的芳群园里一栋塔楼的第十一层,在门外就听到一阵很有节奏感的音乐,按了几下防门外的门铃,屋里的音乐停了下来,“谁啊?”女人略带喘息的声音响起,大门打开了。

    面前的女人中等身材,头上戴着一条汗带,一套紧身的健美衣裤,把丰满的身体裹的曲线毕露,脚蹬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到两个警察在门口,女人还算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用挂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你们找谁?”

    “请问是施雅女士吗?我们是分局刑侦处的。”在前面的宝丁掏出警官证,放在防门的纱窗上,让她看清楚。“我就是施雅,你们有什么事吗?”侯龙涛伸手敲了两下铁门,“能进去吗?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噢,请进吧。”女人打开了门,把两人让进厅,“请坐,两位同志要不要喝水?”两人坐在长沙发上,“不用了。”可施雅还是给他们倒了两杯茶。

    按以她一局之长的身份,决不会对两个警察这么气的。施雅担任的是个肥缺,求她办事的大有人在,虽然没什么大贪,但贿赂收的也不少。弄的她现在是谁也不怕,就怕警察,这就叫做贼心虚。

    女人把茶水放在茶几上,坐进一边的单人沙发里,“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宝丁喝了一口茶,“在这方便吗?最好不要让你的家人听到,我看咱们还是回局里吧,你去换一下衣服,我们等你。”施雅一听要去公安局,是一万个不愿意,“不用,不用,我丈夫在法国,儿子去约会了,很晚才会回来,在这就行了。”“那好,施女士,你是不是有一辆牌照为京c59368的本田雅阁轿车?”宝丁从手包中拿出一个卷宗。

    女人一下就明白了,这两个警察不是为了自己在药检局的问题来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一脸傲慢的看着他们,“是又怎么了?跟你们有什么关系?”“那车现在在哪?”“借人了。”“借谁了?”“这是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诉你们吗?”

    “施女士,你不要有抵触情绪,这对你没好处。最近本区内接连发生了几起驾车抢劫案,案犯下手狠毒,造成了两死一伤,有目击证人证实罪犯所用的是一辆挂此牌照的本田雅阁。根据车管所提供的档,那车是你的,本来我们应该直接把你传讯到局里,但考虑到你的身份,应该不是案犯之一,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据实提供线索。”宝丁好歹也当了几年警察,出这些话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这跟我没关系,我的车早被退。”施雅有点怕了,这是刑事案件,还出了人命,她那点权利可就不够用了。“被退?什么时间?地点?为什么不报案?刚才还借人了,现在就变成被退,你不是要隐瞒什么吧?”

    女人被宝丁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有点发蒙,“今年初丢的,就在楼下,我…我觉得也不是新乘,就…就没报案,刚才…刚才是一时没想…没想起来,才借人了。我……”施雅还在编着谎言,可连自己都觉得不能自圆其。

    侯龙涛已经不耐烦了,猛的一拍茶几,杯中的茶水都溅了出来,“别再编故事了,”女人被下了一跳,惶恐的看着他,“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一辆四十万的车丢了都不心疼?你是不是把警方当傻子了?”

    不等女人回答,侯龙涛继续阴沉的:“实话告诉你,三个案犯中的两个已经被捕了,只有一个在逃,车就是他的。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情况,现在是给你一个机会表明清白。我跟你,就这件案子本身来,知情不报、包庇藏匿都不是罪,对你的处罚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施雅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嚣张了,但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是一点不懂法,并没有完全被吓倒,“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我知情不报,我的车就是被退。”

    在她的心里,在逃的那人不一定就是胡兵,就算真是他,而且被抓住了,顶多也就是把他们之间的事出来,自己从没参与过抢劫,虽然名誉受损,但也不会有大事的;另外还有一点侥幸心理,要是那人能逃脱,那就更没必要现在就把自己不可告饶秘密出来。

    “你是要跟我们耍赖到底了?你分明是有所隐瞒。”“你这人怎么这么话啊,什么叫耍赖,你又没有证据,不能胡。”女人恢复了镇定,一点也不示弱。双方都是一阵沉默,施雅感到很不自在,那个叫李宝丁的警察除了长的有点凶恶,没什么特别的,可这个戴眼镜的,虽然长的斯斯,也不难看,但眼神却很锐利,看的自己非常不舒服,“你们要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我没什么能帮你们的。”

    “市局对这案子很重视,限我们一个月内破案,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要是没有重大进展,我们都没好日子过。所以我们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能尽一个公民起码的义务。”宝丁的语气有一点焦急。

    “原来他们是有求于我。”施雅心想着,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让我怎么?不要再在这浪费我的时间了,我要洗澡了。”着就起来要送,看两人没有要走的意思,“怎么,还不想走吗?”

    “你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会让你舒服的。”侯龙涛不急不缓的,“咱们心里都明白,你有事没出来,而你不提供线索,我们很难在一星期内抓到人,既然你逼我们走极端,就别怪我们不择手段了。”

    “你…你什么意思?”女人看着他狡诈的神情,不禁退后了一步。“哼,‘疯狗乱咬人’你听过吧。我们也不费劲的抓那个人了,回去跟那两个在押的一,让他们咬定那人是主犯,你是窝赃的。他们这叫坦白,可以换取减刑,他们一定会照办的。”

    “哪…哪有这么容易,光凭两个在押犯的话,没人会相信的。”施雅虽然在嘴上不让步,可脸上却现出惊慌的神色,慢慢的坐回沙发上。“是,当然不能光凭他们了,你不要忘了,还有你那辆车呢,在你银行存款的后面加一个零,或是搜查你家时发现大笔现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人证、物证、赃物都有了,就算没有你的口供,也可以直接定你的罪了。”

    这个四眼警察老是阴沉沉的,看着他就觉得紧张,开始能听到女人由于慌张而产生的喘气声了。她也是官面上的人,很清楚这些警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又是一阵沉默,施雅在脑中飞快的权衡着利弊,“我可能认识你们要找的人,但我真的没参与他们的事,我的话你们能保密吗?”“好,咱们今天的谈话不会离开这间屋子的。”

    “我丈夫是个事业型的男人,常年在外,有时连过年过节都不回来。今年新年时,他就待在法国没回来,为此我和他在电话里吵了一架,就跑到一家酒吧喝闷酒,认识了一个叫胡兵的男人,和他发生了一夜情。”

    “胡兵?是他吗?”宝丁把一张照片放在茶几上。女人看见上面那个英俊挺拔的男人,俏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就是他。”“不是他的真名,据我们了解,他叫胡学军,但也不一定是真名。你接着吧。”

    “我本以为那一夜过后,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但却被他缠上了。可能他偷看了我皮包中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知道了我的身份和住址,经常到我家来找我,不是要财就是要色,我稍有不从,他就威胁要把我俩的事出去,让我名声扫地。我是个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只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还逼我拍了几卷裸照,我就更不敢不听他的话了……”提起了悲惨的经历,施雅痛哭了起来。

    “看来这是个外强中干的女人,十分软弱。胡学军,算你丫捡着了,我当初要是用这招对付我的云云,肯定不会成功的。”侯龙涛看着这个半老徐娘,还真是风韵犹存。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二十二章 意外发现(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