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白木槿,因为所有人都看到是白木槿的丫头正抱着凤子灵从湖中跑出来。

    白高轩也似乎很害怕地道:“姐姐……你……你竟然要害凤小姐,她不就是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吗?你怎么能下狠手?”

    白木槿冷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白高轩和白云兮这对姐弟的表演,嘴角牵出一抹冷笑,既然他们硬是要撞上来,这一次就别怪她了。

    白木槿先道:“青鸾,人怎么样了?”

    “只是晕了过去!”青鸾淡淡地道,并没有特别的表情。

    白木槿点点头,道:“去请王爷吧……”

    “灵儿……”突然从不远处响起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众人看过去,看到凤子涵疾奔而来,神情紧张无比。

    一跑过来就把凤子灵从青鸾手里抢过来,看着狼狈又虚弱的凤子灵,凤子涵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冰冷和狰狞,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白云兮感激一脸无辜地道:“世子爷,对不起……请你不要怪姐姐,她……她只是一时冲动,凤小姐和她发生了口角,两个人一言不合,姐姐把走马灯弄下来,砸到了凤小姐,还害的她被火烧了,然后姐姐的丫头把凤小姐丢进了湖里!”

    凤子涵的脸越来越冰冷,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着白木槿,咬着牙道:“白木槿……你欺人太甚,真当有了九皇叔护着,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白木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凤世子觉得本宫是那么没脑子的人?用这么拙劣的伎俩害凤小姐,对我有什么好处?”

    白高轩却高声道:“我看到了,就是你干的,你不知道往上面扔了什么东西,灯就突然落了下来!”

    “哦?你看到的?那么……除了你之外,是不是还有你姐姐也看到了?”白木槿笑这问道,极其讽刺。

    凤子涵看着白云兮,见她泪汪汪的样子,便问道:“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是姐姐,她不忿凤小姐嘲讽她,说她不配做宣王妃,所以……所以姐姐一怒之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儿,世子爷,姐姐也不是有心的,您……您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白云兮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让人无法不怜惜。

    陆菲媛恶狠狠地瞪着她,道:“你说谎,根本不是槿儿干的,你们姐弟二人包藏祸心,竟然想栽赃嫁祸,凤世子,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

    白云兮又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道:“菲儿表姐,我知道你一直对我不满,但是我真的没有要害姐姐,她也是我的亲姐姐,我怎么会害她?我都求世子爷不要追究了,姐姐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陆菲媛被她气的心疼,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上前撕开白云兮的虚伪嘴脸。白木槿轻轻捏了她的手一下,然后道:“凤世子,我劝你还是先为令妹请大夫,我看她受了不轻的伤,你确定要在这里耽搁下去?”

    凤子涵凶狠地瞪着她,道:“白木槿,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就抱着凤子灵跑了,白云兮想要追上去,却听到白木槿喊道:“妹妹,你还是先别走,凤世子虽然走了,但是这里有的是人要看你的表演,不该把戏接着演完吗?”

    白云兮顿住脚步,道:“姐姐,您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呵呵……不明白?那这柄刀是怎么回事儿?”白木槿从地上用帕子捡起一把如柳叶一般大小的飞刀,锋利的刀芒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尤为刺目。

    白高轩的脸色明显瑟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道:“姐姐,这柄刀可是在你的手上,为什么要问我们?”

    白木槿笑了笑,道:“你没看到我是用帕子捡起来的吗?这柄刀如此光洁,上面若是留下谁的指印,应该很清晰,我前些日子看了一下仵作的鼻祖宋慈先生留下来的书籍,上面说每个人的指印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用帕子捡起来上面应该不会有我的指印,那么这刀柄上的指印到底是谁的呢?”

    白高轩的脸色瞬间白了,白云兮也跟着惴惴不安起来,他们并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毕竟仵作验尸查案对他们来说是很遥远的事儿,根本不可能有所了解。

    白云兮强作镇定地道:“你以为你随便编个事儿来,大家都会相信你吗?什么指印,我都没听说过!”

    “那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好可惜,不过这件事随时可以验证,相信宣王府一定也会藏有这本书!”白木槿笑着道,因为她看这本书,就是从宣王府得到的。

    凤九卿笑盈盈地拿着一本书,从后面走上来,道:“洗冤录,相信学识渊博的人一定听说过这本书吧?”

    白木槿看着他走向自己,心想原来这么久没出现是回去拿书了啊,心下不知为何竟有一些悸动,这个男人总是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做最恰当的事儿,而且永远都让自己无后顾之忧。

    陆菲媛总算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槿儿,宣王殿下来了,你没事儿了!”

    白木槿微微笑着,心头涌上一股暖潮,好像每一次她有难,他总是会适时出现,永远不会让自己受伤。

    白云兮摇摇头,道:“不可能……”

    白高轩拉着白云兮的手,紧张地几乎颤抖,道:“姐姐……”

    白木槿看着白高轩,道:“轩弟,你在害怕吗?为什么呢,难道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不是我……”白高轩连忙否认,可是口气过于急切,却让人无法信服,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401章指印能证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