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那个大理寺的官员愣了一下,才道:“下官可是奉命来捉拿郡主归案的,您如今是戴罪之身,凭什么要本官给您行礼?”

    白木槿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那人一个大耳刮子,骂道:“好你个没长眼睛的东西,本宫犯了什么罪?皇上可有旨意要夺本宫的郡主之位?你竟然敢以下犯上,蔑视本宫,咱们这就进宫去,让皇上给本宫评评理,你是大理寺的人,难道就可以胡作非为?”

    那人慌了一下,才道:“要本官跟郡主面圣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请郡主先随本官去一趟大理寺吧!”

    白木槿冷哼一声,道:“你姓甚名谁,奉了谁的命令来捉拿本宫,还有……本宫到底犯了什么罪?”

    那人倒也不搪塞,干脆利落地回道:“下官姓梅,草字仁信。奉得大理寺卿尚大人的命令前来,因为太后在相国寺遇到刺客,刺客经过审问已经交代是郡主带她进入相国寺的!”

    白木槿嘴角露出一丝讥诮,道:“原来如此,这倒的确是件严重的事儿,那请问太后可否受伤?”

    梅仁信道:“这倒没有,只是相国寺的舍利塔无故走水,在塔里捉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刺客,那刺客一醒来就扑向了太后,幸而太后福泽深厚,受满天神佛庇佑,才安然无恙!”

    白木槿点点头,问道:“这就奇怪了,本宫可没去过舍利塔,本宫离开相国寺的时候,太后还好好的,哪里来的刺客呢?这和本宫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凭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说的话,你们大理寺就敢将本宫捉去过堂吗?”

    “这……尚大人只说要请郡主去了解一下案情,并没说要捉拿您过堂!”梅仁信气焰一下子低落了下去。

    白木槿说着又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骂道:“那你竟然敢对本宫说什么捉拿归案,还说本宫是戴罪之身,谁给你的狗胆?”

    梅仁信被打的身子都差点儿歪倒在地,捂着脸,心中吃惊不小,看着娇滴滴的少女,怎么手劲儿这么大,感觉牙齿都要松脱了。

    梅仁信捂着脸,道:“你……郡主好无礼,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你怎么能说打就打?你这是蔑视法纪,目无皇上!”

    白木槿冷笑一声,道:“那你不敬郡主又该当何罪?小小大理寺的芝麻官,竟然也敢对本宫大呼小叫,信不信本宫这就禀明皇上,参奏你一个蔑视皇亲,意图谋饭之罪?”

    梅仁信憋红了脸,看了一眼陆兆安,似乎在等待陆兆安能出言相助,可是陆兆安哪里会那么傻呢?白木槿的牙尖嘴利,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现在白木槿是必须要离开的,他就不去触这个霉头了。

    梅仁信见求助无望,才讪讪地道:“下官知错,还请郡主宽宏大量。下官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触怒郡主!”

    白木槿哼了一声,道:“既然是太后的事儿,本宫自然不能不去,但是麻烦梅仁信大人,还是要有点儿人性才好,不要以为后面有人撑腰,就敢目无尊长!”

    梅仁信被骂了个灰头土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半晌才道:“郡主,请吧!太后交代了,无论涉案者是谁,都要公事公办,您就不要为难下官了!”

    白木槿没理他,反而对着陆兆安道:“二舅舅,外婆如今吉凶未卜,您可要仔细着些,若是外婆有个好歹,本宫可不会善罢甘休,您最好记住!”

    陆兆安却笑着道:“郡主放心,如今您自个儿也麻烦重重,还是不要操心咱们陆家的事儿了,多保重吧,大理寺可不是羽林卫的白虎堂……没人会帮着郡主了!”

    白木槿也回以笑容,道:“多谢二舅舅关心,本宫一向吉人天相,再说了……邪不胜正,从来倒霉的人,都不会是本宫!”

    陆兆安目光一黯,终究没说什么,只高声道:“恭送郡主,希望郡主能平安归来!”

    他不信,白木槿还能永远那么好运,大理寺不是宣王的势力范围,陆老爷子又不在,谁会给白木槿面子。更何况……大理寺卿可是和楚郡王府私交甚笃,虽然不是楚郡王控制着,但也差不多了。

    白木槿这一去,恐怕得脱一层皮了,那个尚克静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大理寺向来都是权贵们最怕的地方之一,这就是专门针对贵族甚至是皇族设置的公堂!

    只要涉及皇家,宗亲和公侯的案子,基本上都是大理寺来接办的,所以他们眼里可没什么权贵,有的就是怎么逼权贵低头认罪。

    白木槿看着大理寺公堂灯火通明,尚克静面色严肃地端坐在大公无私的牌匾之下,看到白木槿进来,也只是站起来拱了拱手,道:“下官给郡主见礼了!”

    白木槿没跟他寒暄,只道:“不知尚大人这么晚请本宫来此,有何贵干?”

    “哦……难道梅仁信没有将案情告知安平郡主吗?无妨,下官会为郡主一一言明,来人,带刺客闵氏!”尚克静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押人犯上堂,好跟白木槿当面对质。

    白木槿不慌不忙地站在一边,心中却在盘算着,这刺客大概就是被她弄晕的那个神秘女人,这人到底是谁的人,又为何要攀咬她?或者,其实这从头到尾就是针对自己的一个局?

    白木槿没有办法理清楚,那女人就混身是血的被抬了上来,刺鼻的血腥味让喜鹊跟着皱了鼻子,白木槿却连头也没抬过。

    这个地方她很熟,这样的刑罚她也尝过很多次,至今记忆犹新,浑身浴血,也就是当给自己洗了澡而已。不过可惜,她当年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353章被控刺杀太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