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菲媛指着她刚刚问话的侍女,斩钉截铁地道。

    高丽公主震惊地望着陆菲媛,片刻后才笑眯眯地对侍女道:“把盒子打开,然后将宝物呈现给皇后娘娘吧,上国的贵女果然聪慧!”

    皇后没想到陆菲媛真的为自己寻到了宝贝,那侍女呈上来的是一颗鸡蛋般大的夜明珠,看的皇后也是一喜,这样大的夜明珠可是很少见的。

    皇后看着陆菲媛,连连点头,道:“果然是陆相的孙女,不负乃祖之风,重重有赏!”

    陆菲媛有些不好意思的拜谢了,正准备下去,却听高丽公主问道:“小姐何以判断出谁的盒子里有宝贝?”

    陆菲媛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这很简单,无论我问的这侍女怎样回答,那只要猜和她的答案相反的盒子就对了,如果她说的是真话,则另一位侍女说的就是假话,假话是有,那真的宝贝自然就在这位说真话的侍女捧得盒子里!”

    高丽公主听了连连点头,由衷地道:“姑娘果然蕙质兰心,本宫佩服!”

    原本不服的人听了陆菲媛的解释,也深感此女聪明,忍不住对陆菲媛产生了许多崇拜来,连皇后心中也对陆菲媛另眼相看起来。

    只有陆菲媛受之有愧,真正聪明的人可是她的表妹,那个纹丝不动坐在下面看着她微笑的女子,她将这份荣誉送给了自己。她突然有些明白白木槿的目的,她不是怯场,而是希望自己能够获得这次出彩的机会。

    陆菲媛不是迂腐之人,不会觉得白木槿如此是在施舍她,而是由衷地感激白木槿,因为白木槿是真的对她好,知道她所需要的是什么。虽然是陆家长房嫡女,但这么多年她也十分尴尬,因为毕竟不是亲生的,自家人不在意,可是在外人面前,她总难理直气壮,而大哥陆青云的优秀更是让自己这个不是亲生的妹妹汗颜。

    今日她在百花宴上一举成名,那之后陆家那些族人就再也不会说她不配做长房嫡女了,因为她为天元的皇后解了围,更在高丽公主面前为天元贵女长了脸。

    陆菲媛感激地看了一眼白木槿,但终究没有说个谢字,她知道白木槿不会希望自己谢她,这是姐妹间的情分,她只需记在心里就行了。

    白木槿见陆菲媛这样的表情,也深感欣慰,她开始还担心陆菲媛转不过弯来,那么可就让她好心办坏事了。陆菲媛如此通透,让她觉得自己没有白浪费感情。

    高丽公主出的第一个难题被解开,紧接着道:“既然第一题已经有人解开了,那么就请谁来为我解开第二个谜题,听闻天元贵女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而且喜欢对对子,今日我就出了一个上联,看看能不能有人对出下联!”

    说着高丽公主的侍女就将上联展示了出来:“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此联一出,就连数位自诩博学多才的饱学之士都伸长了脖子,无他,这上联出得实在太妙。

    畅春园坐落在望江边,不远处正有一处望江楼,高丽公主竟然以眼前景出了一幅上联,可见此女聪慧而博学,说她才高八斗也不为过。

    原本还有一些公主郡主轻视这小国而来的公主,此刻却都有些挂不住面子,她们虽然贵为天元第一流的贵女,却比不上这小小高立国来的公主,可真是让人气恼。更气恼的是,这上联她们出不出来,更对不上!

    皇后的脸色再次阴晴不定起来,她也曾自诩通诗书,有才名,可是面对这样一幅堪称绝对的对联,竟然束手无策,而那高丽公主自信满满的样子,让天朝皇后也觉得十分刺目。

    皇后不得已,再度发话了:“我天元贵女,哪个不是饱读诗书,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不输男子,可有人能够写出下联?”

    此时,汀兰郡主不知为何出言道:“皇后娘娘,臣女有一人相荐!”

    皇后看着郡主,以为她真有什么好人推荐,赶紧抬手道:“尽管说来,即便你对不上,所荐之人能对上,也算你一功!”

    汀兰郡主笑了笑,才道:“皇后娘娘,难道没曾听闻,白家二小姐才名远播,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人人都夸她才貌双全,何不请她来对?”

    皇后微微蹙眉,她自然也听闻过这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云想衣”,心中其实不喜,身在高位的她哪里不明白,这是有人有心为之,恐怕就是为了给自己镶金边呢!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她去多想,若这白二小姐真有那个能耐,也就证明了她名副其实,自然当得这才女之名,顺便也能为天元贵女挽回颜面。

    皇后说着便问道:“白家二小姐何在?”

    白云兮早在汀兰郡主点自己的名字时,就已经吓得魂不守舍了,她哪里会对这样的对联,可是若对不出,她的脸就要丢尽了,别人都会骂她名不副实,“云想衣”的名号立时就会扫地,她如何还能凭借这个才名在这宴会上崭露头角?

    可是皇后已经点名了,她该怎么办?额角的冷汗落下来,看着台上威严的皇后娘娘,白云兮的内心如火在灼烧,她多希望有人能救自己呢?

    眼睛不禁看向陆菲媛,她刚刚能够聪明地化解那个谜题,说不得也能对出下联,可是陆菲媛看也不看她一眼,更不会知道自己在向她求救。

    白云兮的眼睛忍不住瞟向了上座的凤子涵,现在大概只有凤世子能够救自己于水火了,可惜的是凤子涵离得她比较远,并没有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

    白云兮被逼无奈,站了出来,可是却颤抖不已,看的汀兰郡主暗笑不已,她也只是胡乱一说,本想着如果白云兮真有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57章争风吃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