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毫不回避地看着凤子涵,只觉得此人很可笑,他像个官老爷一样自说自话地开始断案子,但又只是听信了自己妹妹和白云兮的话,就觉得自己公正严明了。

    白木槿当然没有嘲笑凤子涵,不是不敢,而是不屑,她只微微欠了欠身,表示自己对这个世子的头衔基本的尊重,然后才开口道:“我自然是有话说的,而且还不少,不知凤世子是不是有耐心听?”

    凤子涵没料到到了这个时候,白木槿还能如此镇定,难道她不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万分,然后哭求众人的原谅吗?为什么她看起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有些理直气壮呢?

    白木槿没有让凤子涵失望,她果然理直气壮地道:“第一,我的确打了白云兮,而且是两个耳光,是因为她污蔑我倾慕凤世子,所以对她不满。放任其他贵女辱骂她勾引你。我想不用我说,世子也该知道,女子的清白何等重要,您该清楚,我无缘无故要被自己的妹妹污蔑,作为长姐,教训她难道不应该?”

    她故意顿了一下,也是打算给凤子涵一点点消化的时间,接着道:“第二,凤小姐因为我教育舍妹而来管我的家务事,我也不与她追究,可凤小姐一无品级,二无诰封,竟然为了我的家务事要掌我的嘴,我只是没有乖乖站在那里让她打。她说两个侍女被我所伤,据我所查,贵府的两个侍女应该是有武功的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如何伤人?即便我能伤人,那请问伤口在何处?”

    一连串的质问,让凤子涵有些应接不上,他自然知道素喜和永福都是有功夫的人,而且还不弱,否则他也不放心她们在灵儿身边照顾,而且他刚刚也观察过来,素喜和永福的手并没有任何伤痕。

    可是白木槿的话并没有结束,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却露出了自己手腕,上面赫然是被人捏伤的青块,在她白嫩的皮肤上,显得那么刺眼。

    白木槿接着道:“这是贵府的侍女刚刚要扭打我的时候,伤到的,我想不用我说,令妹纵奴行凶,伤人在先,诬告在后,使得我无故受辱,这样的冤屈,待会儿见了皇后娘娘,臣女怕是不得不说道说道的!”

    她自然要提当今皇后,因为皇后和楚郡王府可是一直不对盘,包括和太后也是面和心不合的。如今虽然储君之争还没有白热化,但已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楚郡王一直都站在六皇子的身后,皇后的生子却是三皇子,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若是她把把柄送给皇后娘娘,相信她老人家不会错过任何打击政敌的机会,否则她这个后位还能坐到几时,那就不一定了。

    凤子涵当然不清粗白木槿的心思,他嗤笑一下,道:“你以为皇后娘娘会相信你的话?皇后娘娘会为你责罚我妹妹?未免太天真了些!”

    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凤子涵当然知道皇后肯定很乐意打他楚郡王府的脸,教训一下凤子灵,简直就是举手之劳,还能讨好陆老太太,皇后何乐而不为,身在那样的位置,皇后的心眼儿可比任何人都多。

    白木槿可没上当,她别具深意地朝凤子涵笑笑,仿佛洞悉一切,道:“凤世子若是觉得皇后娘娘处事不公,不分黑白,那就等着宴会开始,和我一起参见皇后娘娘吧!”

    “你……不知好歹,纵然我妹妹不该管你的家务事,可是你虐打自己的妹妹,难道还有理了?”凤子涵虽然还是没有暴怒,但是熟悉他的人显然感觉到了。

    曾明熙率先皱了眉头,刚想说话,却被凤九卿用折扇点住了,他诧异地看着宣王,却发现他微微摇头,不动声色地指了指白木槿。

    凤九卿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吃亏的,就算有人想拿身份让她吃亏,也要看她乐不乐意,当然,更要看他乐不乐意。

    所以他一直没说话,只等着看白木槿到底会怎么对待凤子涵兄妹。

    白木槿微微蹙眉,微微低头,让别人以为她总算意识到了错误,凤子涵刚刚想开口训斥两句,然后让白木槿道歉的。

    却听到白木槿不紧不慢地道:“难道凤世子觉得,被人污了清白,还要忍气吞声?难道觉得即便自己妹妹无法无天,也要装作看不见,肆意纵容,对不起!我宁国公府的家教并非如此,自幼家父和祖母就教导,长姐如母,虽然要关爱自己的弟妹,但更要教导她们如何为人处世,绝对不能让弟妹在外肆意妄为,丢了家族的脸面,那才是真正的不孝不贤,所以我不认为自己训斥舍妹,有什么错!”

    说完眼神却在凤子涵和凤子灵的身上转了一圈,脸上含着一股意味不明的笑容,凤子涵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她这些话是在指桑骂槐,说他纵容妹妹任意妄为,不孝不贤呢!

    凤子涵自然生气,但他一向是个性子冷淡又不善言辞的人,只能连声道:“好好好……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女子,若世间女子都如白大小姐一般,本世子宁可终身不娶,也不会要这样无德之人,相信也没有人愿意要一个悍妻!”

    陆青云原本还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53章要你负荆请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