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恐怕京城无人不知汀兰郡主和凤世子是青梅竹马,而且对凤世子志在必得的决心,不过奇怪的是,两家人一直都没有要结亲的意思。若是有,恐怕也容不得其他人在继续惦记着凤子涵了,早就成了汀兰郡主的囊中物,尽管如此,在汀兰郡主的面前,谁也不敢真的表现出对凤子涵的钦慕,因为这位汀兰郡主可不是好惹的。

    传闻之前有几个贵女因为对凤子涵表现过于热情,被汀兰郡主知道了,最后下场似乎都十分凄惨,好像都被污了名声然后远嫁了。

    冯寒烟这样说,自然也是有目的的,自己虽然没什么希望争过汀兰郡主,成为世子妃,但是若讨好了郡主,侧妃的位置还是有希望的,自然不能让竞争对手有好果子吃。

    汀兰郡主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道:“就凭她也配,真是个贱骨头,刚刚那番提醒,她似乎还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呢!”

    “就是说,我看她刚刚明明就是故意摔在世子身上的,瞧那狐媚魇道的样子,我可是听说了,她母亲是陆家的庶女,生母是个舞姬,也是个狐媚子!”冯寒烟对这种各家的隐私八卦倒是了解的十分清楚。

    汀兰郡主听了就更加不屑了,骂道:“果然是个贱ren,若她识趣些,说不得今日我就放过去了,可却是个没脸没皮的,竟敢肖想子涵表哥,待会儿我就让她知道知道本郡主的厉害!”

    冯寒烟听了,微微低下头,眼里闪过一道得意的光芒,白云兮那个小贱ren,竟然还敢公然与世子爷眉来眼去,不让她吃个大苦头,别说是她,就算在场的其他人恐怕也看不过去。

    汀兰郡主在冯寒烟耳边嘀咕了几句,听得冯寒烟直皱眉,良久才有些为难地道:“郡主,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些?”

    “怕什么,你尽管去做,出了事儿,有我担着呢!”汀兰郡主斩钉截铁地道,一副不容人拒绝的姿态。

    冯寒烟只好点头应下了,可是眼里一闪而逝的算计,汀兰郡主却完全没有看到。

    白云兮的行为引起了陆菲媛深深的厌憎,对着白木槿愤愤道:“这个丫头也太轻狂了,一点儿廉耻也不顾,当着这么多人面儿,也不怕人笑话!”

    白木槿还未开口,旁边就有人满含酸气地道:“就是,哪有贵女的样子,狐媚魇道的,不知道的还当是那勾栏瓦肆里的姐儿呢!”

    众人指指点点,说的话自然十分难听,白云兮在一旁听了,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便抹了眼泪,辩解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们为何要针对我,左不过是因为嫉妒罢了,若刚才是世子爷扶了你们,怕也没人会承认自己是狐媚魇道!”

    “以为谁都和你似的?哪个女子走路走的好好的,竟然会崴脚,谁还看不出来,你就是故意的!”

    其他人听了,也跟着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白云兮,弄得陆菲媛和白木槿在中间十分尴尬,毕竟是一家人,白云兮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们脸上也无光。

    陆菲媛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够了,有些人也不要自以为自己多清高,真是没得让人气恼!”

    说着就拉着白木槿要走,要一直在这里呆着,真是脸儿都要丢尽了,白木槿自然也不愿意留在这里浪费时间,她今日要拿出手的才艺,可是需要静心凝神,万不可被人乱了心神。

    选择了另一条路走,陆菲媛看出白木槿心里有事儿,也没有和她多说,只静静地陪着她走,可是偏偏有人不乐意。非得跟上来给她们添堵。

    “姐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表姐,我也是你表妹,那么多人骂我,你们不帮忙,还落井下石,待我回去,一定禀告祖母和外祖母,看看你们怎么做的好姐妹!”白云兮跟上来,刚刚白木槿她们一走,那些女人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一般,她哪里还敢留下来,只能跟着白木槿她们。

    因为白云兮也知道,虽然她这个国公府的次女身份不怎么样,可是陆家摆在那里呢,谁也不敢轻易在陆菲媛和白木槿面前对她怎么样。

    白木槿冷眼看着她,道:“哦……别人缘何要骂你?也不知两位老人家知道你的小心思,是该高兴,还是该觉得丢脸呢?”

    “你……你分明是嫉妒我,因为我长得比你漂亮,比你有才华,比你名声好,你怕了,你怕我将来嫁的夫婿也比你强,你就是见不得我好!”白云兮气呼呼地骂道。

    陆菲媛噗嗤一笑,仿佛白云兮是个白痴一样,然后毫不留情地道:“真真要笑死人了,你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记照镜子了,你觉得自个儿哪里比槿儿漂亮了?说句不好听的,槿儿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你好看着呢!”

    白云兮被陆菲媛那不留情面的讽刺和鄙夷之言弄得满脸通红,指着陆菲媛和白木槿,手不停地颤抖着,突然捂着脸,哭道:“呜呜……我知道我出身不如你们,所以你们就处处看不惯我,可是……可是兮儿也是无辜的啊,我也不知道自己随意写的那些诗词就会引起这样大的反响,姐姐……兮儿错了,求姐姐原谅,我去告诉别人,你才是云想衣,不是我,我以后再也不会抢你的风头了,求你不要再怪我了好不好?”

    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对视一眼,完全弄不明白白云兮这是唱的哪出,刚刚还一副趾高气扬来兴师问罪的样子,突然间就哭成了泪人儿,好像她们欺负了她一般。

    虽然陆菲媛说话有些难听,但这和她是云想衣有什么关系吗?陆菲媛纳闷地看着白云兮,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谁知道白云兮接下来的话,更让人郁闷了,她一边抹泪,一边哽咽着道:“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49章郡主出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