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过后,终于安心地回去歇下了,只是她不知道,自以为无人知晓的计划,早就被人洞悉了。

    槿兰苑里,白木槿仍拿着一本书在翻阅,她看书与别人不同,翻动的速度十分快,仿佛不是在看书,而只是随意地翻动一般。

    可是清楚她习惯的人便知道,她因着比别人专心百倍,所以看书的速度比之也快上许多,在她看书的档口,外面什么事儿她也注意不到。

    所以当鸳鸯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白木槿一点儿也没有察觉。不过这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她知道槿兰苑如今在瑞嬷嬷和两个丫头手里,任谁也不能轻易靠近,所以才如此放纵自己卸下防备,专心看书。

    鸳鸯没有立刻打扰她,而是去拨了一下油灯,又点上了蜡烛,好让房间的光线更明亮一些,谁让小姐总是喜欢晚上读书,她害怕她长此以往,真会熬坏眼睛。

    过了许久,白木槿才放下书,她做事都极有章法,到了时间,就自然而然地停下来,看着鸳鸯,眼里带着些疑问。

    鸳鸯见她总算回过神来,才道:“不出小姐所料,她果然去了凝香苑,而且看出来时候的表情,应该是已经说服了陆氏!”

    白木槿到没有多少意外,这本就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陆氏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虽然有些冒险,但仍在可接受范围内,而白云兮则成名心切,一心想着要胜过自己,自然更不会错失良机。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白云兮如今变得聪明了许多,做事很谨慎,有些事情连她身边的小蓝都不告知,如此想来,前世自己败在她手里,也不能算冤枉。

    鸳鸯看了看白木槿的表情,才问道:“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当然助她们一臂之力,让咱们宁国公府也出一位天上有,地下无的奇女啊!”白木槿的嘴角露出浅笑,眼里精光闪闪。

    鸳鸯稍稍皱眉,不解地问道:“这样做,岂不是便宜了二小姐?万一她真的名扬出去,对咱们可不利啊!”

    白木槿点头微笑,道:“无妨,总归是姐妹一场,怎么能不互相扶持呢?我妹妹才名远播,做姐姐的自然与有荣焉!”

    鸳鸯看着白木槿似乎一点儿也在意的样子,心头虽然有些疑惑,但总还是相信小姐的判断,反正自己只要完全执行小姐的命令就行了。

    白木槿很满意地看着鸳鸯的表现,她所需要的就是这样子的人,无论自己的决定是什么,她可以疑惑,但是绝对要不打折扣地执行,因为不是所有时候,她都愿意将自己的想法解释清楚。

    不过十天时间,京城里便传出了一些辞藻华丽,对仗工整,极有才气和灵气的辞赋,相伴的还有些别人临摹过来的画,落款皆是:云想衣。

    坊间,云想衣的才名便传扬开来,根据字迹和用词,以及画风,基本可以断定云想衣是个女子,但是通过人多方打听,并没有哪家有姓云的女子,所以大家猜测,这定是此女的化名,不是真名。

    大家便纷纷说,此女有此傲世之才,却故意隐瞒真实身份,定然是不愿意要这虚名,如此天纵之才,又淡泊名利,真实令人钦佩。已经有不少自命风流的贵公子开始四处打探此女的身份,好来个先下手为强!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云想衣的身份还未确定,关于她的传说却越来越令人匪夷所思,有人说此女三岁能写诗,五岁能作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五行卦术,周易天相皆精通。几乎是无所不知的全能人。

    又有人说,此女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长得倾国倾城,真可谓:心较比甘多一窍,美若天仙胜三分。还传闻,曾有个男子见过云想衣一面,就落下了相思病,不过三月时间,就因思而不得,撒手人寰。

    然后类似的传闻越来越离谱,把那不知来历的云想衣夸成了天上有地下无的九天玄女,什么神仙妃子下凡,乃天命之女,贵不可言!

    所谓“贵不可言”,这天下又有几个女子能担当这样的名声?除了皇后,以及太后,恐怕没哪个女子敢声称自己的命格“贵不可言”,这种坊间流言也渐渐传到了贵人耳朵里,如果此女不是皇后,不是太后,那就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后和太后,就连皇帝都惊动了。

    一向多疑的皇帝,突然开始疑惑,这是不是有心人故意散播流言,就为了接下来的百花盛宴,好将自己推向皇族?

    于是就连皇帝都派出密谈开始追查,这位“贵不可言”的云想衣究竟是谁!

    而始作俑者却躲在宁国公府窃喜不已,白云兮完全想不到,她自以为妙计,却渐渐变了味道。

    直到陆氏发现的时候,流言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行进了,她才猛然意识到了危险,可是却又说不出危及到底在哪里。

    陆氏只好找白云兮商量,觉得是不是不要这个名声,就让“云想衣”只是个传说,绝不要给她冠以真名。

    可是白云兮怎能同意,这可是她一心期盼的盛名,如何舍得放弃,便只道:“娘,您怎么变得如此胆小,这不正是咱们所希望的吗?只要我们再流传出,我就是云想衣的蛛丝马迹,不久之后,我将成为天元第一才女,名声将胜过当年的祖母,您说祖母和父亲会不会从此对我刮目相看,白木槿是不是就永远被我踩在脚下?”

    这种日夜期盼的愿望即将实现,白云兮已经压抑了太久,自从一年前白木槿突然改变对她们的态度以来,她是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39章白家有奇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