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胡氏母女俩单独关在房间里,就连身边伺候的下人都遣走了,胡氏才放心地问道:“娇娇,你告诉母亲,你到底有没有被那混球占便宜?”

    陆娇娇咬着下唇,极羞耻地摇摇头,然后道:“女儿也不知道,我进去之后,他就把我制住了,然后剥了我的……我的衣服,再后来我就晕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那……床上可有落红?”胡氏似乎也觉得这话题很难堪,但为了知道真相,她不得不在女儿面前提出来。

    陆娇娇慌了一下,然后道:“女儿没仔细看,当时场面太混乱,母亲可检查过?”

    “也许真的如朱常荣所说,他并未动你,那就奇怪了,为何他明明有机会,却没有行事?这里面太古怪了些,虽然我不了解那朱常荣,但是也听过他的事,绝不是正人君子!”胡氏思考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症结。

    陆娇娇也想了一会儿,才道:“女儿迷迷糊糊中,看到那朱常荣坐在窗边,手里一直拿着一枚绿玉,似乎在念叨什么,但听不清楚!娘亲,您说不会真是白木槿捣鬼吧?”

    “依你看,朱常荣要是见了白木槿,真能放过她,还帮着她一起害你?”胡氏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她可不觉得朱常荣要这么大费周章,白木槿又和他没有交情。

    陆娇娇摇摇头,道:“女儿一时气愤,选中朱常荣陷害白木槿,就是觉得此人下作,又没心肝,他一向好色,怎么可能放着白木槿拿娇滴滴的美人不动?而且……白木槿又怎么能让小翠帮着她来害我呢?”

    在她心里,白木槿可没那么多钱财买通一个丫头,她每次来陆家,可都是来“打秋风”的,姑母将白家的家产,包括白木槿娘亲的嫁妆都牢牢握在手里,陆娇娇哪里来的银子?

    她突然有了个想法,然后悄悄告诉胡氏道:“娘,你说会不会是兮儿,这件事若白木槿不知道,那她就是唯一知道计划的人,而且……我想着朱常荣手里的玉,十分眼熟,倒像是……像是兮儿的!”

    胡氏听了,简直难以置信,她摇着头,道:“不……怎么会呢?兮儿为何要害你?这……这不符合常理啊!”

    陆娇娇却不以为然地道:“娘,这世上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情还少吗?而且……姑母可不见得完全和咱们一条心,她心里只想着利用爹爹帮助她稳固在白家的地位,若是我这唯一的女儿出了事儿,那父亲可不得全心全意帮着她女儿了吗?您别忘了,百花宴在即,白云兮如今在家里不得宠,还不得靠着父亲帮她打点?”

    胡氏本就不是多聪明的,经陆娇娇这么一说,便也觉得有了几分道理,她和陆氏也不过是因着夫君的原因才彼此相扶持。可是一想到陆氏那些年,一直仗着自己是国公夫人,对自己这个嫂子都没有多尊重,反而常常干涉夫君的事,这让她也生了许多嫌隙。

    胡氏暗恨,咬牙切齿道:“若真是白云兮和陆氏捣鬼,我定会让她们不得好死,娇娇,你是娘十月怀胎,又吃尽了苦头才生下来的,谁敢欺负你,就是要我的命,我绝不会让你白白受辱!”

    陆娇娇听了,也十分感动,可是如今她已经疯狂了,知道要嫁给朱常荣那个人渣,便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又觉得母亲没用,不能阻止父亲的决定。

    又恨白云兮坏了她的事情,又恨陆氏没帮着她把责任推出去,总之,全部的人都对不起她。

    所以她现在满心都是如何搅乱这一湖水,让大家跟着她一起倒霉,想到白云兮和自己一起密谋害白木槿,可是她却安然无恙,她就更恨了。不把她拉下水,怎么对得起自己受到的屈辱?

    陆娇娇又哭着扑在胡氏怀里,道:“娘,如今娇娇只有你了,父亲根本就不会管我死活,将来嫁给那样的人,我这一辈还能有好吗?您要为我做主,决不能便宜了害我的人,白木槿,和白云兮,她们都不是好人!”

    胡氏自然是帮着自家女儿的,被她这么一哭一闹,心就跟着碎了,连连哄着她道:“你放心,娘定然不会让她们好过的,你且看着,即便你父亲不帮咱们,你哥哥和我也会想法子报仇的!”

    陆娇娇的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阴笑,却依然伏在胡氏怀里嘤嘤哭泣,一遍一遍叫着要胡氏帮她做主。

    且说陆氏打算带白木槿一起回去,却被老太太回了,说白木槿身子不舒服,就在陆家暂歇一夜,让她自个儿回去了。

    陆氏虽然有些疑惑,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就带着白云兮回家了,今日的事情,她需要好好合计合计,一时纷繁复杂,连她都有些摸不清了。

    且说陆氏离开之后,老太太才对着白木槿道:“槿儿,你大舅舅的事情,你看该如何处置?”

    白木槿思考了一下,才道:“那要看大舅舅到底是何态度,那妇人自然不能进陆家,而且……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槿儿却还有疑惑!”

    “什么疑惑?”陆老夫人郑重地问道。

    白木槿看了一眼秦氏,然后道:“大舅舅明知自己被下过药,却还坚信那是他的孩子,难道外婆不觉得蹊跷吗?可见这黎姑娘是个有办法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办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秦氏和陆老夫人相视片刻,都在心里嘀咕起来,她们当时只顾着生气,竟没想到这一层,陆老夫人便接着问道:“那怎么办?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给你大舅舅看看,是不是真的复原了!”

    白木槿却道:“请大夫的事情不着急,我想大舅舅可能自己就已经请大夫看过了,他不会糊涂到这一点都想不明白。若我没猜错,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30章一个耳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