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已经知道了,自然没有多少惊讶,只道:“此事儿媳也听崔嬷嬷说了,来之前也派了芷晴和芷兰去找那丫头了,若是找到了人自然可以分明!”

    她并没有辩解说与自己无关,而是先提出找到关键人物“小翠”,这样从容的态度,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和错漏。

    陆老夫人对儿媳妇儿的表现十分满意,可是有人却不能这么轻轻放过,胡氏只一心担忧着自己的女儿,脑子已经想不到许多,但是陆氏和陆兆安却清醒无比。

    陆兆安不便说什么,可是陆氏却开口道:“大嫂,此事您是什么想法?”

    秦氏看了一眼这个小姑,虽然她不善于勾心斗角,但不代表自己是个傻子,这话里的怀疑太明显,她知道这两个兄妹没安好心,却故作不知地道:“若是真有人陷害娇娇,自然不能放过!”

    陆氏倒是没想到秦氏不仅不为自己辩驳,反而主张严惩幕后黑手,那种坦荡荡的样子,看着十分碍眼,仿佛……仿佛透过这个女人,她又看到了陆婉琴的影子。

    她们这种人面对一切阴谋,一切陷害都表现得自己胸襟坦荡,仿佛是真正的君子,不过是因为身后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在支撑,不像她,自幼就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来争取一切。她要获得母亲的信赖,父亲的喜爱,就要不停地耍心机,玩手段,否则根本别想沾边儿。

    这种不平一直伴随了她一生,因为越羡慕,所以越嫉妒,直到嫉妒变成了憎恨,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必须要将这种天生比自己优越的人整垮,踩在脚底,她才会开心,才会觉得自己胜利了。

    于是爱耍手段的人似乎觉得天经地义,而那些坦荡荡的人却成了虚伪而刺目的炫耀。

    陆氏不甘心被秦氏这样闪避过去,所以接着道:“大嫂,您说这话,就表示此事绝对与你无关咯?”

    秦氏波澜不惊地看了一眼陆氏,道:“这是自然,难道还需要确认吗?娇娇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比自己的女儿也不差,有哪个母亲会去陷害自己的女儿?退一步说,即便我不心疼娇娇,也不会枉顾陆家的名誉,我不是秦氏女,而是陆家媳,早已与陆家融为一体,陆家荣,则我荣,陆家辱,则我辱!”

    秦氏的话掷地有声,虽然语气始终不温不火的,但却有一种说服人心的力量。就连陆青云也对自己母亲刮目相看了,在他的认知里,母亲一直都是温温吞吞的性子,似乎极怕事的,可是这一刻,他看到了母亲身上的力量,那是一种以柔克刚的力量。

    陆氏面色有些讪讪地,但还是维持着平和,略带歉意地道:“大嫂,您别误会,我可没怀疑您,只是……娇娇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大家心里都不好受,若不能找出谁在背后捣鬼,真是要让人寝食难安,您说是不是?”

    秦氏赞同地点点头,道:“这是自然,只是此事的来龙去脉,还是请娇娇详细说说,还得问过那朱家的公子,只有这样才好找出是谁在其中作梗!”

    陆老夫人也觉得有理,可是陆娇娇却慌了,她生怕自己的秘密被拆穿,于是又哭了起来,道:“我不想再提了……呜呜……祖母,娇娇好怕!”

    一直护着陆娇娇的陆大海也不乐意了,呛声道:“大伯母,娇娇已经受惊过度,难道您非得她将如此羞耻的事情公之于众吗?”

    胡氏自然也觉得不妥,要娇娇当众说出那么痛苦的事情,她怎么舍得,于是也不高兴地道:“大嫂,我敬你为长嫂,所以不想责怪您提出这么唐突的要求,可是娇娇是我的女儿,我不希望她受到更大的伤害,都是女子,自然知道名节对自己多重要,她已经伤痕累累,您何必再补上几刀?”

    秦氏也不惊慌,只对着老太太道:“母亲,儿媳无意让娇娇受伤害,只是既然有人敢陷害我们陆家的女儿,若不查清楚,岂不是让人以为我陆家无人了?”

    陆老夫人稳稳地点点头,道:“蓉娘说的有理,也不必多少人在场,将这起子下人请出去,就留自家人在场,便也不会让娇娇难堪了!都是亲人,有什么话是当着亲人面不能说的?”

    这下陆氏和胡氏都没话可说了,老太太的决定向来是不容别人推翻的,她们也有自觉。而且都觉得陆娇娇是遭人陷害,也不怕问出些什么来。

    几人都默不作声,下人一个个鱼贯而出,屋子里只剩下了陆家人,以及陆氏。

    陆娇娇已经冷静下来,反正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一无所知,是被人陷害的,谁还能把她怎么着?至于朱常荣,反正他已经名声极臭,定没人会相信他的话。

    所以陆娇娇便将事情润色了一下,再抽抽噎噎地说出来,过程之中,那种委屈和痛苦自然也表现的十分到位,让自己母亲和兄长心疼不已。

    陆大海更是冲动地大叫道:“这个朱常荣,我定要打死他!”

    陆兆安一个眼神,逼退了陆大海的怒气,让他忿忿不平地低下头,可是心里打定了主意要狠狠教训一顿朱常荣,若是被他抓出谁陷害娇娇,那人不死也得残!

    陆青云却沉思了片刻,问道:“娇娇,兮儿到底何事与你商量,又偏要约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去你房里岂不更好?你又为何要独自前往,为此还支开身边的丫头呢?”

    这可是最大的疑点,两个丫头片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再联想到下午白木槿说的话,他突然意识到此事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陆娇娇被问得一愣,心里暗怪陆青云太过精明,便道:“我当时只当兮儿出了事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25章君子坦荡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