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她十分气恼,但是当着众人面,自己又没有证据,看来还是得饮下这比毒药还难喝的酒了,她就算再不甘心,也不能与凤九卿对着来,她有直觉,凤九卿不是她能轻易招惹的人,最好还是避而远之!

    为了自己的复仇大计,她就忍下这一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总会将今日这笔账讨回来,好好回敬给这位傲视天元的铁帽子王!

    站在三杯酒前,白木槿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与春日暖阳无异。看着她的人,有担忧,有懊恼,有冷漠,有挑衅。

    她全都无视掉,喝下这三杯,她也可以功成身退了,时间差不多,也许醉了的她,更有理由不出现在事发现场,也更有理由避开所有人的怀疑!

    有了这样的想法,即便面前的酒再难喝,她也咬牙吞下,三杯酒几乎没有间歇地倒入喉中,那种热辣呛口的滋味,实在让她苦不堪言。更难受的是,酒入喉咙之后,一路向下所留下来的滚滚热烫,想要烧着了一样。

    忍住了呕出来的冲动,赶紧喝下了陆菲媛端过来的茶水,又赶紧在鸳鸯和喜鹊的伺候下吃了好几颗果子,才算稍稍得到了抚慰。

    她暂时还能保持清醒,但是那股晕眩感提醒着她,得赶紧离开,否则待会儿当众出丑怕就不好了,她有太多秘密,而这些秘密能不能在酒醉之后仍然死死地藏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她不能冒险,一点儿也不能,哪怕明天就会死去,今日她也要牢牢守着自己的秘密,那些痛和恨,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品尝,并且要不断地翻出来品尝,以免时间久了,她就渐渐淡忘,淡忘了那些人曾给予她多么大的伤害!

    白木槿咬咬牙,抚着自己的头,对陆菲媛虚弱地笑了笑,道:“表姐,我不行了,扶我去躺一会儿吧!”

    陆菲媛本就担心她,看她如此柔弱可怜的样子,又平添了几分心疼。对于白家的情况,她无论是自己看到的还是从母亲和祖母那里听来的,都觉得白木槿太不容易。

    前面十三年,她似乎一直都在装聋作哑,把自己扮成成一个毫无主见,痴傻如木偶的傻大姐,任由小姑姑摆布。在宁国公府,她虽然地位尊崇,却连丫鬟都看不起她,时常当面奚落这位没用的大小姐,祖母和父亲更当她是个摆设,除了吃穿用度不少,从不曾关心过这个长女的一切。

    十三岁之后,她却脱去那身伪装,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却逐渐凌厉起来,据她所知,小姑和小表妹,小表弟都在她手上吃了很大的亏,甚至连自己一向都讨厌的陆娇娇也折在了她手里。

    这份心机和忍耐,常人难以想象,所以祖母心疼白木槿,恨不得将她从白家抢过来,自己来抚养,给她最好的照顾和关爱,然而白木槿却是个倔强又坚强的,不肯妥协,她一直站在那里,默默地等待,等待着谁也不知道的东西!

    也许是耳濡目染,她也日渐心疼这个比自己小一岁,却独立又坚强的表妹。相比之下,自己虽然不是父母亲生,但在陆家谁也不敢欺负她,父母亲都对自己宠爱有加,兄长更是护着她像护着宝贝。

    她曾经觉得自己没有陆娇娇得宠的时候,也十分难过的,可是自从知晓了白木槿的处境,便深深觉得自己幸运和幸福,她拥有的已经很多,祖母以前最宠陆娇娇,后来最宠白木槿,她始终是第二,但也从没有受过冷遇和责难。

    生活在陆家,她处处都受到别人的羡慕和嫉妒,有很多人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不像眼前这个少女只能独立面对全家上下不知何时会来的明枪暗箭!

    陆菲媛此时看着眼里水汪汪,脸色泛红的白木槿,心也跟着软化成了一滩水,将她搂在自己怀里,柔声抚慰道:“好,乖槿儿,我带你去休息!”

    白木槿得到了陆菲媛的回答,才安下心来,静静闭上眼睛,好压制住心头翻涌的热浪,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呕出来。

    陆菲媛对着众人告了罪,就匆匆让鸳鸯和喜鹊帮着自己扶白木槿离开了,看着白木槿软绵绵依附在鸳鸯怀中的样子,曾明熙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他还是算计错了,那个暗中使坏的人,分明就是针对白木槿,谁阻拦都没有用!

    曾明月原本也想跟过去,却被曾明熙拦住了,道:“去那么多人,反而吵着她!”

    曾明月有些诧异,自己哥哥可是从来没有关心过除了她和母亲之外的任何一位女子啊,难不成?她眼里闪着欣喜的光芒,看来哥哥与自己一样,喜欢木槿姐姐呢!这个好消息可得赶紧告诉母亲,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白木槿晕晕乎乎地被扶到了僻静的客苑里,因着陆菲媛的屋子离得远,只能究竟寻到一处清幽别致的客苑让她歇息。

    鸳鸯赶紧打了水,帮白木槿擦脸,喜鹊则被吩咐去找瑞嬷嬷熬一碗醒酒汤,免得白木槿醉酒之后生病。

    陆菲媛原本想自己留下来照顾白木槿,但白木槿知道身为主人家,还得在宴客结束后帮忙送客,所以便强留着最后的意识,劝她离开了。

    因着有鸳鸯在身边照看着,喜鹊一会儿也就回来了,陆菲媛才不舍地准备离开。但仍然让鸳鸯有事定要第一时间去通知她,莫要拘束了!又不放心地交代了好多,鸳鸯都一一笑着应下了,她才肯放心走了。

    白木槿见除了鸳鸯之外,再无外人,她才赶忙道:“快……痰盂!”

    鸳鸯知道她要吐,急忙慌地端来,送到她面前,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心疼地看着自己小姐像要了命似的呕吐不止。她才知道,刚刚白木槿所有的无恙都是装出来的,她恐怕难受了很久,却一直隐忍着,只为了不在外人面前失态!

    鸳鸯湿润了眼睛,她不知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18章心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