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三杯美酒,于是就与他挥手道别,成了白木槿的囊中物。全场谁也没有凤之沐难受了,就连白慕辰在看到凤之沐的表情之后也忍不住好笑起来。

    白木槿无辜地看着凤之沐,摊摊手道:“十五皇子,您可错怪我了,我比谁都怕输的,可不像你,喜欢这杯中物!”

    被人当场揭穿,凤之沐也不觉得羞恼,反而眼馋地看着摆在白木槿面前的三杯酒,看了一下众人,突然大义凛然地道:“既然白姐姐不善饮酒,不如就让我来代替吧,都说英雄救美,我凤之沐好歹也是条汉子,哪能看着白姐姐这样的美人受委屈呢!”

    说着就要去端酒,却听到某人似无意一般敲了敲桌面,发出轻轻的响声,他想无视都不行,谁让九皇叔在弹手指呢,他最怕就是这位九皇叔做这个动作了,那就表示他十分不高兴,准备要“大开杀戒”了。

    凤之沐无奈,收回了自己的手,却突然捂着肚子说:“哎呦喂,突然腹痛,菲儿姐,快快……让你家下人扶我去净房!”

    白木槿微微一惊,想扶他一下,凤之沐却像受惊一般赶紧弹开,然后一直嚷嚷着:“哎哟,哎哟,好痛啊,小师弟,赶紧的,扶着你师兄走啊!”

    陆菲媛也被吓到了,赶紧命人扶着凤之沐去净房,白慕辰也被他一并喊走了,谁让自己自从入了师门,就一直被这个顶头师兄训练成了乖宝宝。虽然担心自己姐姐,但白木槿面不改色的样子到底让他放心了些,姐姐若是不愿意喝酒,谁也逼不了她的。

    凤之沐离去之前却回了一下头,偷偷看了一眼凤九卿,发现他已经不再弹手指了,眼里似乎还有几分赞赏,顿时心满意足地捂着肚子,夸张而大声地叫唤着一路离开。

    白木槿才明白原来这小子是在使诈,只觉得这未来的小战神,怎么这幅德行,完全不像她记忆中那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啊!

    不过已经来不及细想这些,摆在面前的酒,她还是得喝的,陆青云似乎很羞愧地看着她,大概是为了自己只记得保护自己妹妹,反而忽略了表妹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曾明熙面色如常,她也没细看,若是细看就会发现,那面色如水的男子眼里,是深藏的担忧和关切。

    凤子涵依旧冷着脸,眼神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她只在心里冷笑一下,便不去看他,真是个小心眼又没风度的男人,也不知到底那些狂蜂浪蝶爱慕他什么,难道就是凭着一张漂亮的脸吗?

    只有凤九卿,依旧含笑,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兴味和戏谑,她知道他打算看好戏,不愧是凤子涵一家的,臭味相投!

    没有丝毫犹豫和推脱,白木槿端起面前的酒杯,那可不是普通的小杯,也不是女儿家喜欢喝的果酒,这一大杯下去,估计胃都要翻腾过来了,更别说三杯了。她本就不善饮酒!

    陆菲媛十分担忧地看着她,但也没有上前阻止,毕竟愿赌服输,如果她去阻止白木槿喝酒,只会让其他人看轻白木槿,觉得她是个输不起的,对于天元贵女来说,不可丢失的是骄傲和气度。

    白木槿也坦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用帕子稍稍盖了一下,几乎是闭着眼睛,屏住呼吸一饮而尽。

    接下来是第二杯,第三杯,每一杯都喝得干脆利落,且丝毫不滴不漏,动作洒脱中带着些优雅,优雅中又有几分豪迈。

    曾明月看了拍手叫好连声称赞白木槿是女中豪杰,陆菲媛连忙拉着她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茶,扶着她喝下了,好冲淡一下嘴里的酒味。

    白木槿喝下茶水,面色无恙,可是胃里翻涌的滚烫热辣感却让她十分难受,然而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愿意露怯。

    鸳鸯轻轻为她抚背,又给她递了几颗酸果子,希望能够让她舒服一些,心中着实责怪这些人乱来,她是知道小姐从不饮酒,不似天元其他女子一般喜欢饮酒作乐,这三大杯酒落下去,怕是难受的不行了。

    然而游戏还要继续,没过一会儿,那个嚷着腹痛的十五皇子又完好无损,活蹦乱跳地回来了,时机也恰好是第二轮要开始的时候。

    奇怪的是,白木槿竟然又神奇地抽到了最后一个,她心里十分疑惑,每次都是最后一个,难道真是自己这么倒霉吗?

    然而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地看着其他人投壶,这一次第一个是陆菲媛,她投的时候,那小厮分明放缓了拉绳子的力道,壶并没有太剧烈地摇摆,她凭着自己的经验,险险地偷了进去。

    曾明月似乎也善于此道,曾明熙不动声色地利用暗劲儿帮助她将竹筷推了进去,大家都知道,却没有人点破。

    其他人也毫无意外,纷纷投进去,轮到凤之沐的时候,这小子这次学乖了,在竹筷未到壶前就暗暗使了个掌风,将壶推开,所以竹筷碰也没碰到壶,心想这下估计再没人比自己差了,白木槿即便再不济,也不能连续两次都挨不着壶吧?

    面上十分羞愧和懊丧,但眼里却闪耀着雀跃,看着那三大杯美酒,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天生就爱酒,大概与自己母亲孕育他的时候喜欢吃酒酿丸子有关系。反正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17章醉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