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菲媛可不这么认为,见凤子涵对自己说的话颇有些嗤之以鼻的感觉,便道:“你们要不信改日来祖父屋子里看啊,哥,你是见过的,你说我的话是不是吹嘘?”

    陆青云有几分尴尬,毕竟他不像自己妹妹那般毫不顾忌地夸赞自己家的人,只好道:“你就不怕把表妹夸成一朵花儿,然后人人都来求她的绣品,岂不要累死她吗?”

    虽然是责怪之言,但是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就是变相承认了白木槿的超凡绣法。陆菲媛自然也不傻,笑眯眯地道:“哥哥教训的是,我槿儿表妹这样优秀,还是好好藏起来,免得被人惦记了去!”

    说着眼角的余光似不经意地瞄向曾明熙,敏感的曾大少顿时僵硬了一下,收回了自己逾越的眼神,暗自懊恼了一下,转而又觉得无需如此,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一开始不过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去观察白木槿,虽然母亲将这女孩儿夸得和朵花一样好,他也承认白木槿生的姿色过人,但对于他来说,妻子的容貌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心性是否能与自己相合。

    几经观察,却渐渐发现眼前这个十四岁的少女,不仅出落的越发动人,而且那身上隐隐的疏离之感,以及灵慧之心,让自己从迷惑到不自觉地受吸引。他想探寻这个少女心里的秘密,却又不敢走的太近,但这样远远地观察之后,自己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心动。

    白木槿嗔怪地瞪了一眼陆菲媛,道:“表姐,越说越不像话了,没个正经!”

    陆菲媛呵呵直笑,没多少诚意地赔罪道:“是啦,我错了可好?不过你要真想堵住我的嘴,还是送我一副绣品吧!”

    白木槿却打量了一下陆菲媛,似有所悟地大声道:“哦……这是自然,表姐都快十五岁了,再过一阵子可就及笄了,表姐是想要鸳鸯比翼,还是并蒂莲开?”

    此话一出,陆菲媛羞恼地上前作势要打她,嘴中还连声斥道:“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话这样没遮拦的!”

    曾明月在一旁一边笑一边拉,道:“两位姐姐,都快别闹,让人看了可得笑话了!”

    白木槿也觉得自己有几分失礼,连忙求饶道:“好姐姐,别打了,我自己打还不成吗?”

    陆菲媛也不是那等不知礼数的,也收了手,娇声啐了一口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乱说话了!”

    白木槿只好赔罪道:“不敢了,再不敢了!”

    少女间的宜嗔宜喜,倒是惹得几个年轻男子侧目而视,有的含笑凝视,有的似笑非笑,有的诧异莫名,有的则微微蹙眉。

    然而无论其他人怎么看,白木槿都不关心,只是有一道视线却让自己有几分不适,她不用去看也知道,那是谁的目光。也不知自己这一世到底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惹上了凤九卿这个祸害,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自己就觉得仿佛所有的伪装都暴露了一般,有一种赤裸裸的羞耻感。

    她极讨厌那人的眼神,明明仿佛是不经意地掠过她,却总让她以为自己成了被猎人锁定了的猎物,有一种无处可躲的窘迫。

    正想找借口离开,却见喜鹊匆匆而来,一见到白木槿的身影就过来了,向着几人行礼之后就站到了白木槿身边,悄悄比了几个只有她们主仆几人才看得懂的手势。白木槿看了之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一撇头又看到了凤九卿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笑容,顿时一僵,转过头去,不去理会他。心里却暗自警告自己,要远离凤九卿,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以免日后自己的计划被此人破坏。

    虽然白木槿也觉得自己多虑,毕竟自己再做什么也威胁不到他宣王,可是偏偏此人就给她一种特别危险的感觉,危险到她忍不住想要避开。

    凤之沐原先和白慕辰在一边玩,却恰好看到桌上有一坛酒,忍不住舔了舔嘴巴,在东方先生那边是不能喝酒的,他却一直有些馋酒。

    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突然提议道:“不如咱们投壶吧,输了罚酒!”

    白慕辰知道他这是肚子里的酒虫又作祟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悄声在他耳边道:“你又要喝酒,回去被先生罚了我不管你!”

    凤之沐才不管这些,挥了挥手,满不在乎地道:“有什么关系,回去之前换身衣服就罢了,先生不会知道的!”

    凤子涵却皱了皱眉,阻止道:“喝什么酒,到时候又闹得沸反盈天的!”

    他是了解自己这个堂弟的,小小年纪就贪杯,偏偏小孩子家酒量也不好,多喝几杯就醉了,然后就开始撒酒疯,闹出许多笑话。在东方先生门下还约束着,一出来竟然又犯了老毛病。

    凤之沐委屈地看了一眼凤子涵,想反驳但又有些忌惮这个冷面堂哥,可是没想到一向并不支持自己的九皇叔竟然开口道:“玩一下也无妨,小十五也不一定会输!”

    他打的什么主意没人知道,但是凤之沐因着他一句话已经喜上眉梢,恨不得大大地称赞一下自己英明的九皇叔,反正待会儿自己故意输,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凤子涵微微诧异,他和凤九卿的年纪差不了多少,虽然是叔侄,但更多时候倒像是朋友,没有什么辈分上的疏离感,反而十分亲近,也许跟他们从小都在太后身边长大有关系。

    凤九卿也十分了解凤之沐的性子,平日里也不会纵着他,怎么今日在相府倒是一反常态,难道不知若小十五喝醉了,要丢脸的吗?

    他看着凤九卿的时候,却发现凤九卿的眼神却越过众人看向了一旁默不作声的白木槿,心里顿时有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他跟凤九卿这么久的交情,从没见过他对任何女子有过一丝一毫的注意。

    相反,凤九卿往往都是想尽办法,将那些投射到他身上的目光给逼退,尽量避免女子对自己产生钦慕,为此还做了很多事情,这才是那些贵女不敢染指九皇叔的真正原因。

    可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115章投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