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接着便是陆氏的声音跟着响起来:“槿儿,槿儿……你在哪里?快出来啊!”

    “你们快些搜查一下这个后花园,角角落落地搜查!”

    白木槿心中料到陆氏肯定是得了什么消息,才会故意带人来堵自己,若是现在被人发现,她不仅要背上杀人的罪名,还得解释清楚跟宣王的关系。

    虽然宣王一再救了自己,但她可不能保证这个人会拿自己的名誉和婚姻开玩笑,前世可是直到她死,宣王都是独身一身,可见他是很不愿意成亲的。若是被人撞见她和宣王在一起,那名声上就毁了,宣王不愿意负责,那她只能自认倒霉,说不定还得被冠上勾引王爷的臭名。

    白木槿哀怨地看了一眼凤九卿,低声道:“这下好了,咱们俩被堵在这里,旁边还有个死人,该怎么解释?”

    凤九卿凤目微眯,似乎很不喜欢白木槿这种态度,道:“怕了吗?”

    白木槿到没有多怕,只是觉得很烦躁而已,平白无故地要多一桩麻烦出来,谁能高兴得起来。

    “你求我,我就帮你解决了!”凤九卿似乎胸有成竹,完全不担心搜查白木槿的人找到这里来。

    白木槿眉头微蹙,看着凤九卿,心中在不断地算计着到底什么法子对自己最有利,她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脱身,只是事后会费上很多力气来开脱清楚。

    若是再欠下一个人情,对她来说到底和之后要付出的代价而言,到底哪个更轻松,她还需要斟酌一下。

    “你可要快些考虑,一会儿人就要到了!”凤九卿笑得和一只狐狸一样,闲闲地捧着胳膊在一旁看白木槿不断变幻的表情。

    白木槿暗自瞪了他一下,然后才不甘不愿地道:“算我再欠你一次!”

    “聪明又识时务的丫头,很好!”凤九卿夸了她一下,然后突然将白木槿卷入怀里,从山洞的另一面闪出去。

    而与此同时,又有另一个人影从另一个方向窜出去,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啊……贼在那里!”负责搜寻的家丁大声一喊,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引过去,然后就纷纷追赶那个一闪而逝的身影跑过去。

    白木槿在凤九卿的斗篷之下,像个小孩一样被他抱住,神奇地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槿兰苑里。

    凤九卿放开她的时候,见到的竟然是白慕辰和喜鹊。

    “姐姐,你没事儿太好了!”白慕辰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一下子就将白木槿搂住,如释重负地说了这句话。

    白木槿疑惑地看看凤九卿,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她才纳闷地问:“辰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喜鹊却赶紧解释道:“你走后不久,就听到有人喊救命,我才发现鸳鸯姐姐晕倒在地,头破血流,不远处还发现了陆小姐也晕了过去。我心知你出事儿了,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就看到大少爷来了,说是让奴婢回槿兰苑来等您!”

    白慕辰接着道:“我原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是宣王身边的阿忠过来找我的,说是王爷吩咐的!”

    白木槿点点头,心中已经理清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大概是一早宣王就发现了这件事,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白木槿摸摸白慕辰的脑袋,然后道:“你先在外面待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再说!”

    喜鹊赶紧跟了上去,不一会儿,白木槿就换了一身外衣,可是却突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荷包竟然不见了。

    “喜鹊,你找找,我的荷包去哪里了?”白木槿稍稍冷静了些许,让喜鹊帮着找。

    喜鹊在白木槿换下来的那堆衣服中仔细翻找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于是道:“小姐,是不是丢在后花园了?”

    白木槿仔细回忆了一下,竟然没什么印象,一定是在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掉了的。她赶紧让喜鹊将与那荷包一样的一只荷包给取出来佩戴好。

    还好今日那只荷包里只放了一些碎银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即便被人捡到了,她也可以完全不承认。

    不过陆氏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她必须早作打算才行。

    换好了衣服,看看自己并无不妥之后,便带着喜鹊出去了,白慕辰还在前院等她。白木槿便招呼道:“辰儿,待会儿无论别人问什么,你只管说我回来换衣服之后,就一直在院子里不曾出去过,知道吗?”

    白慕辰点点头,道:“这个是当然!”

    还未出门,便被陆氏堵在了槿兰苑的门口,她身后还跟着白老夫人身边的孙嬷嬷。可见此事白老夫人已经知道了,大概怕惊动客人,所以才会派孙嬷嬷前来处理。

    白木槿佯装一无所知地问道:“母亲,发生何事了?怎么没在前面听戏呢?”

    陆氏阴阳怪气地笑了一下,才道:“家里遭贼了,刚刚又遍寻不着你,怕你出事儿,所以来看看!”

    白木槿感激地一笑,道:“多谢母亲关心,槿儿这不是好好的吗?遭贼了,可抓到贼人了?”

    陆氏仔细地看着白木槿的神情,似乎想发现她说谎的痕迹,却只见白木槿一脸坦然,并无丝毫惊慌。

    心下微微疑惑,她是真的不知还是故作镇定?

    陆氏又掏出了手里的荷包,道:“这块荷包是不是槿儿你的?我记得你平日里就一直佩戴这枚荷包的!”

    “哦?这荷包和我的真实好像啊,可是槿儿的荷包在这里呢,哦……我记得了,这块荷包应该是鸳鸯又令做的!”白木槿也不否认,反正鸳鸯晕倒在花园里,荷包被人偷走了很正常。

    陆氏眯着眼睛,果然发现白木槿身上还佩戴着令一枚一模一样的荷包,但是她却不肯罢休,只道:“咱们府里死人了,尸体旁边就有这枚荷包,槿儿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什么?死人了?谁死了?”白木槿的脸上白了一下,惊慌地问道。

    孙嬷嬷这才开口道:“是戏班的袁老板,他是双喜班的台柱子,鼎鼎有名的旦角,不知怎的竟然被人杀了,尸体是在后花园的假山洞里发现的!”

    白木槿倒抽一口凉气,抚着心口,似乎惊魂不定地道:“真的吗?好吓人啊,是谁杀的?莫非是那贼人?”

    孙嬷嬷摇摇头,道:“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如今也不敢声张,怕客人受到惊吓,所以老夫人只派了奴婢来协助夫人处理此事!”

    白木槿低下头,叹息了一口气,道:“看来凶手定然是趁着府里办喜事,人多混乱,才混入府里的,我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92章今晚又有好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