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事情尘埃落定,陆氏只是因为管教不严,被处罚跪了一夜祠堂,又闭门思过一个月,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白高轩因为在学堂里丢了颜面,文华学院本要他退学,白世祖百般求情,说是家中的下人不忿主子的责罚,故意陷害,又花了将近一万两银子,才摆平了这件事,没有让白高轩成为被退学的学生,否则他往后想去哪个学堂也是没人愿意收的。

    只是到底这件事损了他名声,在学堂里知道这件事的同学,都不愿意跟他亲近,都得了家里人的招呼,说怕白高轩带坏了他们家的孩子。

    白高轩有苦难言,央着白世祖帮他请了半个月的假,白世祖也有心要避风头,所以便同意了,只让白高轩在自己院子里闭门思过,不许再闹事。

    事后,穆欣萍找到了槿兰苑里,一脸不甘地对白木槿道:“槿儿,真是太气人了,那婆子就是个替罪羊,你怎么能这么就放过陆氏呢,她一次次要害你,难道你就不怕她再使出什么阴招来?”

    明知道是挑拨的话,白木槿也不拆穿,只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忧伤地道:“表姑妈,槿儿有什么办法?能逃过此劫已实属不易,母亲得父亲的欢心,父亲不愿意处罚她,我这做女儿的能怎么说?哎……要怪也只能怪父亲偏心她罢了,谁叫她是父亲的心头肉呢!”

    穆欣萍一听,心里和倒了一坛子醋一样,撇撇嘴,不屑地道:“哼,陆氏也太过分了,仗着自己受宠,竟然屡次三番地害你和辰儿,连我都看不过眼了,表哥怎的如此糊涂!”

    “表姑妈,切不可说了,当心隔墙有耳啊!这也没办法,她和父亲夫妻十年,感情深厚,只要父亲对她还有情,即便今日将她拘禁起来,日后她也有办法出来,归根结底还在父亲的态度上!”白木槿似有深意地道。

    穆欣萍仔细一想,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暗自握了一下手,方怜惜地看了一眼白木槿,道:“可怜见的,你放心,陆氏也别想永远得意下去!”

    白木槿微微笑了,看着穆欣萍,道:“表姑妈,槿儿发现你生的真是好看,连我都看的晃了眼!”

    穆欣萍被她说的脸上一红,嗔怪道:“你这丫头,没的又取笑我,这个时候说这个做什么!”

    “父亲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能得表姑妈这样的美人儿,怎么能不欢喜呢?父亲好福气啊!”白木槿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羡慕和赞赏。

    穆欣萍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忽然又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脸色红的快要燃烧了起来,道:“你这坏丫头,又拿我开心,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他到底还是对陆氏多一点儿感情!”

    “如今是对她多一点儿,难保以后不对你多一点儿,一切还要看表姑妈的本事了,槿儿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表姑妈的能力!”白木槿拍拍穆欣萍的手,帮她理了理鬓角的乱发。

    穆欣萍点点头,此刻才深深地佩服这眼前不过十三岁的少女,她的隐忍和耐性,真是一般人都比不了的,受了这么多次的迫害,都还能耐着性子忍下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穆欣萍知道如今必须要笼络好白木槿,这是自己在白家的一大助力,白木槿不似白老夫人,她再过几年就要出嫁了,将来她若能嫁的高门,自己和她关系交好,那也是会有不少好处的。

    白老夫人么,是她的靠山,可是也是她的阻碍,因为那个姨母只是想要利用自己掌控白家而已,她穆欣萍不过是白老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想通了这个道理,穆欣萍对白木槿的笑容越发柔和了,拉着她的手,道:“好槿儿,你受了这么多委屈,若有朝一日,我能帮得上你,定会为你讨回来的!”

    这句话便是正式结盟的承诺了,白木槿哪有听不懂的,却只是笑,道:“谢谢表姑妈,槿儿只希望你自己能平安幸福就好,陆氏不是省油的灯,你坐在平妻的位置上,便是她首先要对付的箭靶子,要当心才是!”

    现在就想和她结盟,未免太早了些,没有几分真本事,她白木槿怎么会将筹码压在她身上!陆氏她有的是法子对付,穆欣萍不过是用来转移陆氏和白老夫人注意里的而已,至于能发挥什么效用,那也只是附带的好处!

    穆欣萍一听她的提醒,心里也跟着打起了鼓,陆氏这几次对付白木槿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也不可谓不狠毒,若是放在她的身上?她不禁打了个寒噤,有一种后怕从心底升起。

    于是也越发对白木槿敬畏起来,能在这样高明又狠毒的手段之下安然无恙,还能让陆氏接连吃瘪,眼前这个小姑娘,真是太高深莫测了,这真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能做出来的吗?

    穆欣萍带着满心的疑惑和钦佩,看着白木槿的眼神也不似以往那般随意,白木槿依旧淡淡的微笑,似无意地道:“表姑妈,年前你就要大婚了,这些日子可要好好地保重自己啊!”

    穆欣萍心里打了个咯噔,看着白木槿,似乎在询问着她什么,白木槿摇摇头,不再说话。

    穆欣萍却以为她在提醒自己,陆氏会对付她,于是更加感激起了白木槿,却也对陆氏多了几分憎恨,这个心思歹毒的女人,若让她一直好好地坐在正室的位置上,她即便无心去争宠,怕也要被她给害死!

    白木槿又和穆欣萍闲聊了一会儿,可是见她心神不宁的样子,也就只能作罢,心中暗道,穆欣萍虽然有心计,但到底还是嫩了些,若不早些提醒她,怕她因着一时得了白世祖的宠爱,就得意忘形了,到时候轻易被陆氏料理了,那未免太可惜了些!

    穆欣萍离开之后,鸳鸯从外面回来了,一脸莫测的笑容,喜鹊见状,狐疑地道:“鸳鸯姐姐,你怎么笑得这么可怕?”

    鸳鸯白了她一眼,然后低声对白木槿道:“小姐,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妥了!您就请好吧!”

    白木槿点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好了,时间不早了,将辰儿请过来一起用晚饭吧,今日瑞嬷嬷可是特意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呢!”

    喜鹊见她们这样,更加心急了,忙悄悄问着鸳鸯道:“你到底去做什么了?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你这个没遮拦的嘴,怕一不小心就让你说漏了!”鸳鸯笑着道。

    喜鹊嘟着嘴,不服气地道:“我才不会呢,上次还不是我看到小绿鬼鬼祟祟的样子,才发现了夫人的诡计,然后才没让她们得逞吗?”

    “是啦,你功劳最大,你别着急,这事儿晚些我再慢慢告诉你,你且等着看好戏就是!”鸳鸯窃窃地笑了。

    越是这样,喜鹊的心里就越是如被猫挠了一样,痒痒的,可是知道白木槿的规矩,不让问的事情,她也只能忍下来,但揣想一定是鸳鸯去做了什么事儿,肯定是夫人要倒霉了!

    吃罢了晚饭,鸳鸯硬是要劝着白木槿去遛弯儿,喜鹊看鸳鸯那表情,定然是有好戏看的样子,也跟着起哄,瑞嬷嬷见两个丫头这样的作态,便皱皱眉头,道:“你们两个这么沉不住气,可不好!”

    鸳鸯不好意地道:“我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儿,心里有些急迫,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白木槿笑着道:“你这丫头,是被喜鹊带坏了吗?怎的变得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77章小绿死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