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似乎是表演看够了,白木槿才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那袋玉米粉,用手沾了一下,尝了尝,然后又去看了看那袋不知名的粉末,也照样尝了尝。

    白木槿看了看夏大夫,不动声色地问道:“夏大夫可看仔细了,这确实是木薯粉吗?”

    夏大夫见问他的是白家那个懦弱的大小姐,便存了几分轻视,不屑地撇过头去,道:“自然是,老夫行医多年,难道还能连木薯粉都看不出来吗?”

    白木槿笑了笑,道:“您都没有尝过,就凭着看了看,闻了闻,就能断定这是木薯粉,夏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

    夏大夫哪里听不出她的话,便生气地道:“大小姐好生无礼,你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外行人,难道还要质疑我的医术?”

    “你真的确定这是木薯粉?”白木槿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眼神也跟着散发出森冷的寒芒。

    夏大夫被她唬了一跳,看着白木槿的眼神,怎么也没办法把她和以前见到的白家大小姐联系起来,这眼前的少女哪里像是懦弱无能的样子啊?

    可是又看了看陆氏,见她跟自己打眼色,便正了颜色,道:“我确定是,大小姐还是不要故弄玄虚,损了我的名声!”

    白木槿点点头,然后对着孙嬷嬷道:“嬷嬷,您素来精通药理,这木薯粉想来应该能辨别得清楚吧?”

    孙嬷嬷点点头,她刚刚找东西的时候,根本没有在意这里面是什么,看着颜色像,便匆匆带回来了,本想试一试,却又被这夏大夫抢了先,此时才走过去尝了尝那些粉末,然后坚定地道:“这不是木薯粉,不过是与木薯粉极为相似的红薯粉,木薯粉有毒,但红薯粉却是无毒的!”

    “嬷嬷再尝尝这玉米粉!”白木槿提醒道。

    孙嬷嬷又尝了尝玉米粉,然后皱了眉,道:“这玉米粉里也含有红薯粉,并没有木薯粉!”

    陆氏惊慌地过去看了看,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不是木薯粉下在了别的食物里?”

    白木槿笑了笑,然后问夏大夫,道:“夏大夫,您还有何话要说,这真的是木薯粉吗?”

    “哼,你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婆子就否定我的判断,那还要我说什么,你们自家人自然帮着自家人说话!”夏大夫明显不知道孙嬷嬷的本事,所以胡乱攀咬。

    此话一出,孙嬷嬷和白木槿倒是没什么反应,白老夫人先发怒了,呵斥道:“好个老匹夫,亏得以前还如此相信你的医德和医术,你竟然敢帮着人胡乱指责,孙嬷嬷跟着我几十年,她有什么本事我会不知道,你竟然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找人拆了你的招牌,让你再不能行医?”

    夏大夫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两忙求道:“老夫人息怒,小的一时,一时看错了,不是有心的啊!”

    “夏大夫不知行医问药细心谨慎为首要吗?你若这样给人看病,那病人的命怕也要断送在你手里吧?”白木槿冷冷地道。

    夏大夫额头冷汗直冒,得罪了宁国公府,他往后恐怕真的就没有再行医的机会了,忙跪下求饶道:“老夫人,国公爷,请饶恕小的吧,小的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因着素日受夫人的照顾,所以今日她给我使眼色,让我如此说,小的也是受人教唆,没办法啊!”

    陆氏一听,立刻上前打了夏大夫一个耳刮子,怒声道:“你这个混账大夫,自己看错了,竟然还要诬赖本夫人,我何时教唆你的?真是个心怀叵测的小人,来人呐,将他拉去见官,一定要夺了他的行医招牌!”

    夏大夫一听,陆氏竟然翻脸不认帐,忙叫道:“夫人啊,人在做天在看,你可不能这样无情啊……”

    白世祖怕他说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来,忙吩咐人将他嘴堵了,拖了出去,又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氏,道:“你真是不省心的!”

    陆氏往地上一跪,又哭丧起来,道:“妾身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轩儿中了木薯粉的毒,这可是孙嬷嬷诊断出来的,还能有假了?”

    “孙嬷嬷是诊断出来了轩弟中毒,可是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中毒的,而且中毒到底到了什么程度!”白木槿淡淡地道。

    “那夏大夫……”陆氏还要狡辩。

    白木槿勾起嘴角一抹冷笑,道:“那夏大夫连木薯粉和红薯粉都分不清,母亲难道还能相信他的话?不如请另外的大夫来看看,轩弟到底何时中的毒!”

    白老夫人听了,立刻道:“罗管家,去请百草堂洪大夫,一定要快!”

    罗管家立马领命而去,陆氏颓然地倒在地上,她难道就这样输了吗?明明让人都做了手脚,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陆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辰枫苑里早就被白木槿安排了眼线,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她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她所有的行动,都被白木槿第一时间得知,所以怎么也不会让她得逞的。

    一直不在这里的瑞嬷嬷,早就悄然带着人将所有东西都换了,而且将辰枫苑和她的院子角角落落地清理干净了,哪里还会有把柄等着人抓呢?

    陆氏输就输在太不了解白木槿的实力,她重生的半年多来,早就悄然地培植了自己的势力,白家的内宅,早就不是陆氏只手遮天的时候了,能被陆氏收买的人,自然也能被白木槿收买。

    白世祖看着陆氏,眼里全是失望的神色,他心目中陆氏一直都是温柔善良的女子,却不知何时竟然也变得这样精于算计,手段狠毒,连着他也能利用一把。

    今日若不是她和白高轩在自己面前百般挑唆,他也不会一上来就气的说出要将自己大女儿和大儿子赶出家门这样无情的话来。他就是太信任陆氏了,才会失了分寸。

    如今真相大白,一切都是陆氏在背后搞鬼,她想谋算辰儿,却没想到最后害人不成反害己,吃了亏也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一定要让辰儿和槿儿背黑锅,真是好聪明啊!

    他颤抖着手,指着陆氏,重重地摇了摇头,牙齿都快咬碎了,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陆氏见白世祖这样失望之极的神情,如临大敌一样惨白着脸,扑到白世祖的脚下,抱着他的腿哭道:“夫君,你要相信我,我没有……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我尽管有错,那也是错在不该没搞清楚事情就指责两个孩子,可是我怎么会有心要害他们呢!”

    白世祖一脚踢开陆氏,如今他连她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愿再相信,冷漠地道:“你不必再说,我白世祖虽然不是绝顶聪明,但到底也不是傻子,今日之事全是你一手挑起,如今你还想抵赖吗?”

    陆氏从未想过,有一天白世祖竟然也会不顾自己流着泪求饶,她仿佛心碎了一样捧着自己的脸,哭的伤心欲绝。

    “夫君,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您难道不记得,咱们初初在一起时,您对凝香说的话了吗?你说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会爱我,敬我,保护我的!”

    白世祖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也生了几分酸楚来,一个大男人,竟跟着红了眼眶,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得自己的母亲开口道:“世祖当年说这番话,那是以为你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却不是对一个百般算计他的骨肉的女子说的承诺!”

    白世祖这才醒悟过来,他喜欢陆凝香,就是喜欢她的柔弱善良,喜欢她的贤良淑德,当年……说起来,他一直对她心存愧疚,就是因为自己一时糊涂和她发生了苟且之事,她却为了顾全自己的名誉不肯声张,反而默默地承受着婚前失贞又珠胎暗结之苦。

    所以这十年来,他也一直对她宠爱有加,连她接连找理由打发了他的妾室,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她是真心爱慕自己,才容不下别的女人。

    可是现在,陆氏竟然屡次想要陷害他的长子和长女,这样的她,还值得自己掏心掏肺地保护吗?

    白世祖狠了狠心,不再看陆氏哭泣的模样,冷声道:“母亲说的没错,陆氏,你太令我失望了,你再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温柔善良,贤良淑德的好女子,以后……你就呆在凝香苑,别再出来生事了!”

    一句话,判了陆氏的死刑,让她一辈子呆在凝香苑,虽然没有休妻,但和休妻又有什么区别,除了一个正妻的名分,她什么都没有了。

    陆氏看着白世祖,摇着头,泪水如决堤了一般往下掉,痛苦地道:“夫君,您怎么能如此对我?”

    白世祖没有理她,接着道:“以后欣萍进了门,轩儿就由欣萍教养,跟着你这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76章杜嬷嬷舍身救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