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穆欣萍提着食盒,站在后面,脸上还带着些羞怯的红润,一看那模样就知道刚刚在里面定然没发生什么好事,陆氏心里的火更是腾腾地往上冒。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穆欣萍,却也了解白世祖,不敢发作,只柔声道:“夫君,妾身有事来看你,却被这奴才拦在外面,是何道理?”

    白世祖看了一眼罗管家,点点头道:“罗管家做的没错,是我让他不准随便放人进来的,你究竟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要见我,难道不知我公务繁忙吗?”

    陆氏听了这话,觉得又生气又委屈,以往白世祖可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定然是他现在心中有了穆欣萍,才会这样对自己,便阴阳怪气地道:“夫君如此繁忙,怎的表小姐倒是在书房里陪伴?莫不是表小姐能为夫君分担事务,还是红xiu添香,别有一番情趣呢?”

    后面一句话已经是赤果果地在打白世祖的脸了,穆欣萍脸上一红,眼里便蓄起了泪水,一脸被羞辱的表情道:“表嫂这话真是让我羞愧难当,我不过是替姨母来送点心的,刚刚来了一会儿,怎的就是红xiu添香了?您这样说,岂不是说我不知羞耻,我……我……还即便脸皮再厚也不能容人这样污蔑!”

    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用帕子揉着眼睛,那副梨花带雨,又羞又恼的样子,看的白世祖心疼不已,顿时怒红了眼睛瞪着陆氏,呵斥道:“你混说什么?有你这样对表妹说话的吗?人家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不是在败坏表妹的清誉吗?”

    陆氏见白世祖竟然这样大声呵斥自己,那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而且是为了这么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更是怒不可遏起来,也跟着大声嚷道:“夫君,您好没道理,若不是你们二人有苟且,为何闭门在里面,还不让我进去,这种事情有眼睛的恐怕都能看出来,夫君又何必瞒我,我又不是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平常,若夫君喜欢我就去回了老夫人将表小姐收房便是!”

    陆氏真是妒火攻心,一时闹热,竟然连白世祖的性情都忘了。他虽然的确如此想,但这还未明了的事情被陆氏这样赤裸裸地嚷嚷出来,还是当着几个下人的面,让他颜面何存,而且他心里是极重视穆欣萍的感受,见她听了陆氏的话,眼泪掉的更凶了,对陆氏简直恼恨到了极点。

    穆欣萍不待白世祖说话,一脸羞愤地表情道:“表嫂说这话,简直是要逼我去死!我何曾与表哥有苟且,我堂堂正正送点心,碧玺也在里面,难不成老夫人会派碧玺姑娘来看戏不成?说什么收房的话,我又不是宁国公府的奴婢,羞辱人也不可以这样的!”

    说着便嘤嘤哭泣起来,忽而就要跑开,却一不小心绊倒了自己,眼看着就要摔倒,白世祖恰好在前面,一把将她接住,揽入怀里,那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感觉一时间令白世祖心神荡漾了片刻。

    穆欣萍挣扎着推开白世祖,恼恨地几乎要死的样子道:“呜呜……表哥,我真是无颜活下去了,我虽然家道中落,但到底是书香门第出身,怎么能让人如此羞辱,莫不是见我孤苦无依,所以都来欺我不成?”

    穆欣萍哭的那样伤心,仿佛将所有的委屈都要倾泻出来,让白世祖看了心都跟着碎了,恨不得将她搂着好好地安慰一番,可是陆氏却还是不肯罢休。

    带着十足的嘲讽道:“假惺惺地做什么,一个姑娘家日日跑来书房送什么点心,这不是明摆着要来勾引公爷,还敢说自己书香门第出身,既然要做表子,就别立牌坊啊!”

    穆欣萍听了这话,是真的羞愤欲死了,若是说刚刚那番作态还有演戏的成分,这下子是真的让陆氏戳到了痛处,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拉着她的白世祖,道:“士可杀,不可辱!今日你字字诛心,便是要我的命了,罢了罢了……”

    说着就一头要往墙上撞过去,还好碧玺眼疾手快,在最后关头拉了她一把,卸了几分力,却还是没能阻止她撞到了墙,额头顿时破了皮,血流出来。

    白世祖见了如此凶险的一幕,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一下冲过去将穆欣萍抱住,见她额头一直出血,担忧地大叫着:“表妹,表妹……”

    穆欣萍睁开双眼,有些迷蒙,眼里饱含泪水,颤抖着嘴唇,虚弱地道:“表哥……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欣萍只怪与你相遇太晚,你不要怪表嫂,她也是太爱你才会如此,便让我死了也好,免得大家都难受!”

    白世祖听了这话,心疼的直抽抽,眼泪都跟着落了下来,他眼睁睁地看着穆欣萍晕厥在自己怀里,痛心地大叫道:“欣萍……”

    碧玺凑过去,探了一下穆欣萍的鼻息,才松了一口气道:“公爷放心,表小姐只是晕了过去,快些请大夫来吧,否则晚了怕真的救不回来了!”

    白世祖赶紧将穆欣萍抱起来送到了书房内他平日里用来休憩的软榻上,又着罗管家去请大夫,交代清楚了才转而对着陆氏一脸恨意。

    “我当你是个善良温婉的好妻子,却不曾想你这般心狠手辣,不仅要害我的槿儿,竟然还要逼死一个无辜的姑娘,你好狠毒的心啊!”白世祖的怒意简直要吞没眼前依旧不知悔改的陆氏。

    陆凝香看着他,不可置信地摇着头,道:“夫君,您怎么能如此说我?夫妻十年,难道抵不过你与这个女人十多天吗?”

    “闭嘴,不要再跟我提什么夫妻十年,你何曾为我想过?你当着我的面侮辱欣萍,甚至要逼死她,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真是自私自利,心胸狭窄到了极致!”白世祖一心都想着穆欣萍晕倒之前说道那句话,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跟着绞疼了起来。

  &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57章穆欣萍羞愤自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