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穆欣萍一见白木槿,忙换了笑容,柔声道:“燕儿去给我拿东西了!”

    “表姑妈这些日子在府里住的可还习惯?说起来这些日子家里也不太平,母亲又病了,有所疏忽,您可别见怪!”白木槿笑容可掬地安慰道。

    穆欣萍摇摇头,笑容有几分苦涩,道:“哪里的话,我一个孤女来投奔亲戚,怎能要求许多,能得国公府庇护,已是福气!”

    白木槿听了这话,知道穆欣萍定然是受了些委屈,这也是自然的,毕竟陆氏知道穆欣萍是来抢她夫君的,定然不会给她好日子过。

    她拍拍穆欣萍的手,轻声道:“表姑妈说这话就是见外了,您是祖母的侄女,家中遭逢变故,能想起我们来,也是亲戚间的情分。您也是这府里的主子,若是有人敢轻视你,只管拿出主子的架势教训她们便是,槿儿知道这府中总有些捧高踩低的人,哎……说实在的,即便是我这嫡出的大小姐偶尔也有不顺意的时候,您多担待!”

    说着表情也带了几分苦涩,让穆欣萍顿时觉得惺惺相惜起来,一想到如今府里是那陆氏当家,而大小姐也不是陆氏所处,那陆氏是个什么性子她也能看出几分来,便是那日在相国寺里就可见一斑。

    她握了白木槿的手,柔声道:“槿儿,你也怪苦的,要说你可是宁国公的嫡长女,她也那般待你,对我这个外人自然不会好,只可惜姨母年纪大了,不大管事,否则也不让你受着她的气!”

    白木槿笑了笑,心想穆欣萍果然也不是个善茬儿,这会儿就已经绵里藏针地开始挑拨了,不过她就怕她是个软柿子,那肯定不是陆氏的对手,这种表面柔弱又美丽,却又不乏心机手段的人,才是陆氏最合适的对手。

    白木槿故作忧伤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哎,也只能怪我命苦,若是表姑妈能做我母亲,那该多好!”

    穆欣萍温婉一笑,含羞带怯地道:“槿儿说笑了,我哪有那个福气可以做您的母亲啊,我只是个家道中落的孤女而已!”

    白木槿嘟着嘴巴,佯装天真地道:“表姑妈怎么能妄自菲薄呢,您也是书香门第,虽然家中遭逢劫难,但祖母可是一心对你好,要不也不会大老远非要把你接到这里来,可见祖母真心疼爱你!”

    此话说的穆欣萍脸上也带了几分喜色,原本的黯然消失不见,感慨道:“姨母和槿儿都真心待我,只可惜我只是个外人,终究要离开的,哎……”

    “哪里的话,祖母可是说了,从今往后您就要住在这里,您怎么想着走呢?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否则啊祖母还当我不懂事,让你在府里呆不下去呢!”白木槿装着不明白地劝慰道。

    穆欣萍笑笑,略略低下头,仿佛很不好意思地道:“总归我是女儿家,不能一辈子呆在宁国公府的!”

    白木槿才作出恍然大悟地样子道:“哎呀,原是这样啊,哎……说的也是,祖母肯定也会为您打算,好可惜,槿儿真想让表姑妈多陪陪我呢,你瞧着我那妹妹心里恨我,巴不得我死掉,槿儿真是好难过,虽然您是我的长辈,可是年岁相差不多,与我倒是十分投缘!”

    “我也是觉得与槿儿十分投缘,也舍不得你呢,还有姨母!”穆欣萍有些惆怅地道,一时间脸色又染了几分愁色。

    白木槿拉拉她的手,道:“表姑妈,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你跟我去槿兰苑吧,咱们坐下来说会儿话!”

    穆欣萍点头,欣然同去,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十分融洽,在槿兰苑里,两人一会儿谈论诗词,一会儿讨教绣工,倒是志趣相投,相谈甚欢。

    临走时,白木槿特意让鸳鸯取了一匣子胭脂水粉和一匣子珠钗,都是上等的好东西,看的穆欣萍也忍不住心动起来。

    白木槿笑眯眯地道:“表姑妈,原本我们交好,送您这些俗物,怕您说我看不起你。只是槿儿是真心喜欢表姑妈,而无论在府里还是京中,出门没这些物件充门面,那起子以貌取人的,怕是会让您难堪。您就收下来,好不好?”

    白木槿说的十分诚恳,还带着一些些羞赧,似乎怕穆欣萍不愿意接受一般,殷切地看着她。

    穆欣萍虽然心动,但到底不能如此莽撞,便推辞道:“我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不是折煞我么?万万使不得,槿儿还是自己留下吧!”

    “果然表姑妈看不上我的一份心意,哎……真叫槿儿难过,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彼此,我有的,拿去给表姑妈用,有何使不得的!”白木槿故作难过地道,仿佛穆欣萍拒绝了她,就真的伤了她的心一样。

    穆欣萍见状,又看了一眼那匣子里的珠光宝气,心头热起来,只道这宁国公真是个富贵之家,大小姐随便送人的东西都是她在那小地方见也见不到的。只可惜她只是个过客,这里再怎么荣华富贵,也与她无干!

    不待穆欣萍说话,白木槿就将匣子塞到了她的丫头燕儿手里,道:“表姑妈,你就收下吧,别和槿儿见外,说起来这些东西原本母亲应该就给您备下一份,毕竟您是祖母的座上宾,又大老远来投奔我们,怎么能让您受委屈?如今就权当我替母亲补上可好?”

    穆欣萍听她如此说,便也暗自责怪起陆氏太小气,故意看她一身寒酸也不准备妥当,还是白木槿有心,于是心里对白木槿便又生出许多好感来,一脸感动地看着她道:“既如此,我就厚着脸皮收下来,让你费心!”

    白木槿高兴地笑着,握了她的手,以示亲近地道:“这才对嘛,我们这样好,哪里还需要客套,祖母看你打扮的光鲜亮丽,她脸上也有光!”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52章表姑妈的心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