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右手的受伤绣花针时刻都准备着,鸳鸯和喜鹊则死死地护在白木槿的身边,生怕一个不小心,她们的小姐就消失了。

    然而那些人的搜索范围还是逐渐扩大了,越来越凑近她们,幸好这些人都没什么真功夫,否则光是听到两个丫头如擂鼓的心跳声,也该找过来了。

    白木槿现在也没有空去顾忌两个丫头的恐惧,她只有一个想法,如何又快又准地将这几个人杀死,而且他们既然能走进来,想必也知道该怎么走出去,该留下哪一个说出破阵的法子呢?

    目光变得幽冷如寒潭,已经有两个人向她们这边走来,不停地用手上的大片刀挥砍,刀劈在竹子上,发出的声音让鸳鸯和喜鹊更加害怕了,互相捂着嘴巴,生怕发出声音让人发现她们的藏身处。

    白木槿转身看了一眼瑞嬷嬷,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们千万别发出声音,我一次没办法对付那么多人!”

    瑞嬷嬷微微皱眉,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白木槿,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耳语道:“这是剧毒,希望能对主子有所帮助!”

    白木槿惊喜地看了一眼瑞嬷嬷,没想到这重要关头,瑞嬷嬷竟然能提供这样的杀人利器,如果银针淬毒,那就算她一不小心射偏了,也会要了那些人的狗命。

    她无声地点点头,表示对瑞嬷嬷的感激,接过瓶子,快速地将袖子中的银针全都沾了毒,因为事件紧迫,她又怕沾上毒药,所以有很多毒都被滴到了地上,那毒液瞬间就腐蚀了地上的枯叶和野草。

    白木槿对这毒药十分满意,鸳鸯和喜鹊却依旧胆战心惊地盯着逐渐靠近的两个大汉,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还未等人靠近,白木槿手中的银针已经发了出去,全都瞄准了来人的咽喉,又狠又准,毒辣无比,一针下去,那两个人只是呜咽了一声就倒在地上。

    白木槿迅速地离开了原地,只对瑞嬷嬷留了个眼神,告诉她们别发出任何动静,瑞嬷嬷也不是个傻的,强拉着两个丫头往后退,不能继续留在原地,否则待会儿那群人寻过来,她们几个定然要命丧当场。

    喜鹊和鸳鸯眼睁睁看着两个大男人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的样子,害怕的腿肚子都抖起来,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却不敢发出声音,若不是瑞嬷嬷力气大,恐怕她们连移动自己都困难。

    而白木槿的行动却分外敏捷,像个惯于游走在丛林的野猫一样,轻巧而灵活,她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幸好这些人没有聚在一起寻找她们,而是两人一组分散开来,这给了她各个击破的机会。

    她没有功夫,但前世却也经历过黑暗的时光,面临危险时激发了她所有的潜能,她手中的毒针是唯一能保住她性命的工具,而那些要她命的人,必须要承受该付出的代价。

    杀人者,人恒杀之!

    她慢慢逼近了另外两个男人,在确定距离足以瞄准咽喉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毒针亮出,见血封喉,她没有一丝迟疑和不忍,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而敌人的性命对她来说,连一只蚂蚁的性命都不如!

    她像个索命的幽魂,游走在竹林中,带给那些袭杀者死亡的阴影,无声无息地夺走他们的性命,玩着最刺激也最可怕的夺命游戏!

    杀戮,令她的双眼变得更加冷硬无情,周身笼罩着一股嗜杀的寒气,她曾经豁出性命去保护一个人,即便为他赴死也甘心情愿,但最后却换来了无情的背叛,以及惨痛无比的下场。也幸而有那样一个处处拿她当挡箭牌的男人,才换来了她这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

    “老七老八呢?那边有没有动静?”不愧是这伙人中的老大,反应还是比较敏锐的,因为两组人都没有声音很久了,尤其是那个话痨老七,怎么老半天都没有声音,这令他有几分不安。

    “想必是往那边走远了,就几个娘儿们而已,难道还怕他们出事儿啊?”和老大一组的精瘦猥琐的汉子蛮不在乎地回答。

    老大也暗笑自己多疑,道:“说的也是,不过速度还是得快点儿,免得夜长梦多,真是邪门,这方圆也不过百米,她们还能躲哪里去,他娘的!”

    白木槿已经成功袭杀了三组人,终于来到了最后这两个人身边,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留下谁的命,思考了再三,决定还是留下那位老大的命,虽然他的功夫是最好的,但也是最有可能了解出去的法子的。

    不过不要他的命,不代表不让他变成废人,手中银针闪烁着森冷的光芒,死亡的阴影逼近了两个无知无觉的匪徒,他们还在做着发财玩女人的美梦。

    银针飞出,瞬间那精瘦的猥琐汉子倒地不起,而那个老大惊恐地叫了一声,便也顺势倒在地上,“谁,是谁?”

    他惊恐地叫出来,刚刚手腕上痛了一下,现在两只手都麻痹起来,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大叫过后,竟然没有任何人回应,而他身旁的兄弟却已经七窍流血而亡。

    此时白木槿才缓缓走出来,手里依然握着银针,目光森冷却警觉,像看着死人一样看着面前的七尺大汉,柔声道:“你是在找我吗?”

    那汉子见到这柔弱又美丽的女孩子,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那笑容太美,一不小心就容易让人沉醉,只是对方森冷如刀的目光却让他这刀口舔血的凶徒都感到心惊胆战。

    “你……你是……白家大小姐?”汉子不可置信地问。

    白木槿点头,依旧在微笑,仿佛她只是个无害的小姑娘,道:“是啊,你不是在找我吗?难不成不认识我?”

    “我……我……大小姐,我错了,我没有要害你,全是受人指使,您大发慈悲放过我吧!”大汉是个心思敏锐的人,自己的兄弟能无声无息地被解决掉,这个小姑娘定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柔弱,她太可怕了,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七个大男人,这还是个女人嘛?

    白木槿冷笑,用帕子捂了一下嘴巴,道:“这位大哥,您真是……哎,果然是聪明人,那我也不兜弯子了,告诉我怎么走出去,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那汉子咽了一口口水,摇摇头道:“大小姐,不是我不肯告诉你,只是我也不知道啊,必须要天亮了才能走出去!”

    白木槿微微眯了眼睛,似乎在审视汉子说的话是真是假,半晌,她才道:“我知道人身上有几处学位特别疼,我现在可以封了你的喉管,让你发不出声音,然后再用针刺你那几个学位,保证你痛得后悔自己活着!”

   &nbs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44章化身为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