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也不顾白木槿,一路往前走,一蹦一跳的,仿佛心情极好。天真又烂漫,此时的她倒是像个十岁的小孩,没了平日里的讨厌做派。

    只是这份天真也是为了吸引她进入陷阱吧?

    白木槿这样想着,脚步渐渐放缓了下来,瑞嬷嬷悄然拉了她的衣摆,低声道:“主子,还是不要继续往前走的好!”

    “无碍,若不去,定然会有人失望的!”白木槿微笑着回道,毫无惧意,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

    瑞嬷嬷摇头,劝道:“主子,不必以身犯险,咱们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她们!”

    “我知道,我只是要让她们明明白白地知道,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效的,而我便有这种挫败一切阴谋的实力!”白木槿眼中无比坚定,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清淡的笑容,那是一种全然不在乎的态度,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值得她去在乎。

    瑞嬷嬷有一种心悸感,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女是那么疯狂,她仿佛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抛开,只为了将敌人踩在脚底。

    她不再说话,身为一个合格的下人,决不能质疑主子的命令,她永远记得这一点,所以自从认下白木槿的那一天起,便以她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纵然多年的宫廷斗争培养出来的敏锐感让她知道前面有巨大的危险在等待着,她也义无反顾了。

    走着走着,白云兮脚步突然就加快了,一路奔跑起来,渐渐就消失在几人的视野里,然后听得前方一声尖叫。

    鸳鸯和喜鹊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护在了白木槿的身前,鸳鸯紧张地道:“大小姐,怎么办,她好像出事了!”

    白木槿眼中冷芒乍现,这还没有天黑,难道陆氏这么快就打算动手了?不太可能,那白云兮是在搞什么鬼?

    “去看看吧,别落个见死不救的罪名!”纵然知道白云兮给她设了陷阱,也一样不能现在退缩,陆氏既然苦心布局,绝不会给她退缩的机会,她相信就算现在回去,陆氏肯定会第一时间来向她要人。

    喜鹊不乐意地扁了嘴巴,道:“大小姐,她出事也是她咎由自取,干嘛一个人跑那么快,如果我们过去被连累了怎么办?您可不能以身犯险!”

    白木槿欣慰地笑了,喜鹊和鸳鸯这两个丫头,从来都只奉她为主,别人的死活在她们眼里并不重要,这才是她所需要的伙伴。

    她摇摇头道:“如果我们就这么回去,到时候白云兮受了伤,那所有的责任就是我的,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的!”

    白木槿毅然决然地举步向前,瑞嬷嬷和两个丫头也紧随其后,纵然前路凶险,她们也得陪伴大小姐走下去。

    却没想到走到竹林深处,也没有见到白云兮的身影,四下察看,并没有白云兮留下的痕迹,她就这样悄然消失在了竹林里。

    “大小姐,我们四处找过了,都没有发现二小姐的踪迹,也许她已经从别的方向回去了,我看越来越黑了,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鸳鸯担忧地说,竹林的光线本就暗,她们来之前已是日暮时分,经过这么一会儿时间,连回去的路都看不真切了。

    白木槿也担心再耗下去会有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心中也知白云兮不会有事,她得早做打算才是,于是道:“好,咱们回去吧!”

    几人按照来时的方向往回走,可是却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她们花了很多时间,竟然都没有走出竹林,半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而白木槿终于发现,她们还在原地兜圈。

    “瑞嬷嬷……”白木槿低声唤了一句,她知道这一次陆氏定然请了高人,她们估计走入了迷阵之中。

    瑞嬷嬷暗暗抓住了白木槿的手,沉稳而和蔼的声音传递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主子,无论如何,老奴还在这里!”

    白木槿活了两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前世凶险万分的情形,也没有让她慌过,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如果遭遇了高手布阵来对付她,那完全不通阵法的她,如何才能走出去?

    就算最后走出去了,恐怕已经难以挽回寺院的情况了,彻夜不归,对于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是洗不脱的罪名,只要陆氏坐实了她这个罪名,那她再难有翻身之日了。

    时间,对于她来说现在万分宝贵,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破开迷阵,回到客房里。

    “大小姐,不怕,鸳鸯和喜鹊即便拼了性命也要保你周全!”两个丫头面色凝重地围在了白木槿的身边,将她护在最中心的位置。

    瑞嬷嬷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道:“这应该不是夫人布下的阵,她还没那个能耐,只是正好被她利用了而已,老奴曾经听闻相国寺后面经常有人遇到鬼打墙的传闻,还以为是谣言,没想到原来是早有高人在此布阵,每到日落之后,就会触发阵法,第二日天明便可安全走出去!”

    白木槿皱眉,她前世也曾听过这个传闻,只当是别人说故事罢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陆氏恐怕早就验证过这个传闻的真假,才故意布下圈套等着她钻呢。

    “可是我不能等到天明时分!”白木槿目光澄澈,不见丝毫慌乱,她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在这个十几米范围内她们竟然转了半个时辰,定然是有什么东西在关键时候误导了她们。

    “鸳鸯,喜鹊,你们撕下身上的衣料,每走一步都在竹子上绑一个结,留作记号,且用发簪在柱子上刻下标记,我不信还能在原地打转!”白木槿略沉吟了一下,便做出了应对之策。

    鸳鸯和喜鹊顿时一喜,毫不犹豫地撕了自己的衣裙下摆,四人走得极为小心翼翼,每隔一颗竹子就绑一个记号,可是一炷香之后,白木槿发现竟然又走回了原地,那第一个绑了布条的竹子赫然在前,随风摆荡,似乎在嘲笑着她的天真。

    “该死,大小姐,我们难道真遇上了鬼打墙?”喜鹊既害怕又愤怒,看着自己亲手绑上去的布条,恨恨地踢了一下竹子。

    白木槿没有回答她,只是在细细地思考,该如何走出去。

    喜鹊无奈地道:“大小姐,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43章鬼打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