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老夫人见到她,连忙抬手道:“快别多礼,一边坐着说话!”

    那嬷嬷也不推辞,只笑着应下了,和崔嬷嬷一道坐在了下手的圆凳上,眼睛不时地打量着一边微笑不语的白木槿。

    陆老夫人这才转而对白木槿道:“槿儿,这就是瑞嬷嬷,你去见个礼吧!”

    白木槿明白陆老夫人的意思,虽然瑞嬷嬷也是个奴婢,但她可是伺候过先皇后,身负品级的女官,自己虽然是宁国公家的小姐,见到她这样的也得给七分面子。

    于是谦恭而有礼地朝瑞嬷嬷福了福身,道:“瑞嬷嬷有礼!”

    那瑞嬷嬷连连点头,笑容更甚了,微微偏了偏身体,只受了白木槿半礼,就连忙将她扶住,道:“孙小姐多礼,老奴惶恐!”

    “瑞嬷嬷原该受槿儿的礼,槿儿往后还想托赖嬷嬷照拂教导!”白木槿顺水推舟,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希望这个一脸喜气的嬷嬷不会拒绝自己。

    崔嬷嬷也在一旁微笑,轻轻推了一把瑞嬷嬷,道:“妹妹,你整日里央着我给你找差事,这不就来了,孙小姐虽不姓陆,但却是老夫人心尖儿上的人,你可得尽心尽力才是!”

    陆老夫人也笑着说:“瑞嬷嬷,老身也不和你多言,你虽是我陆家送到宫里的人,但昔日你为陆家尽心尽力,已然偿还这份情谊,你如今离开宫廷,本该让你颐养天年,但到底还是舍不得我这外孙女,你若能帮她一二,老身铭感于内!”

    瑞嬷嬷一听,当即跪在地上,惶恐地道:“老夫人这话可是折煞奴婢了,奴婢一日为陆家的奴才,终身都是陆家的奴才,甭管我过去伺候过谁,对陆家的忠诚都是一样的。老夫人信任老奴,将孙小姐托付于我,我只一句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老夫人听了面露喜色点点头,方才道:“你起来说话,往后你跟了槿儿,便只听她一个人的号令,除她之外,任何人的命令你都不必理会,即便是陆家人也一样!”

    白木槿听了这话,才懂得陆老夫人对自己究竟有多尽心,她断了自己的后顾之忧,往后瑞嬷嬷便只会认她为主。

    瑞嬷嬷连忙应了,起身又向白木槿福身道:“奴婢正式给主子见礼,刚刚生受主子半礼,也算是老奴托大,想看看主子是否真心要接纳奴婢,望主子莫怪!”

    白木槿这才恍然,连忙扶了她一把,笑道:“我给嬷嬷见礼是应当的,您虽然已经离宫,但到底是四品女官,槿儿可是个白丁呢!”

    “孙小姐自谦了,不过您连老奴的品级都能知晓,莫不是我这老姐姐事先就给你说了?”瑞嬷嬷问道。

    崔嬷嬷连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可没提这事儿,瑞嬷嬷自离宫那天,就不愿再提自己曾是四品女官的事儿,一心想再寻良主,好施展自己的本领。

    白木槿笑了笑,然后指指崔嬷嬷腰上的那块玉坠子,道:“若槿儿没看错,这玉坠子定然是先皇后赐下的,也只有她身边头等的女官才可佩戴的羊脂玉兰吧?”

    瑞嬷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玉坠子,再抬头时对白木槿的眼神中有了一种近乎狂热的欣赏,道:“孙小姐果真蕙质兰心,体察细微,我出宫之后只留了这么一件可证明身份的玉坠子,也只是留个念想,一直也没人能看出来,没想到今日却让孙小姐识破了,呵呵……”

    陆老夫人见状,既为白木槿高兴,又十分放心,瑞嬷嬷往后定然会好好地辅助白木槿,定不会让她着了别人的道。

    “妹妹,老姐姐为你寻的这个新主,你可还满意?”崔嬷嬷也打趣道。

    瑞嬷嬷连连点头,朝着崔嬷嬷道:“再好没有,我也闲够了,该是时候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若整日在屋子里无所事事,怕再过不久我就该去见先皇后了!”

    又陪着老夫人说了半日的话,吃罢午饭,白木槿才依依不舍地准备回宁国公府,陆老夫人虽然有心相留,但白木槿却以不放心弟弟为由,坚持要回去了。

    陆老夫人这才肯让她走了,又包了许多银两给她带回去,说怕她没有些体己钱,白木槿推辞了很久,老太太都要生气了,她才勉强收下了。

    刚刚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就迎面撞上了陆家二房的女儿,陆娇娇。白木槿一碰到她,就暗叫了一声不好,她想到这个陆娇娇的脾气,就觉得无比头疼。

    果然,陆娇娇一看到她,立马就用一种防贼一样的眼神看着白木槿,道:“你又跑来相府做什么?莫不是又去骗祖母银子的吧?每回来都要让祖母损失一大笔银两,真不害臊!”

    若是在过去,白木槿定然羞愤难当,但现在的她却只觉得陆娇娇过于娇蛮任性,惹人嫌,她不过是嫉妒自己而已。

    “表妹,你这话要是被外婆听了,恐怕她老人家会不高兴的!”白木槿只是淡淡的笑着说。

    陆娇娇脸色微变,但很快就不在意了,她不信白木槿会去告状,而且,一向最疼爱她的祖母,也不会责罚她。

    于是道:“哼,得意什么,你不过是仗着祖母疼爱姑姑,爱屋及乌罢了,她说到底最心疼的还是我呢!”

    “哦,是吗?不过我可听闻,外婆之所以那么疼你,也是因你长得极像我母亲的缘故?”白木槿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娇娇,又特意在她脸上逗留了良久,颇有些怀念的感觉。

    陆娇娇心里气闷,白木槿说的没错,每次祖母见她,都用一种怀念感伤的表情看着她的脸,所以不管她多娇蛮任性,祖母也会看在她这张脸的份儿上轻轻饶过。

    可是她对自己这脸是既恨又爱,她讨厌当姑姑的替身,但又享受着祖母非同一般的宠爱。如今被白木槿当面戳穿,她自然是羞恼万分,涨红了一张俏脸,道:“哼,你竟然笑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权术》 第31章遭遇矫情的表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嫡女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