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入骨相思你可知

唯一的七月 作品

    “去拿跌打药酒来。”

    容晏吩咐着店员。

    云城医药大亨的独子容晏,整个云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店员听了,即刻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

    “怎么回事?”

    等店员买药酒来的时间里。容晏开始问刚才的情况。

    他本就是陪苏蔓一起来逛商场的。但刚才接到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所以才没有跟进来。

    安安刚要开口,苏蔓已经先声夺人,“阿晏。没什么大事,是我和相思同时看中了一条裙子。我刚要付钱的时候。相思可能特别喜欢那条裙子。就不小心碰到我一下,我自己没站稳就摔倒了。”

    苏蔓说完。白皙柔软的手还覆上容晏的手,看着他格外认真地说道,“阿晏。不怪相思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听完苏蔓的话,容晏和安安同时冷笑出声,只是意义却截然不同。

    “苏蔓。你以后可以往演艺界发展一下,绝对可以拿影后。特别适合演白莲花。”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容晏狭长的眸子扫一眼安安,冷声开口。

    安安又是一声冷笑。回头看向躲在收银台偷偷看热闹的其他店员道,“刚刚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都看到了吧?麻烦你们告诉一下我们一向眼瞎的容大少爷。”

    突然被点名。几名店员都眼神躲闪着避开,纷纷小声嘀咕道。“没有……我刚刚在做事,没看到。”

    店员这样睁眼说瞎话让安安气得笑出声来。

    也不怪店员不敢说实话。偌大的云城谁不知道苏蔓是容晏捧在手心上疼的人儿,她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敢和苏蔓唱对台?

    ……

    安安正要发作,方才那个店员跑了进来,站在容晏面前说道,“容少,您要的跌打药酒。”

    容晏接过,直接在苏蔓面前半蹲下来,把苏蔓脚上的高跟鞋脱下,然后用棉花蘸了药酒,替苏蔓按揉着脚踝处。

    苏蔓靠坐在沙发上,唇角带笑地瞥着顾相思,挑衅意味十足,哪里还是方才在容晏面前那温温软软的样子。

    顾相思看着在她面前向来高不可攀的容晏这般为苏蔓服务,一颗心像是被一把刀狠狠绞着,那极致的痛苦一直延绵到她的眼瞳深处,疼得她睁不开眼。

    ……

    “相思,你怎么了?”

    安安看顾相思用手捂住眼睛,格外痛苦的样子,担忧问道。

    顾相思闭着眼,慢慢等那疼痛褪去。

    半晌后,放下手,睁开眼,但眼眸中还染着赤红。

    “安安,我们走吧!”

    顾相思开口,嗓音颓然。

    安安无比震惊,“走?!相思,你不能这样纵容他们,你越纵容,他们越过分。明明你才是真正的容……”

    “安安!”

    顾相思忽然拔高声音打断安安的话。

    她不可以让安安说出来。

    当初她嫁给容晏时就与容晏定了协议,不可以把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否则,他们的婚姻关系就到此为止。

    她知道这样很窝囊。

    可是,她的眼睛还有一个月就可能要失明了,就让她再窝囊一个月,让她再留在容晏身边一个月,让她再多看他一个月。

    以后,她可能再也看不见他了。

    

    


    ←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