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短短的一封信,只有寥寥数语,母亲的无私却全在纸上。

    泪,打湿了信纸。

    原来这么多年的恨,真的只是一种误解。

    没有人逼迫母亲,相反的,乔宇石的母亲还有乔宇石对他是那么好。

    “大哥,我错了!”他极其沉痛地说了一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明白,只有一句错了,并不能赎罪。

    他差点害死了齐洛格,又几次三番地破坏他们的姻缘,更下手对付乔氏。

    他的罪,应该用死来赎。

    “你这个混蛋!”乔宇石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他是他的弟弟,要是别人,真要被他碎尸万段了才解恨。

    “我的错以后再请大哥责罚,小嫂子呢?我马上去找谢学东让他去把她的指令解了。”

    “阿姨您先在这里住下,等着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

    “不行,我还要赶回去带孙子,等你闲下来时再来看我吧,我把地址写给你。”王阿姨把地址写了,乔宇石给了重礼千恩万谢,又安排人把她送回去。

    “走吧,我们一起去找齐洛格。”乔宇石不想打电话,怕把她给惊着。

    走之前她实在是太痛苦太绝望了,还是突然出现帮她解决了问题,她才不会多惊慌。

    齐洛格上了飞机后一直很安静,也没注意到慕容博也在同一架飞机上。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什么都不敢想,只是顺着本能走到哪里算哪里。

    下了飞机住进一家店,总觉得是她曾经住过的地方。

    想不起当时的那个人,到底是乔宇石还是乔思南。

    心仿佛被压的透不过气,又像是轻的就要飞起来。

    住了一夜后,再次出发,梦游一般地任大脑跟着脚步。

    两天后,她来到一座山前,山门上有几个大字:灵觉山。

    似曾相识,好像是跟乔思南来过,是乔思南吧?

    乔思南是爱你的人,所以你的一切关于爱的记忆都是他的。

    一级又一级,拾阶而上,总有一种温暖的回忆涌上心头。

    那个男人,他曾经牵着她的手,深情无比地跟她说:“我们一生一世都要牵着手,永远都不分开。”

    她也曾以为,那会是一生一世吧。

    为什么她今天来这里,又是一个人呢?

    遗憾,伤感,甚至还有恨。到底是谁背弃了誓言,是乔宇石,还是乔思南?

    爬到山顶时已近黄昏,石头扶手上的串着的铁链上挂满了平安锁。

    像被神明指引着,她的脚步牵引着她一步步往一条铁链处走去。

    眼前浮现出两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的手,共同地锁上了锁。

    下意识地伸出手,把眼前的同心锁拿起,上面赫然刻着两个名字:乔宇石,齐洛格。

    乔宇石和齐洛格,两个人曾经一齐锁上同心锁,那就是心心相通的意思。

    要真的有那么恨他,又怎会有心情这么做呢?

    攥着铜锁,泪一滴滴地滴落,一阵清风吹过,忽然她的脑海中通明起来。

    乔宇石!对,就是乔宇石,她爱的人是乔宇石,她恨的人也是乔宇石。

    那个早在她心里刻下名字的男人,她爱他,爱的摧心蚀骨。

    “乔宇石,对不起!乔宇石,我爱你!”开始只是在低喃着这句话,说出口以后好像心里的郁结全部开了。

    “乔宇石!我爱你!”她放下了同心锁,双手拢在嘴边,对着群山,对着白云呼喊出声。

    就是要让天空知道,要让大地知道,要让所有的神明都知道,她爱的人是乔宇石。

    “乔宇石!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了!永远都不会!”声音越来越大,当呼喊结束时,她的泪也滚滚而下。

    齐洛格白裙飘飘,站在暮色的山顶,有疯吹拂她的发,她看起来宛如仙女一般。

    爬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所有人都被眼前所见惊住了。

    太难以置信了,根本不可能,没有任何人曾经在谢学东的催眠下自己醒来的,这一点他在路上已经说过了。

    可眼前的一切谁都不会怀疑,齐洛格,她真的自己把催眠下的符咒解开了。

    “齐洛格!我也爱你!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怀疑你,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我爱你!至死不渝!我爱你,生生世世!”

    齐洛格的耳边响起了最爱男人的誓言,铿锵有力,比之上一次听到更让她感到惊心动魄。

    不敢转身,不敢回头,怕她出现了幻觉,直到她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搂在其中,她的心才彻底地打开。

    前所未有的幸福,踏实。

    窒息般的美好感觉淹没了她,闭着眼,呼吸着她最爱的男人的气息。

    这一刻,天地之间,宇宙之中,就只剩下一对男女,相依相偎。

    “我爱你!”乔宇石在她耳边喃呢,声音如和煦的风。

    “我也爱你,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把你忘记了。”她低低的倾诉像温润的泉溢满他的心间。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傻瓜,要是我没有做过那么多对你不好的事,你不会恨我。你要是没恨过我,就不会轻易地被催眠。催眠也只是把你心里的某种感觉放大,引发出来。你还恨我吗?”搬过她的身子,大手轻捏住她的小下巴,让她仰视着他,让她的目光躲无可躲。

    黑白分明的双瞳里清晰地倒影着他的影子,他在她眼底看到了痴迷的爱。

    “恨!恨死你了!讨厌死你了!”她的声音中有着娇羞,有着甜蜜。

    哦,可怜的小东西,她这不是让他当众亲吻她吗?

    管不了别人看不看了,他俯下身,狠狠啄吻住她的唇。

    因在山顶,她的唇微凉,爱和相思尽在吻里,他们旁若无人,观者只有艳羡。

    他们能在一起,乔思南此时是无比的欣慰。

    大哥,你幸福了,我就是死也无憾了。

    深深地看了一眼夏宛如,他多希望自己能够像大哥和齐洛格一样双宿双飞。

    他没有资格了。

    女人,跟着我让你受了很多苦,但愿我死以后,你能找到疼爱你的人。

    夏宛如也看向乔思南,她曾深爱无比的男人。

    他伤害了她太多,让她太无望了。

    可是此时她多想听他说一句我爱你,爱你三生三世,永生永世。

    若是能得到这样的誓言,她会忘记从前一切的不好,跟他牵手。

    灵觉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他们要来此处吗?他们共同见证乔宇石和齐洛格的分,又共同见证他们的合,那么他们自己呢?

    谢学东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觉得眼前发生的事匪夷所思。

    是爱情的力量让齐洛格自己冲破了思想的束缚吗?站在谢学东身边的慕容博,眼睛也是湿润的。

    此时,他最爱的女人,她应该是幸福的吧?

    只要她是幸福的,那么,就让他做她的哥哥一辈子。

    从此以后,他就是她亲生的哥哥,永远护着她,永远守着她。

    再不许乔宇石欺负她半分,再不许任何人伤害她半分。

    乔宇石和齐洛格两人已经不记得这世界还有其他的人事物,眼中只有彼此。

    就这样吻下去吧,吻到地老天荒。

    小东西的身子在颤动,是激动的还是冷的?

    这么高的山她只穿了一条白裙子,这可不行,他停了吻。

    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她的眼醉了,迷蒙着,很诱人的美。

    “还没亲够吗?到了酒店,给你亲个够好吗?”他戏谑地说,在她脸颊上又吻了吻。

    “你讨……”天呐!她眼睛的余光这才看到不远处横七竖八地站着好几人。

    这么说,刚才他们忘情接吻,乔宇石还在她小蛮腰上摸来摸去,全被看光光了?

    该死的乔宇石,有人在为什么不说,羞死她了。

    “他他们来很久了吗?”她明知故问,多想听乔宇石说一句,没有,他们只是刚刚到。

    “是啊,他们见证了我们的爱情。”“还有激情。”后面四个字,他是附在她耳边小声说的。

    她的小脸本来就被他亲的红透了,这下更是红的滴血。

    无措地看向地面,真希望一辈子也别抬起头来了。

    “害羞什么?亲一亲怕什么。”他哄道,越是这么哄,她越局促。

    “齐洛格!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是自己想起了一切,你让我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了。”谢学东说着,几步走到他们面前。

    就是这个人,是他弄得她跟乔宇石反目成仇的。

    她应该恨他,应该怪他,甚至恨不得杀了他。

    真是奇怪,当面对他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他一点都不讨厌,还让她觉得他莫名其妙的有种亲切感。

    “你这人到底是人还是妖啊?”

    “他是人妖!”乔思南微笑着说。

    他知道小洛洛会恨他,可这也许是他对她说的最后的话了,他想看着她笑一笑。

    在她和夏宛如同时站在他面前时,他发现自己爱的,是夏宛如,从来都不是齐洛格。

    难怪他对齐洛格从没有兴起过性的念头,只是想爱护她,对她愧疚,如此而已。

    齐洛格没有笑,她怪不起谢学东,不代表她会对乔思也恨不起来。

    “我知道,你和大哥是不会原谅我的,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大哥,小洛洛,我祝福你们百年好合。”乔思南凄凉地笑笑,一步跨上了山顶的石栏杆。

    所有人的心都被提了起来,他带着必死的决心没有停留,纵身往下跳去。

    “不要!”乔宇石,齐洛格,还有夏宛如,谢学东同时呼出了这两个字。

    他是他最看重的弟弟,即使他错了,也有他这个做大哥的错。

    他不能看他死,他死了,他会痛一辈子的。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齐洛格所有的恨也消了,脸一下子吓的苍白如纸。

    乔宇石弯身伸出手,乔思南却已经向下坠去,完全来不及了。

    “夏宛如,我爱你!”

    这六个字在山峦中回荡,夏宛如泪如泉涌。

    “乔思南,我也爱你!”他终于说了这几个字,竟是永别。

    她不要就这么分开,她要追随他去。

    也要跳下去的夏宛如被身边的谢学东死死地抓住:“不要冲动!说不定他不会死呢。”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众人再往下看,就见乔思南落在了山腰处一块突出的巨石上……

    下一个春天。

    清新的风吹拂着每一枝柳条,柳絮纷飞,正是人间最美的时节。

    乔宅漆黑的大门上贴着烫金的大红喜字,宾客络绎不绝。

    两对新人分别站在大门的两边,眼角眉梢都写着喜庆和幸福。

    乔宇石垂首,把齐洛格被柔声吹乱了的头发一点点地拢到耳后。

    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轻柔小心,好像她的脸是易碎的水晶。

    齐洛格想起当年也是这样的时节,她怎样看着他为程飞雪理头发,怎样把酸楚和泪吞进心底,如今还是有些伤怀。

    正好这时,程飞雪挽着阿欣的臂弯,阿欣的怀中抱着孩子一同出现。

    “这是我的好朋友,我叫她雪儿美女。”齐洛格学着当年程飞雪的语调,给乔宇石和程飞雪介绍。

    乔宇石和程飞雪相视一笑,当年,他们演的很好,把齐洛格完全骗住了。

    “我的丈夫,乔宇石。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32章 大结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