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很多天都没有过乔宇石的消息,齐洛格一听,心中竟涌上了惊喜。

    他来了,他还是没有放弃吗?

    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放下曾经的一切,试着再给他一次机会?

    不,不行,那样可能会反复的痛苦。

    就在她在反复地做着思想斗争的时候,那个男人微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项链坠子。

    “你再仔细看看我,你认识我吗?”男人再次微笑,齐洛格觉得有些奇怪,这男人好像真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似的。

    他的面貌看起来很温暖,很让人信任,跟他说话也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好像认识。”

    “你认识我,我曾经是你的好朋友,是你最信任的人。跟我走,我带你去很快乐的地方,那里没有任何烦恼。”

    这些话,齐洛格觉得很怪异,虽然很怪异,就是觉得反抗不了。

    跟着她走出校园,有乔宇石派出盯着齐洛格的人上前问她。

    “齐小姐,您这是去哪儿?这个人又是谁?”

    “我是慕容博。”

    “对,他是慕容博。”齐洛格微笑着说,难怪呢,他好像真是慕容博。

    齐洛格跟着那个男人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寓,进了一间房,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让她觉得舒服。

    “把这个坠子给你吧!”

    齐洛格坐下来后,那男人说道。

    后来坠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想要去拿,好像又拿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沉沉地睡去。

    “这世界上你最恨的人是谁?”男人问。

    “陆琛远,乔宇石。”齐洛格回答。

    “这世界上你最爱的男人是谁?”

    “乔宇石!”

    “乔宇石对你做过什么事?为什么你恨他?”

    “他曾经强暴过我,他还把我关到黑屋子里,为了他我差点自杀了。”

    “强暴过你,是不是非常痛?”

    “痛!非常非常痛!”

    “关在黑屋子里是不是非常非常害怕?”

    “是!很怕,很怕,很绝望。”

    “所以你要一直恨他,记住了这种感觉。他让你痛,他让你害怕,他让你绝望。记住了,你会永远恨他,他是世界上最坏的人。他的任何话都是荒谬的,不可信的。如果他要接近你,就说明他要继续伤害你。你就算死,都不可以让他接近你。你要恨他,甚至恨的想要杀了他。关于你爱他的记忆都是荒谬的,不存在的。你对他只有一种情绪,就是恨,记住了吗?”

    “记住了!”

    “重复一遍我的话!”

    “……”

    “再重复一遍!”

    “你最爱的人是谁?”

    “乔宇石!”

    “这句话是荒谬的,你最恨的人是乔宇石,最爱的人是乔思南。”

    “乔思南为你做过什么?他是不是曾经让你很温暖?”

    “是!”

    “他是不是曾经很关心你?”

    “是!”

    “他长相是不是很像你爱的人?”

    “是!”

    “其实他就是你爱的人。记住了,你是爱他的,他叫乔思南。你所有关于爱的记忆都是他,是乔思南。他为你挡过一次刀,他为你差点牺牲生命。你生病后,是他日夜照顾你。你父亲过世后,是他为你报仇,他的名字是乔思南。他所说的任何话都是对你好,他所说的任何事都是真理,是对的。你要永远信任他,听他的话。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

    “忘记今天我来过,忘记我这个人。所有的想法都是你自己产生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

    等她重新回到校园以后,她甚至都没有印象自己出去过。

    齐洛格更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帮她深度催眠了。她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变化,她潜意识曾经有过的感情被强烈的激发了。

    这一天就像打了一场仗,虽是乔宇石赢了,他的心里却空落落的。

    再不想克制自己的隐忍,他要去见他的小洛洛,他爱的人。

    他要跟她聊聊天,哪怕只是聊聊天。

    在跟母亲谈完之后,他安慰了一番爷爷奶奶才出了门。

    把车停在齐洛格的学校门口,他打下车窗看着校园的方向。

    真羡慕她,她可以再次无忧无虑的上学。

    最近小东西的脸色又好看了一些,偶尔的会有一丝笑。

    等待着,等待她下课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校园旁边的奶茶店,是绿色的,多像他曾经描述给她的那家店。

    小洛洛,我和你还有那样一天,共同开一家这样的奶茶店吗?

    终于校园门口开始热闹起来,他的小洛洛,估计马上就要出来了吧。

    今天,他要再次向她表白,他要告诉她,他爱她。

    不是说,爱要大声说出来吗?他的小东西,说不准会选择原谅他,在给他一次机会也说不定呢。

    齐洛格出来了,她并没有看到乔宇石。

    低着头,若有所思地往前走,她的身影看起来那么落寞孤单。

    乔宇石没有打扰她,开着车滑行着,跟着她的脚步。

    齐洛格觉得自己有点奇怪,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有些头重脚轻的,像是感冒发烧了似的。

    脚步是有记忆的,会带着想事情的人往习惯了的方向走。

    不知不觉的又朝着公交站的方向走去,最近每一天她都会回家陪着爸爸妈妈吃饭。

    母亲在爸爸的陪伴下好像也开朗了不少,她对她的担心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在她快到公交站的时候,乔宇石停了车。

    遇到任何事都不会紧张的乔宇石,在要接近齐洛格的时候,竟有一丝紧张。

    她会怎么对待他?微笑或是沉默?还是厌恶,或是冷言相向。

    小东西,她是爱我的,她不会对我冷言冷语。她说过已经不恨我了,上次分开的时候她不是也有几分舍不得吗?

    这么想着,又是信心百倍了。

    “齐洛格!”他用尽量磁性的声音叫了她一句。

    “乔宇石?”齐洛格口中念着这个名字停了脚步,有股惊喜感一闪而过。

    奇怪,为什么会有种惊喜,他是她最恨的人啊。

    喜悦的感觉只停留了一秒钟,后面的情绪就全变成了恨。

    他是你最恨的人,他接近你的目的是为了继续伤害你。他让你痛,让你害怕,她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这样的想法。

    他的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小脸,她曾有一瞬间的喜悦,他看到了,这给了他希望也更给了他勇气。

    几步跑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肩膀。

    “小洛洛,我想你了!”

    “你放开我!我恨你!你放开我!”齐洛格剧烈的挣扎真的很出乎乔宇石的意料。

    她是怎么了?她怎么会忽然这么强烈地反抗他?

    “小洛洛?不是说不恨我了吗?”他放开了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勉强她。

    “谁说我不恨你?乔宇石,这世界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你。”

    她的眼神中果然全是恨,恨的刻骨,恨的咬牙切齿。

    就像她从医院跑出去的时候,就像她在别墅里面关着时要自杀的时候,她的恨觉醒了,恢复了。

    怎么忽然会变成这样?乔宇石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下午慕容博来跟她说了什么?

    也不至于啊,要是他会离间他们的关系,他早就做了,不会等到现在。

    难道是乔思南做了什么手脚?也不对,乔思南没有接近齐洛格,他要是接近了,手下认识他,会报告的。

    “今天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了?你虽然是恨我的,可你也是爱我的,你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小洛洛,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是什么人胁迫了你?还是……”

    “你所有的话都是荒谬的。”你不爱他,你爱的人是乔思南,乔宇石的话都是荒谬的不可信的,脑海里在重复着这样的指令。

    “我……”乔宇石有些挫败。

    “是因为我这段时间里没来见你,所以你怪我吗?小东西,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早就想来见你了。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乔思南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再不会破坏我们的关系了,所以我是来重新向你表白,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再次轻轻抓住她的肩膀,看她的眼睛。

    在说到乔思南的名字时,她的眼睛竟然一亮。

    “不准你这么说乔思南!”

    这话又有些奇怪,她虽是维护乔思南,到底也知道了是他破坏他们的关系,不会这样的语气啊。

    在他还没琢磨透彻她这句话的含义,她已经歇斯底里地冲着他大声叫起来。

    “你放开我!我恨你!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想要继续伤害我,我恨你!”

    “我不会伤害你了宝贝儿,不会。”她的戒心让乔宇石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低低的说着安慰的话,想把她搂在怀中好好安抚。

    “不要这么叫我,恶心!”

    “你滚!你滚!你让我痛苦,让我害怕,你给我滚,滚!”齐洛格激动的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的奔流而出。

    恨他,恨死他了。

    他强暴她,一次次的强暴她,他一次次地侮辱她。

    她分明就是夏宛如的替身,他说过的,他从来不爱她。

    恨不得能够杀了他,看到他让她心如刀绞。

    “好,好,你平静平静,我滚我滚。”不知道她的情绪为什么这么失控,是因为最近积蓄的负面情绪爆发了吗?还是精神上一下子出现了问题?

    他只得一步步的后退,退回车里。

    齐洛格这才镇定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像要被撕裂了。

    她蹲下来,趴在膝盖上,哭了很久很久。

    那些曾经淡化了的恨此刻都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太痛苦了,她甚至都觉得活的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假如他还不走,她要么就是想要杀了他,要么就是会杀了自己。

    她蹲在那儿哭泣的样子让乔宇石心酸极了,他很自责,压根儿就不该出现。

    小东西,对不起,是我打扰了你。

    想过多少次让你平静,让你快乐,我是真的没有克制住自己。

    总以为可以早一点的让你回到我身边,陪着你。

    也许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还过的更快乐。

    他不得不这么想,因为他每天默默看着她时,发现她快乐多了。今天他一出现她就这么失控,就这么难受,可不是他的出现让她痛恨吗?

    我走,我都离开了,你为什么还要哭?

    别哭了,别哭了。

    齐洛格哭了一会儿,又往他这边看过来,见她的表情又是恨的,他只得无奈地发动了车子。

    只要她是好的,平静的,幸福的,他愿意消失。

    给自己手下打了电话,让他悄悄跟着齐洛格,并且不能让她发现。

    乔宇石开着车直接去了慕容集团,给慕容博打了个电话。

    “我在你楼下,方便见个面吗?”

    “我在办公室等你。”他也正想见乔宇石。

    秘书送了茶退出去后,乔宇石才开口进入正题。

    “今天你去见了齐洛格,说了些什么?你对我有很多意见?”语气是有些不善的。

    明明是齐洛格的哥哥,他为什么还要去离间两人的关系。

    他不该为齐洛格着想吗?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跟她说了什么?”慕容博反问。

    “她忽然对我很排斥,从前不是这样的。”

    “她排斥你,是你自己做的不好。如果你对她好,呵护她,照顾她,就算别人说什么也动摇不了你们的关系,不是吗?”

    一句话压下了乔宇石咄咄逼人的火气,他也不是不知道。

    只是关心则乱,只要想到齐洛格的眼泪,他就不能淡定。

    任何可能会让她心情不好的人,他都不想让她接触,虽然明知道自己才是她最不愿意见的那个。

    “乔宇石,你现在还在接近她,到底想要怎么样?还想让她回心转意?”

    “对!”

    “她愿意吗?你说她很排斥你。”

    “我相信她心里是愿意的,上次我们分开的时候,她还是很舍不得。今天她的反常,一定是什么人什么事让她想起了从前。”

    “你要是真的爱她,应该等她愿意接近你的时候才跟她见面。不能让她高兴就别去打扰她!”

    假如他是他的情敌,他这么说,乔宇石肯定是不服气要顶回去的。

    他是她哥哥,这是站在保护妹妹的角度上,他只能听着。

    “我想见她,也是想让她快乐。刚才我见她,她很激动,说会永远恨我,你不说我也不会轻易接近她了。我只求你,有时间多的时候多陪陪她。她父亲过世的时间还短,她心情不好。”

    乔宇石的脸上满是对齐洛格的心疼和不舍,这样的放不下让慕容博也不禁有些动容。

    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也记得那天齐洛格说要去喝酒的事。

    说永远恨他,这样的话的确不像是她说的。

    乔宇石一来就质问他跟齐洛格说了什么,他今天并没有跟她见面。是谁说了他跟齐洛格见面了?

    这里面一定有些什么,因为不能确定,也许是齐洛格撒谎,他不能轻易拆穿她的谎言。

    “我会去的,我也会去跟她谈谈,从侧面了解一下她对你的感觉。”

    “多谢!你是她哥哥,你会希望她幸福的,请你一定要把她的真实感受告诉我。”

    时间过的越久,慕容博越不想勉强齐洛格了。

    即使他不是她的哥哥,爱她也该让她幸福。

    她心里是乔宇石,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

    乔宇石其实也是爱她的,也许是有些事处理的不好,相信经过这次的教训他也会对她更好。

    “小洛,我想见见你,一起吃晚饭好吗?”慕容博给齐洛格打了个电话。

    正在烦恼中的齐洛格,对慕容博并没有什么意见,很痛苦地答应了见面。

    她哭过,眼睛都是红肿的。

    真是傻,没有爱哪里会有恨,恨他恨的那么深,就说明爱他也是爱的切。

    体贴地点了些她喜欢吃的菜,等待上菜的时候他才跟她提起乔宇石。

    “乔宇石刚才去找我了。”

    “不要提他,我恨他!”齐洛格的反应很激烈,还真是像乔宇石说的一样,有些反常。

    “今天下午你见了什么人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说是我和你见面了呢?”

    “我没说和你见面啊。”慕容博更觉得奇怪了,难道都是乔宇石的猜测?

    “乔总,她跟一个男的去吃饭去了。”此时乔宇石的手下刚好给他报告。

    “是慕容博吗?”慕容博说会去见她,想必是的。

    “不是。”

    “知道了。”乔宇石随即给慕容博发了个信息。

    “你在和她吃饭?”

    “是。”

    糟了!今天下午跟齐洛格见面的人并不是慕容博,问题可能就是出在这里了。

    “我担心她的安全,派了人跟着她。今天下午我的人跟我说她在上课时候出来见了一个人,那人说是慕容博,齐洛格自己也说他是慕容博,这件事麻烦你帮我好好问问她。”

    收起了手机再看齐洛格,她看起来很忧伤。

    “小洛,今天下午你见谁了?”

    “谁都没见,我一直都在教室里上课了。”

    真是奇怪,特别的奇怪,她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撒谎。

    乔宇石说的这么详细,也不像是说谎。

    “乔宇石……”

    “不要提他!我恨他!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我恨不得他死!”他只轻声一提,她又是歇斯底里甚至是旁若无人地激烈说话。

    难道她是精神出现问题了?一连串的苦难,就算她真的撑不住了,也是可能的。

    “吃饭吧,我不提他。明天请个假,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吧,你看起来不太好。”慕容博尽量让自己的措辞不让她起疑。

    “没有啊,我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去做一下常规检查也好。”

    “我不……”

    “傻丫头,保持身体的健康才是对家人最好的交代,你还要孝顺父母呢,是不是?”

    “那好吧,我明天去做一下检查。”从她的反应来说,精神上又不像出现问题了,慕容博不禁更困惑了。

    再没敢提乔宇石,后来的气氛就算是很融洽了。

    吃过饭把齐洛格送回家,他立即给乔宇石打了个电话。

    “你说的没错,她的反应是过于激烈了。我已经跟她说好,明天会带她去医院检查,怀疑她是精神上出现问题了。她说下午没跟任何人见过面,不知道是不是精神有些错乱。你也不要过于担心,我会想办法说服她让她做一下精神方面的检查。”

    “她不应该忽然出现精神问题的,她苦难虽然多,也都是过去了。要说受不了,应该早就崩溃了。不过去检查一下也好,辛苦你了,有什么情况请一定要跟我联系。”

    齐洛格回到家刚进门,手机响了,号码上显示是乔思南。

    “喂?”

    “我是乔思南。”

    乔思南是我最爱的人,他为我挡过刀,彻夜照顾我,他是我最应该信任的人。

    “我现在要见你,你到你新住处旁边的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30章 被控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