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正好我现在也退休了,可以多陪你妈妈四处走走。”父亲又继续游说,还真是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乔宇石说的对,他们年龄相仿,他更容易帮助到母亲治疗心灵的创伤。

    “好,我会想办法的。”

    跟慕容博告别后,齐洛格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母亲在对着父亲的遗像发呆。

    默默地走到母亲身边,齐洛格轻声开口:“妈妈,我想要把网上的经营开成实体店,需要资金。我可不可以把这套房子卖了?”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种方法能说服母亲了。

    “卖了?”这是她和老齐住了很久的地方,不过为了女儿,卖了就卖了吧。

    “卖了它,我和爸爸商量好了,还是到他那里去住。”

    “你去住吧,妈妈跟他没什么关系,不好打扰,何况别人会说闲话。”

    “您和爸爸都是我最亲的人,我想要陪伴他,照顾他,也想陪伴您。妈妈,算我求您了,您不去,我连上学上班都不能放心。”

    柳小萍沉思了一会儿,不想让女儿挂心,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妈妈,我不会真的卖了这栋房子。

    有一天你走出来了,想回来再回来,我也会想念这里的。

    爸爸,今天陆琛远伏法了,您也安心了吧?我带妈妈走,您会有意见吗?

    不会的,您是那么爱她,相信您知道她的苦衷,知道她内心的痛苦,您要是真的泉下有知一定会希望她过的幸福吧。

    就这样齐洛格和母亲又搬进了肖鸿杰的家。

    夜里,躺在母亲身边,齐洛格辗转不能成眠。

    已经有很多天了,每晚他都会给她发几条信息,两人才能各自入睡。

    他说,不会再打扰她了,是不是就连晚安的信息也不会有了呢?

    乔宇石攥着手机,也在想同一个问题。

    给她发信息,是不是在打扰她?她会不会反感,算不算我言而无信?

    从前是多么霸道,即使是跟她上床,也从不顾虑她的感受。现在连发个信息都要纠结这么久,真是想不到啊。

    很盼着他的信息来,终究还是没盼到。

    齐洛格,你该忘记,永远的忘记。

    “陆秀峰今天有没有什么异常,他都去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乔宇石给属下打了个电话,他已经派了专人跟踪陆秀峰,避免他接近齐洛格。

    “报告大少爷,没有。”

    “看好他,有异常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是,大少爷!”

    小洛洛,一定要好好的。

    你要记着,就算我没有跟你联系,不代表我心里不爱你。我会守着你,看着你一天天的快乐起来。

    第二天天亮,齐洛格把母亲交给爸爸照顾后,重新出发。

    回到学校上课后,也重新开始经营网店。

    像父亲没过世之前一样,她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学习和工作上。

    白天可以无限的忙碌,晚上却再也赶不走乔宇石的身影。

    两人都在坚持着,谁也没有主动,他放弃了,她的心有些失落。

    乔思南的行动再次加紧,乔宇石也相应的投入了更多时间来应战。

    半个月后的一天,乔家老爷子正在和乔显政两个人下棋。乔宇欢在乔思南的挑拨下进了客厅把近期乔宇石失利的事情一齐向两人报告了。

    “爷爷,爸爸,接连两个收购案都是乔氏失败了,乔氏可能会因此损失几个亿的利润。”

    “什么?你说李氏和费氏的收购,乔氏都没有完成,而是被别的公司中标了?”乔显政一听,雷霆大怒。

    虽说他现在不管什么事了,到底他还是个董事长。

    凡事都交给乔宇石这个总经理,他从前办事也是稳稳妥妥的,却没想到这么给乔氏丢脸。

    乔氏不是他一家人的乔氏,还是所有乔家人的乔氏,小小的损失可以容忍,大的损失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这下董事们一定会来闹的。”老爷子话音刚落,就听到老江来报。

    “老爷,董事们都在外面求见。”

    “啪!”老爷子把手中的棋往地上一扫,手气的都抖了起来。

    “你教出来的好儿子!给我打电话让他滚回来!立即召开董事会,现在,立刻!”

    “老头子,这是怎么了?”老太太听到客厅里这么大的动静,也由江嫂搀着,急急的往这边赶。

    “男人的事,女人少插嘴,里面呆着去!”

    该来的总会来,终于到了这样的时刻。

    乔宇石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跟江东海一起回乔宅。

    乔宅里面设有大型会议室,董事会在这个午后紧急召开。

    听了老爷子的意思,这次让乔思南和乔宇欢也都参加了。

    会议室里董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乔宇石当这个总裁不是一年两年,他们从前是心服口服的。

    为他们赚的盆满钵满,自然什么都听他的,信任他。

    只是连续两次这么大的失利,他们每一家损失的可就不是一点点了。

    “这一年来,我们大少爷的风流韵事真是传的尽人皆知。我看,他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没心思在工作上了。”

    “就是就是,感情上都这么儿戏,公司怎么管的好?”

    “我说,还是二少爷厉害,他那叫什么,叫卧薪尝胆。”

    “可不是吗?我也看好二少爷,他把乔家自己的资金经营的是有声有色的。”

    “你们说要是重新选总裁,你们选谁?”

    “二少爷!”

    “对,就选二少爷。”

    乔思南最近活动频繁,在各家董事那里游说,既展现自己的口才,也没少说些乔宇石的坏话。

    不过是话说的委婉,他们还觉得他很维护自己的大哥。

    就是被打压,也一直都还维护大哥,这样的人,当然值得人信任。

    乔宇石一进门,目光冷冷地扫过去,所有人都住了口。

    乔思南心中暗想,乔宇石,今天就是该你退场的时候了。

    你以为他们以前怕你,就永远的惧怕你吗?

    这些人最是势力,谁给他们赚钱,他们就信谁。你把这么大两个案子给丢了,信任就没了。

    他不置一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等待着两个更重量的人物出场。

    乔老爷子在乔显政的搀扶下步入会议室,愤怒的目光盯着乔宇石,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乔家苦心培养的接班人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想也想得到竞争对手用了手段,就算是用,乔宇石在商场混也不是一天两天总该有制服对方的策略。

    太让人失望了,他坐在那儿就像个木头,是不是现在后悔不该把精力都放在谈情说爱上了?

    这混账!要是这次乔显政罚他关禁闭,他说什么也不会拦着。

    乔显政眉头紧皱,嘴唇紧抿,眼睛也要喷出火来。

    其他的几个孩子都放羊,他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培养这个接班人了。

    一生的心血都白费了,平时看着还有几分小聪明,大事上栽跟头,真是半点也没像到他乔显政。

    早就预料到会有几天,所有人质疑的目光还是让乔宇石心里有些不舒服。

    从前跟齐洛格最好的时候,他就想过有一天要辞职,不想再担着这么重的责任。

    真是有一点闪失就四面楚歌,没有人会记得你曾经做的多好。一件事不好,就是件件事都不好。

    他的眉头微蹙,抿唇不语,也不看任何人,只盯着面前的茶杯。

    好在乔家的老爷子,乔显政都重视,董事们一来,他们就召开全体会议,还亲自出场了。

    这样的举动很安抚人心,至少他们觉得没有拿他们的资金,拿他们的利益开玩笑。

    “乔宇石,现在所有董事都在,你向大家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重点是,李氏和费氏的收购案。”老爷子早不是董事长了,也是旁听,说话的人是乔显政。

    “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李氏和费氏的收购以乔氏失败告终,抱歉。”乔宇石只简短地说了这一句话,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愧疚。

    一位德高望重的董事终于受不住了,首先发难。

    “乔总,一句抱歉,我们每个人就损失至少几千万的利润,难道你不应该好好给大家解释检讨吗?”

    乔宇石冲这人微笑了一下,依然两个字:“抱歉。”

    “你这样的态度,让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信任你。我们要求现在立即换总裁,不能再由着你乱来了。”另一名董事也发了话。

    “抱歉。”乔宇石开口,还是两个字。

    乔思南不动声色,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他的目光掠过所有人,尤其落在乔宇石那张无可奈何的脸上。

    乔家,多年来的隐忍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你们知道吗?这是我报仇的终点站了,终点却也是起点,乔氏从今天开始会交到我手上。

    以后乔家所有的人都掌握在我的手掌心,我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你是真的不想再坐这个位置了?”乔显政目光森冷地扫向自己曾经最自豪的儿子。

    为什么他是那样的态度,他要是有个好的认错态度,这总裁的位置就是他的。

    整个乔氏的家族也不是再没有优秀的青年,可谁也没有他卓越。他相信他这两次的失利也是跟齐洛格有关系,要他真不做总裁,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愿意。

    “我看各位的意思,我还是那句话,抱歉。”乔宇石淡淡地说,让人看来是他无路可选,任人宰割了。

    “那好吧,我来说一句。本来我们都很信任乔总,就是近一两年来,他把心思都用在了谈情说爱上。我们的资金掌握在他手中,不能过问,我们觉得不安全。现在他又是这样的态度,我提议,重新选举总裁。”开始那位德高望重的董事又一次说话。

    底下的董事们连连附和,都同意了。

    这样的关头,乔宇石还是没解释什么,甚至抱歉两个字都不再说了。

    “行!现在就开始选,还是像以往选总裁一样,从乔董事长开始说,你心中属意谁。”一般来说,乔显政的话还是有用的,毕竟他才是董事长。

    从前发达时是乔家先兴旺起来的,后来帮助很多本家的人,才有了乔氏。

    乔家始终是最大的股东,他的话当然也是最有分量的。

    乔显政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想,是不是也该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下去反思一段时间了。

    要是再这么下去,他就会把乔氏当成儿戏,的确是不应该。他们有责任让乔氏发扬光大的,他不该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就格外偏袒,阻止更有能力的人继任。

    “先看各位的意思,这次是乔宇石做的不好,甚至是一个大的失败,我不会袒护他。”

    果然,乔显政的态度一点都不出乎乔思南的预料。

    他的父亲,他最亲爱的父亲,总是这么道貌岸然,藏起自己的真实想法,让人觉得他是正人君子。

    感谢他不去维护乔宇石,这样他才有机会上位。

    “我赞成让二少爷做总裁,他韬光养晦这么多年,能力和才干都是一流的。”

    他行吗?乔显政目光瞟向自己的二儿子,那个自己根本很少正眼看的儿子。也许只是某个人的个别想法,他有那样的一个登不上台面的妈,能有什么能力。不过话说回来,乔家自己的生意,他做的到底还是不错。

    那也是乔宇石在照管着,要是他一个人,恐怕是不能胜任吧。

    “我也赞成二少爷。”

    “赞成。”

    一路问下来,没有一个人反对,这下乔家老爷子和乔显政真对乔思南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些董事也是挑剔的很,怎么这么口径一致?

    是乔思南的能力真有那么强了,还是背地里做了什么工作?

    就算他真是送礼了,怕这些人也不是用礼能够收买的,毕竟是真金白银的生意。

    “二少爷,我们都赞成您来做乔氏的总裁,您说句话,愿意不愿意?”

    “你说说你的意思吧。”尽管乔显政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他把话说前面了,会尊重大家的意见,只能把这件事继续下去。

    乔宇石多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忽然回心转意,继续维护他的大哥,就像从前这许多年一样。

    “多谢!多谢各位的抬举。”乔思南站起身,先鞠了躬,再说话。

    “我没有什么能力,何况我也不是我父亲和母亲亲生的孩子。我想,要是大家真不认可我大哥,这个位置也应该交到我三弟乔宇欢的手中。”

    直到此时乔宇欢还被蒙在鼓中,以为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二哥能说出这样的话,是真的看重他这个弟弟。

    倒是乔宇石,他才不会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他呢。

    乔思南,你到底还是落井下石了。

    要是以前,你会怎么说?会说我相信大哥只是一时失误,让大家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当然,这次是你精心设计的计谋,自然不会再那么说了。

    乔宇欢的模样有些沾沾自喜,他始终年轻,年轻无畏,以为给自己一个棍子,真能撬动整个地球。

    “三少爷虽然也是人中龙凤,就是太年轻,没有任何管理经验。我们还是觉得二少爷更能胜任,我还是推举二少爷。”德高望重的长者再次发话,又是一片呼应之声。

    乔家老爷子和乔显政有些急了,这样就真的把大好江山给了乔思南了,他们怎么甘心呢?

    他们都有个共同的想法,乔思南始终是庶出,登不上台面的。

    看到他们眼角都在抽搐似的,乔思南觉得多年的压抑总算是值得了,终于让他出了一口气。

    “乔思南,你的意思呢?”乔显政骑虎难下,只能用目光冷冷睥睨着他,是想迫使他自己主动说放弃。

    你以为我还会迫于你的威严放弃吗?那我不是白做了这么多努力?

    “爷爷,爸爸,各位董事们,既然大家都如此的信任我。乔思南不才,愿意为了整个乔氏的兴衰奉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这话说的多好,掌声在会议室响起来,热烈极了。

    此时乔宇石手机响,是一条信息:“有个叫慕容博的人跟齐小姐一起出了校园,要拦住吗?”

    “不用,她有行动的自由。”他回道。

    会议室里一切都在继续,乔显政有些目瞪口呆,他说话了吗?他同意了吗?他乔思南就自作主张地说要任命了?

    只是现在这样的场面,也是他不好控制的。

    “乔宇石,你还有什么想跟各位董事说的吗?”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乔宇石身上了。

    他训练他多年,他总不至于不堪一击,拱手让江山吧?

    认回这个儿子,他心里就不舒服,要让他把整个乔氏控制在手中,他这个做父亲的是不愿意的。

    “再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决定。”一名董事小声嘀咕道。

    乔宇石微微一笑,站起身来。

    “当然有说的,江东海,拿东西过来。”

    众人一愣,拿什么东西?正在得意着以为得逞了的乔思南,一听到拿东西,头皮立时麻了。

    不会吧?不可能他是有所准备吧?

    他应该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投标案他失败了,这是铁板钉钉的事。他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

    站在角落里的江东海答应着拿了个优盘查进电脑,打开了投影仪。

    “抱歉,这次竞标失败让大家很失望。”乔宇石还是那句话,待资料在投影仪上完全显示出来时,乔宇石才继续解释。

    “各位请看,这份是我通过关系拿到的政府市政工程建设规划书。这两块地皮,都将是被纳入政府建设的,如果我们高价拿下这块地皮,各位觉得到底是会赢利,还是会失利?”

    哗……董事们都意外极了,也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要真是把这地皮买下来,那是断断赚不到钱的,亏了也说不准。

    乔思南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他千算万算,怎么就没有考虑这一点呢?

    难道说,这一盘他彻底的输了?

    乔显政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之色,从头到尾绷着脸的乔老爷子的神情也放松了。

    一众董事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他们刚才可是一致推举了乔思南,这个情况该怎么收场?

    乔宇石故意的吧?早有准备还不说,只是说抱歉,让大家火大,才把真实想法说出来。

    他们也是的,太不容易相信人了。从前他打过那么多场漂亮仗,这一次就算是输了,大家也该宽容的。

    德高望重那位涨红着脸站起身,带着歉疚说道:“真抱歉,看来是我们误会大少爷了。”

    乔思南见大势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9章 鱼死网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